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剩女爱作战》盛女爱作战2012下载 小说大结局 剩女爱作战男妃文

剩女爱作战

现代言情已完结

《剩女爱作战》是小魔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剩女爱作战》精彩章节节选:说完将手放到门把上,准备打开门离开,却又想起了自己刚刚的问题:“这里开一间房要多少钱?”“九百九九块一晚,你记住哦,我还帮你垫付了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8-04 18:03: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剩女爱作战》是小魔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剩女爱作战》精彩章节节选:说完将手放到门把上,准备打开门离开,却又想起了自己刚刚的问题:“这里开一间房要多少钱?”“九百九九块一晚,你记住哦,我还帮你垫付了

《剩女爱作战》免费试读

说完将手放到门把上,准备打开门离开,却又想起了自己刚刚的问题:“这里开一间房要多少钱?”“九百九九块一晚,你记住哦,我还帮你垫付了九百九十九块钱,一定要还给我。”刘洛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甚是严肃。路小雪盯着他,不有自主地骂了句:“财迷。”在刘洛要反驳,但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路小雪突然伸出手冲刘洛道:“给我一块钱。”刘洛看着路小雪白皙修长的手指,没有答话,而是低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指尖。路小雪迅速地将手收回,很是不满地骂着刘洛:“小气,连一块钱都舍不得给我。”转过身,准备扭动门把,赶快离开的时候,手被刘洛给抓住,他从兜里拿出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放到路小雪的手中,声音温柔地道:“这下,可就是欠我一千块钱了哦。”路小雪没有搭理刘洛,拉开房门径直走了出去,然后迅速地打开806号房,快速地走进了房间,将门关上,但没有锁。手里握着刘洛的给的一块钱硬币,路小雪握着硬币双手合十,放于胸前,闭上眼睛,默默地祈祷着,待会儿一定要瞒过宋博文,不能够让他有任何的怀疑。祈祷完毕,路小雪将被子拉开,将一块钱硬币放进了被子。然后把包放下,径直走进了浴室,当温柔的水洗刷着她的身体时,路小雪的大脑,全被刘洛的身影充斥着。刘洛俊美的脸庞温柔地冲她笑的模样,让她觉得心神恍惚,用力地揉搓着刘洛吻过的地方,尤其是唇。路小雪重重地叹着气,不停地在问自己,为何那么积极主动地要她的男人,是刘洛而不是林文彦呢?爱着的人不要自己,不爱的人却很想要自己,这爱情太过于让路小雪疼痛了。温柔的水流缓缓地流过路小雪的身体,她突然将水关上,宋博文应该会很快就来,所以她不能够将时间耗费在浴室里。快速地走出浴室,什么都没有穿,径直窜进被子里,用厚重而宽大的被子,紧紧地将自己掩藏起来。在被子里,路小雪安静地闭上了眼睛,侧耳倾听着房门的动静,没等多久,就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路小雪屏住呼吸,没有说话,等待着房门外的人推门而入。宋博文敲得累了,很没有耐心地冲房间里大声地嚷嚷起来:“路小雪,你在玩儿什么啊,怎么半天不开门?”路小雪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声地骂道:“笨蛋,门没有锁,没发现吗?”“路小雪,快点,快来开门。”宋博文继续冲房间里大声嚷嚷着。路小雪真是有一种要被宋博文给打败的感觉,她营造的浪漫氛围,就在宋博文的大声嚷嚷声音里给打破了。但路小雪并不想就这样去给宋博文开门,她依旧任由被子埋着自己,安静地侧耳倾听着房门外的动静。宋博文嚷嚷地累了,终于发现了房门没有锁,奇怪地推开房门,走进房间的时候,四处打量着。房间的窗帘紧闭着,光线有些暗,所以宋博文将灯打开,明亮的灯光,将房间照亮的时候,他瞥到了路小雪的包。“路小雪,你在哪里,给我出来?”宋博文怒气冲冲地嚷嚷了一声。