首页 > 书库 > 《青锋不斩》青锋不斩 m.xs98.com 忠犬攻 青锋不斩BI

青锋不斩

武侠连载中

《青锋不斩》是果安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锋不斩》精彩章节节选: 一头大虫懒洋洋的卧在草皮上,偶尔舔舔自己锋利的爪子,似乎是刚刚饱腹,十分惬意。 一旁树草之间的阴影之中,一双凌厉而警觉的眼睛一闪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6 12:12: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青锋不斩》是果安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锋不斩》精彩章节节选: 一头大虫懒洋洋的卧在草皮上,偶尔舔舔自己锋利的爪子,似乎是刚刚饱腹,十分惬意。 一旁树草之间的阴影之中,一双凌厉而警觉的眼睛一闪

《青锋不斩》免费试读

一头大虫懒洋洋的卧在草皮上,偶尔舔舔自己锋利的爪子,似乎是刚刚饱腹,十分惬意。

一旁树草之间的阴影之中,一双凌厉而警觉的眼睛一闪而逝。

它仰头张开大口,打了个哈欠,耳朵动了动,眼睛眯了眯,然后直起身子来,后退猛然蹬地,直冲那挥动一根木棍高高跃起的人影扑了过去!

一声冷哼响起,那人就在空中手腕一抖,木棍仿佛活了一般,竟如一条灵蛇直弯出一个惊人弧度,狠狠砸向那大虫!

大虫一惊,却于空中无处借力,只得强扭身子,妄图承受最小的砸击。谁知那棍头竟已被削尖,它这番一躲却正好令那尖头划过它的肚皮,顿时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便浮现其上。

大虫吃痛,双目充血,睚眦欲裂。

人与虎先后落地,楚羽挥动着手中几日前才制作好的简易木枪,大笑道:“狼兄!就是这畜生欺负过你是吧?今日看我结果了它!”

一旁观战的小狼兴奋的回以长嗥,其旁站立的刘琮琤微微一笑,眉眼弯弯。

大虫看到了那曾经在自己爪下遍体鳞伤凄惨无比的小东西,不禁怒从心头起,大吼一声,也不再有任何顾忌,再次向楚羽猛扑过去。楚羽也敛了笑容,侧身躲过一扑,挥动木枪,与这大虫你来我往的缠斗在了一起。

只见木枪挥洒行云流水,挑刺崩砸扫抡,不曾有半点滞涩之感,若无大虫吼叫与喷洒的鲜血,观之必定有赏心悦目之感。

不到一炷香时间,大虫轰然倒塌。虎尸上血痕纵横交错,扎眼异常。

楚羽提着犹在滴血的木枪走回来,一抹青气涌上来来,片刻后便抚平了他原本还剧烈起伏的胸膛。

不待刘琮琤开口说话,他便抢先一抬手,把那木枪扔到了远处。“枪劲熟了,再练之无益,需要再换一把了。”

他扶了扶背后在方才的战斗中有些歪斜的铁条,走到刘琮琤身边,弯腰捡起一根提前做好的新木枪,挥动了两下,并没有注意到刘琮琤看他的眼神。

他简直就是为枪而生的。刘琮琤心中默念道。

这几日来,楚羽便一直在刘琮琤的要求下做着这样的训练,不许用内力,不许碰铁条,只准用枪来面对一头头猛兽,以此熟悉他对枪劲的掌握,保证不论哪一柄枪到手,都能如臂指挥。这么做,是因为刘琮琤有一式枪法要教与他,虽远远称不上是她的杀手锏,却也是她曾经的成名绝技之一。

世间武技招式,大都与内功心法配套,或与使用者相契合,才可发挥出相应的威力。而刘琮琤这一式枪法,却并无内功要求,这也是刘琮琤要传给他的原因之一。可以说,天下习武者不管内功心法属阴属阳、属金属火,只要肯练此招,便有功成之机。

然而,欲练此招,却还有一道天堑,拦在了修习之人的面前。

这便是刘琮琤这些天来让楚羽所做的。欲练此招,必掌控天下万枪之劲!

刘琮琤八岁练枪,是用枪者中百年难见的天才。她十岁时与其父收藏的古籍之中见到了这一枪,从此便日日研习,却也到十四岁才敢言枪劲纯熟,十六岁才真正能将这一招用出。

可观之楚羽,虽说他此时有武学大家的底子在身,可枪劲这种东西,实在是由天定命定,求之不得。从不曾碰过长枪,到如今距枪劲纯熟只剩一步之遥,楚羽竟只用了半月时间!

剑道有剑胚一说,指的是那些习剑一日千里的不世出的剑道天才。而此时在刘琮琤看来,楚羽就是一个枪道之枪胚!

练什么剑?练枪去!