路小雪真是气得要死,恨不得解开被子,大骂一声宋博文笨蛋,但是为了不让宋博文怀疑她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他只能够任由自己听着宋博文,甚是白痴的嚷嚷。嚷嚷完的宋博文,在得不到回答的时候,终于开始找起了路小雪。他先去了浴室,在浴室看到了路小雪的衣衫,走出浴室环顾四周,能够藏人的地方,似乎就只有那张大床了。当目光锁在大床的时候,宋博文移动着脚步,慢慢地往床边上靠着,站到床边的时候,盯着床愣了会儿,然后用力地将被子给掀开。“你怎么在这里?还不穿衣服?”宋博文奇怪地问。“我在这里等你呀,都等了半天了,你才把我给找到,你这速度也太慢了吧。”说着,路小雪拉住宋博文的手,然后缓缓地支起身体,小心翼翼地吻向他,从脖子,到脸颊,再到嘴唇。吻很轻柔,但却显得很是笨拙,在吻到宋博文的唇时,得不到他的回应,路小雪开始没了耐心。重重地将宋博文的唇吮吸了一口,路小雪冲她嚷嚷:“你给个反应行不行啊,人家可是花了一大番功夫,才搞的这么浪漫的,你怎么能够连个反应都不给啊?”在路小雪冲宋博文嚷嚷完之后,宋博文特冷静地问路小雪:“你有什么企图?”路小雪的大脑一阵空白,她觉得宋博文就是个榆木脑袋,这房间里流转的温馨浪漫甚至是桃红颜色的氛围,他怎么像是没有看见般。“你说,我有什么企图呢?”路小雪白了宋博文一眼,然后手指绵软地抚上宋博文的脸颊,声音娇滴滴地道。宋博文愣了一下,没有沉浸到路小雪制造的温柔香里去,而是径直抓着路小雪的手,力道很大,紧紧地捏着路小雪的手,声音冰冷地问:“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路小雪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她不主动的时候,宋博文会责怪她,她这一主动,宋博文不但不买账,竟然还还是在责怪她。路小雪叹了口气,并没有因为宋博文声音的冰冷而生气,她声音嗲嗲地冲宋博文撒娇道:“博文,人家这不是在营造氛围嘛,你今天对人家都没有什么兴趣,人家就是要你高兴高兴嘛。”听着路小雪的声音,宋博文盯着她脸颊看了好久,看地路小雪觉得心里止不住地在发毛,终于,他终于放开了路小雪的手,但还是充满疑问地问:“你说真的?”“当然是真的呀,你看这氛围多好,想要把你的兴趣给调动起来。”说着路小雪窜进宋博文的怀抱,拉开他的衬衫,用力地吻了下去。这一吻,让宋博文的疑虑打消掉,他突然抱紧路小雪,用力地压了下去,将被动转为主动。在宋博文大肆狂欢的时候,路小雪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伺候宋博文真是件事儿累人的事情。刚刚叹完气,宋博文轻柔的声音就传入了耳朵,他温柔地问:“我可没有带避孕套哦,你是不是准备给我生个儿子了呢?”路小雪懵了一下,她不会和宋博文生儿子,不会,无论如何都不会,但这个时候,她并没有扫宋博文的兴。而是点点头,宋博文在看到路小雪点头后,嘴角扬起浓重的笑容,用力地吻下去,继续大肆狂欢起来。欢乐总会有停止的时候,当宋博文,躺在路小雪身旁,气喘吁吁,任由身体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淌落的时候,他望着路小雪问:“这一次要多少钱?”不问钱还好,一问钱,路小雪就觉得火大,她想着刘洛说她的信用卡,一分钱都刷不起。但路小雪没有立马发火,而是蜷缩着身体,不停地往被子里钻,看着路小雪这一动作,宋博文刚刚熄灭的神经又不知不觉间燃烧了起来。他用力地抱住路小雪,正要继续大肆狂欢的时候,路小雪将手伸到她面前,声音温柔地道:“一块钱。”宋博文看着路小雪手中的一块钱硬币,不解地问:“一块钱怎么了?”“我只有一块钱了。”路小雪很认真地打量着手中的硬币,声音幽幽的,但是却满了不满。宋博文放开路小雪,他狂热的神经冷却了下来,坐到床头,从西装的兜里拿出一支烟,点上,烟圈升腾的时候,他缓缓开口:“怎么回事儿?”路小雪叹了口气,可怜兮兮地道:“你给我的信用卡刷不起,这房间要九百九十九块钱,所以我把你给我的一千块钱都用了,现在还剩下一块钱。”路小雪将手中的硬币递到宋博文面前,宋博文瞥了眼硬币,重重地吐了口烟圈之后,继续缓缓地道:“你知道信用卡刷不起了?”宋博文的声音不紧不慢不急不躁,这说明他知道那卡是停了的,路小雪瞪大眼睛,盯着宋博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我钱,可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哎呀,小雪呀,不要急嘛,我因为有急用,就把你的卡给停了。”宋博文不急不躁地解释着。路小雪重重地叹了口气,就算给宋博文生气也没有用,她知道宋博文不想给她钱,所以不管她怎么生气,也不会让宋博文心甘情愿地给她钱。起床,拿过包,将包里的信用卡递给宋博文,路小雪声音平静地道:“这卡,我不用了,你收着。”原本以为宋博文会拒绝收起卡的,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将卡收起,放到了西装的兜里。路小雪看着宋博文的动作,叹了口气,在宋博文的心里,她还是个该提防的对象吧。很生气,但是没有大发脾气,而是乖乖地做回了小猫模样,径直躺倒了宋博文怀里。宋博文将手中的烟灭掉,抱紧路小雪,声音甚是温柔地问:“生气了吗?”路小雪摇摇头,没有说话,但她的脸色,一看就知道是在生气。宋博文,轻轻地在她的脸颊吻了一下,声音继续温柔地问:“那你这一次要多少钱呢?”路小雪的眼睛亮了亮,但她不指望能够在宋博文那里能够多少钱。“你以后给我钱都给现金好了,不给现金,我觉得一点也不安全。”路小雪的声音嗲嗲的。“好好,我给你现金,说吧,要多少。”宋博文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钱包,很是大方地问路小雪。路小雪懒得开价,她不是卖身的女人,只是宋博文喜欢这么玩儿就陪他玩儿而已,但她知道价钱要高了,宋博文也不会给的。“我这里有一千块的现金,还有一张两万块的银行卡,都给你吧。”宋博文将现金和银行卡都递到了路小雪手里。虽然刚刚说了要现金的,但路小雪并没有拒绝,受过钱和银行卡,放到枕头下之后,径直扑到了宋博文的怀里。“博文,你真好。”路小雪已经习惯了和宋博文撒娇,所以她听着自己恶心的话语,并不觉得恶心,将头埋进宋博文的怀抱,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心里却一点也不安,而是在重重地叹气。期待着这种连卖身女人的生活都不如的日子能够早点结束,宋博文搂着路小雪,又安静地抽起了烟。翌日,退房之后,宋博文带着路小雪径直道了林文彦的家里,到了的时候,正好是正午十二点的光景,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当林文彦家的房门打开,路小雪跟着宋博文走进屋的时候,她的脸上落满讶异的神情。那个不可一世的宋萌,竟然戴着围裙,在帮林文彦的母亲做饭。看着那一幕,路小雪除了讶异之外,更多的疼痛,那个以林文彦媳妇儿的名义,戴着围裙,呆在厨房帮林文彦母亲做饭的女人,怎么不是她,而是宋萌呢?林文彦的父亲热情地招呼着宋博文和路小雪坐,坐到沙发上的时候,路小雪看到林文彦闪进厨房,不一会儿,宋萌也跟着进了厨房。然后林文彦的母亲,解下围裙坐到了沙发上,她满面笑容地盯着宋博文,看上去甚是温和优雅。这完全不是路小雪认识的方洛芬,她以为她认识的方洛芬,是打死都不会让宋萌嫁给林文彦的,可是她却在纵容着宋萌和林文彦两个人单独呆在厨房。他们会在厨房里做什么呢?路小雪的大脑陷入了一阵幻想,除了做菜之外,林文彦一定还会忍不住地亲宋萌的脸颊,然后宋萌会娇羞一笑,冲她娇滴滴地道:“讨厌。”想着路小雪就觉得心痛,那个女人不该是她吗?怎么就变成了宋萌呢?不甘心,强大的不甘心,充斥着路小雪的内心,她的脸色很不好看,惨白惨白的,而方洛芬的脸色却很好看,她的脸颊落满笑容,笑容很是灿烂。“亲家,你看我们是先谈事儿呢?还是先吃饭呢?”方洛芬微笑地询问着宋博文的意见。“先谈事儿吧,反正又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宋博文回答着方洛芬的话。“亲家,在谈事儿之前,我们得先给你道个歉。”林文斌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宋博文端过桌上的茶,轻轻地喝了一口,声音佯装讶异地问:“道歉?道什么歉呢?”宋博文这故意的温和,让林文斌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坐在他身边的方洛芬机灵的打着圆场。“亲家,你看,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那我就开门见山说了,上次我带走文彦,是我的不对,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对于这件事情,我给你道歉。”方洛芬的话说得很是得体。