刘琮琤回过神来,正欲兴奋地向楚羽说些什么,转头却看见了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地上,木枪放在一边,怀中抱着那根锈迹斑斑的铁条,静静出神。

她看着阳光穿林打叶落在少年随意挽起的发上,一颗心渐渐沉静,缓缓收回了本已到嘴边的话。

少年不似强说愁,欲语还休。

……

“如此来看,我们再有个八九天的时间,就能走出去了。”楚羽跟小狼一同交流比划,然后擦了把汗,舒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来对刘琮琤笑道。

刘琮琤略一思索,皱眉道:“我们当时与史家镖局发生冲突的地点,距离出山并不远,就算我们有迷路的几天,也不会用这么久才能走出去。唯一的解释,便是那位林青前辈将昏迷中的我们向这巫山深处带了不少路程。

闻言,楚羽也渐渐皱起了眉头,道:“你说的不错。不过那林青明明救了我们,却并不救彻底,反而又将我们拉进了新的绝境之中,若不是遇到狼兄,你我可能就真的葬身在这巫山之中了。这番前后矛盾的所作所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刘琮琤道:“先前他说过,与我父亲有旧。等我回到长安城问过父亲,便知此人是何居心了。”

楚羽点点头,突然有着些许憧憬之色浮上脸庞,然后略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开口道:“那……那个,琮琤啊,我想问……你爹,你爹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刘琮琤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楚羽脸涨得通红,道:“没……没什么,就是,就是想问问。”

刘琮琤抬起头来呆呆的望着有些手足无措的楚羽,心中却像是掀起了层层惊涛骇浪。他问我爹是什么样的人?他问这做什么?我爹是什么样的人和他有什么关系吗?难道说……难道说他,他是为了问好我爹的性格,好方便日后相见?难道说……难道说他,他也对我,是有些感情的吗?

一念起便再难落下。刘琮琤的脸直接羞红直到了耳根子上,她低下头来,声音低若细蚊嗡鸣:“我爹……我爹他人很好的……很好相处……也,也很尊重我的想法……”

然而激动地楚羽并没有听懂刘琮琤后一句话里的意思,也没有去追问,他犹自兴奋着说道:“好相处吗?嘿嘿嘿,不愧是大宗师啊,就是跟寻常人不一样!”

刘琮琤一头雾水,问:“不一样?什么不一样?怎么就不一样了?”

“你知道的,我们洛阳城主是与你爹齐名的大宗师。我记得我小时候曾经有一次远远的见过萧城主独立城头,风起天澜而岿然不动。那份冷厉之下仍有温润的气度我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楚羽挠了挠头,继续笑道:“从那以后,大宗师对于我而言,都是神仙一般的存在,我想去接触了解却只能敬而远之。所以啊,你正是大宗师的女儿,我就想知道一下,大宗师平时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看着脸上有些呆滞甚至是不可思议的刘琮琤,更加不好意思,道:“没办法啊,我爹死得早,我娘又不愿意我接触江湖的东西,没人给我讲这些嘛。”

在楚羽难以置信与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刘琮琤霍然起身,以从未有过的羞恼语气咬牙切齿道:“楚羽!你个混蛋!”

她提起冰魄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路过那大虫尸体的时候一挥冰魄,一颗硕大的虎头刹那爆成了一团血雾。

楚羽目瞪口呆,然后遍体生寒。

他吞了口口水,偏头问道:“狼兄,你可知道她这是什么情况?”

小狼仿佛看白痴一般看了他一眼,并不理他,撒开四条腿儿就追了过去。楚羽无奈扶额,也只好提起木枪跟了上去。

他喃喃道:“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不管女人是不是莫名其妙,路还是要赶,枪还是要练的。在接下来的这么几天里,刘琮琤也渐渐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说到底,不过是心头一颗青涩之梅,多情而被无情恼。只可惜楚羽在这方面实在是个呆子,而且心中多有挂念苏沁吴央二人,可怜刘琮琤一代冰玉之女,一城少主,初开的情丝竟是没个着落。

楚羽再次扔开木枪,深深呼出一口气,缓缓抽出背后铁条,眼神渐趋深邃。

对面刘琮琤手提冰魄,淡淡而立。

喉间一声闷喝,楚羽身形前掠而出,翻转手腕,淡淡青气涌上铁条,迅速转为炽烈之意。离刘琮琤尚还有八步之远,他便脚下一跺,高高跃起,手中铁条凛然一挥,一道赤红色的剑芒便直划向刘琮琤。

“一剑燃林。”

刘琮琤面色不变,右脚微微后移,手中冰魄随心意而动,不见如何用力便将那剑芒击碎,说不出的写意潇洒。

尚在半空的楚羽眼中掠过敬佩神色,转而便是沉重的压力。刘琮琤事先便说了,倘若他无法真正用实力将刘琮琤那一招逼出来的话,那就说明他的修炼还不到位,她也就不会真的将那招传给他。

于是长青心经再度运转,丹田气海中一颗嫩苗随风摇曳而起,转眼成树。青气飘飘摇摇尽皆灌入铁条之中,随之燃烧而成的赤红再度将其包裹。

楚羽递出一剑,再一剑。

刘琮琤一枪挡下,再一枪。

气场渐起,这片林间开始充斥起了剑痕与枪印,两人你来我往,出手间竟都不再有所保留,一时间竟开始险象环生。

“锵!”

铁条与冰魄再次交击之后,楚羽后退之际脸色一白,再接着一青。他略一沉吟,便咬牙道:“师父总共传我两招,除燃林外,这一招我还从未在人前显露过!你可看好了!”

语毕,他缓缓闭目,手臂渐渐高举,铁条上光芒再盛,竟渐由赤红转为灿白!

“当空!”

人剑合一,宛如世间再现一颗太阳,直直向刘琮琤刺了过去!

《青锋不斩》 免费阅读章节

《青锋不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