宋博文放下茶杯,冲方洛芬客气地笑笑,声音也很温和:“亲家母,不用道歉,你都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了,还道什么歉啊。”宋博文的话音落地后,响起了一片笑声,听着很是和谐,但路小雪却皱起了眉头,她不懂方洛芬怎么说边就边。这一次来林文彦家,路小雪一句话都不想说,她怕稍微不注意方洛芬就会将她在上次订婚宴上捣鬼的事情给说出来。所以路小雪捏了一把汗,安静地端着茶杯,闷闷地喝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她不说话,并不代表没有人注意她。“小雪呀,我很喜欢萌萌,感觉萌萌和文彦真是天生一对,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般配啊。”方洛芬的话头直指路小雪。路小雪很想将喝进嘴里的茶水给吐了出来,但看着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看,她只能够用力地将她不愿意吞进肚子里的茶水给吞进去。“亲家母,你说得对,他们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路小雪扬起笑容,但她自己都知道,此时此刻她的笑容一定比哭起来还难受。“这就对了,他们不但以后会幸福,你看现在不也很幸福吗?”方洛芬转着头往厨房的方向张望。路小雪也望向了厨房,她看到林文彦和宋萌从厨房走了出来,林文彦端着菜碗,宋萌也端着菜碗,他们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看上去真的是很幸福。路小雪用力地喝了一口被子里的茶水,再一次将她不想喝的茶水,用力地咽到了肚子里,她告诉自己要忍,无论如何,今天在林家都要忍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亲家,你看饭都做好了,那我们就先吃饭吧。”说着方洛芬站起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宋博文也站起身,呵呵笑着,径直走到餐桌坐了下来,目光紧紧地盯着围着围裙的宋萌问:“萌萌啊,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呀?老爸可还没有吃过你做的饭啦。”宋萌得意地望了一眼宋博文,伸着筷子夹了块菜放到宋博文碗里:“爸爸,你尝尝,我做的菜呀很好吃的,都是给文彦学的。”宋博文将宋萌为他夹的菜给吃了,然后连接落满笑容,伸着手,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好吃,好吃,萌萌做的真好吃。”看着宋博文的夸奖,宋萌难得的谦虚起来:“哎呀,爸爸,其实也没好好吃哦,要文彦做的饭才好吃,以后,让他做给你尝尝。”听着女儿一个劲儿地夸林文彦,宋博文脸颊地笑容更浓了:“这还没嫁出去,就在老爸面前秀恩爱啊?”宋博文的话,让宋萌很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引发了一场衷心祝福的笑声,所有人都笑了,开怀大笑。只有路小雪嘴角轻轻上扬,她实在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她不但不想笑,甚是还想哭,坐在宋萌身边的林文彦,可是她爱的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大秀恩爱,她怎么可能笑的起来嘛。但路小雪必须控制住她的情绪,因为她得忍,不忍的话,她搅的不是这顿饭局,而是会将她自己给陷入拔不出来的境地。“小雪呀,多吃点哦。”方洛芬为路小雪夹了块菜,声音甚是温柔地道。路小雪知道方洛芬才没有这般好意,她只是在警告路小雪不要乱说话,冲方洛芬说了声谢谢,将她夹的菜放到嘴里,味同嚼蜡,却不得不说:“味道真好。”一顿饭所有人都吃的甚是开心,只有路小雪觉得满身心的难受,很想爆发却不得不忍。吃过饭后,所有人都坐到了沙发上,开始谈起了正事儿。首先开口的是方洛芬,方洛芬满脸的笑意,望着宋博文说:“亲家呀,萌萌这段时间和我相处,我觉得对这媳妇儿很满意,你给他们准备的房子买了没?”方洛芬的话,直直地扎进路小雪的心,路小雪终于知道方洛芬为何会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原来都是因为那套房子。“放心吧,亲家母,不但买了,而且已经装修好了,以后萌萌和文彦可以住在哪里。”宋博文知道方洛芬是在提醒他办事儿,他并不生气,这说明,林家也希望林文彦能够和宋萌尽早地完婚。“呵呵,那就好,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嘛,都希望儿女好,你说是不是?”方洛芬的话突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妈妈,你放心吧,文彦和我在一起,不但会过的很好,而且还会过的很幸福的。”宋萌的话,温柔贴心。让路小雪很是大跌眼镜,这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宋萌吗?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宋萌吗?怎么在林文彦父母面前,会突然变得这么乖,而且让路小雪更加觉得扎心的事情是,宋萌竟然叫林文彦的母亲为妈妈。“萌萌啊,文彦交给你,我就放心了,你看上次是妈妈怕你把他给抢走,怕他有了媳妇儿就会忘了娘,现在看到你这么孝顺这么贴心,妈妈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担心了。”方洛芬和宋萌,大秀着婆媳关系甚好的大好场面。路小雪的心早已痛了千万遍了,但她一直忍着,没让自己爆发,目光在不经意间掠过林文彦的时候,心又砰砰地狂跳着,对林文彦的心动感觉,总是一直升腾,从未平息过。“好了,好了,咱们谈正事儿吧。”宋博文微笑着道。“对对对,说正事儿。”林文斌附和着。“那就说说这次订婚典礼怎么办,在哪里办,想要办成什么样。”宋博文直接道出了主题。“这个就看萌萌了,萌萌你想怎么办呢?”方洛芬将发言权给了宋萌。“其实上次订婚典礼的场景我一点也不喜欢,我想要一个阳光草坪,大朵大朵的玫瑰,和心爱的人相拥,出现在众人面前,一直狂欢到傍晚,夜幕降临,当世界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烟火直直地响亮起来,大片大片耀眼,灿烂璀璨的时候,在烟花下,靠着文彦的肩膀,对他说一生一世一生相守的诺言。”宋萌开始了她的幻想。路小雪没有想到像宋萌这么不可一世的女人,竟然也会有如此浪漫的幻想。“怎么样,我们就在草地上办吧。”宋萌将期待的眼神投向了宋博文。宋博文没有立刻回答宋萌的话,而是问林文彦:“文彦,你怎么看。”林文彦看着宋萌微笑起来,声音甚是温柔地道:“我听萌萌的。”路小雪的心,再一次被扎住了,进林家这么久,她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可是这一次她想她得说些什么。路小雪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宋博文已经抢先了,他呵呵笑着声音里落满了愉悦:“那就这样吧,三天后举行订婚典礼,咱们把阳光换成烟火,就在傍晚时分,就来一场草地玫瑰红酒烟火宴,怎么样?”宋博文的话落后,宋萌用力地拍起了巴掌,对宋博文的决定表示非常满意,林文彦的一家也落满了笑容。这对路小雪来说完全不是一个好消息,她没有把握,能够在三天时间里,找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阻止这场婚礼。三天后婚礼按照既定的日期举行了,路小雪心里虽然很不高兴,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对于林文彦他是恨的咬牙切齿。林文彦也是明白这件事,自结婚之后他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便是带着宋萌萌离开了这个国家,飞向了大洋彼岸,因为那里可以远离路小雪,即使有太多的不舍,他也不想过这种生活,只想找个文静的女子安稳的生活一辈子。路小雪没办法阻止林文彦和宋萌萌的离开,他们离开后宋萌萌着实的消沉了一阵子,但是最后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结局,以后的日子只能和宋博文好好的生活,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大结局

《剩女爱作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