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狐狸变作公子身》狐狸变作公子身 原文 女王受 狐狸变作公子身玻璃

狐狸变作公子身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狐狸变作公子身》为李波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说话间,门被人大力推开,凤娇娇一个趔趄,居然把门口那桃花屏风给碰倒了。 李毓看着手足无措的凤娇娇,阴森森道:“你最好祈祷这屏风没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8 00:0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狐狸变作公子身》为李波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说话间,门被人大力推开,凤娇娇一个趔趄,居然把门口那桃花屏风给碰倒了。 李毓看着手足无措的凤娇娇,阴森森道:“你最好祈祷这屏风没

《狐狸变作公子身》免费试读

说话间,门被人大力推开,凤娇娇一个趔趄,居然把门口那桃花屏风给碰倒了。

李毓看着手足无措的凤娇娇,阴森森道:“你最好祈祷这屏风没碰坏,否则我把你丢了天云江里去喂鱼。”

凤娇娇有些不好意思,上前拉了他的袖子,道:“我这不是怕你把她给宰了嘛,一时情急,你谅解一下。”

李毓一把扯过自己的袖子,不悦道:“别扯我袖子!你撞倒了我的屏风,就是要为她们求情?”

“不不不,你弄错了。我是要为她们求情,却不小心弄倒了屏风;而不是特意弄倒屏风来为她们求情。”

无畏无惧两个过来把屏风立起来,李毓仔细瞧了一番才确定完好。转头一看,凤娇娇已经自个儿寻了把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又嫌茶冷,喊了贴身的婢子去换热茶来,好一通忙乱。

李毓面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求情?你有什么资格为她们求情?别忘了你今天也要被我剁了做美人舌!”

凤娇娇吐吐舌头,小声道:“你这些年说了几回要剁了我?我如今还不是好端端的。”

“你以为我不敢吗?无畏!”

凤娇娇看着就要走上前的无畏,忙道:“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心疼我,舍不得我呢。无畏还是伺候你好了,不必紧着我。”然后挥着手叫无畏“走开走开”。

她知道李毓不会伤害她一根头发,但以李毓的本事,多得是让她不掉一根头发又受尽折磨的法子。

李毓哼了一声坐下了,凤娇娇忙讨好地递了杯茶给他。

“既然你想为她们求情,那不妨说说看,你打算怎么求?”李毓接过茶,揭开杯盖,慢悠悠撇去浮起的茶叶,啜了一口。

凤娇娇这才把视线转移到地上的一主一仆,她看到仙鹤依旧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待视线转移到东方晓身上,这才缓和了些。

她道:“李毓,她刚说我唱的不好,那曲子你也听了,的确是比我要好上不少。她又说咱们摘星楼菜不行,想必在厨艺上也是有一番造诣的。你最近不是嫌厨子们做的新菜不行么?不如叫她们试试?”

李毓看了她一眼,挖苦道:“哟,平时别人说你不好,你不都是要我的护卫拿了棍棒打出去的?我现在修理她们,不正合了你的意?”

“怎么可以一天到晚打打杀杀?无畏,你自个儿也该好好反省反省了。至于我嘛,正所谓英雄惜英雄,就准你们男人为知己者死,不准我为她说两句了?”

今日第n次被cue到的无畏表示他已经习惯了。

“你算哪门子的英雄?狗熊也轮不上你当,最多算是个东躲西藏的小鸡崽。还英雄惜英雄,你最好别是红鸾星动,惹出祸事来我也护不了你。”

“李毓!”

凤娇娇柳眉一竖,面色飞起两片红云。李毓怕真惹恼了她,只好哄道:“好了好了,就当我胡说。既然你为她们求情,我就放了她们一马。”

李毓看向地上的两人,问:“我问你,既然你说我摘星楼不过如此,那就好生说说,到底是哪里不过如此。说的让本侯满意了,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若是不满意,本侯就把你们的舌头拔了拿去喂狗!”

仙鹤一听,浑身打了个哆嗦。但仍然挡在东方晓面前,道:“这话原是我说的,与我家主子无关!你要拔舌头,就拔我的好了。”

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我知道是你说的。”李毓道,“自己的奴才没管教好,她活该受你牵连。”瞧着竟是要不依不挠了。

仙鹤一听,小脸被吓得发白。转头看东方晓,眼里都涌满了泪水。

东方晓有些心疼她,但也知道必须要让她长长记性。初生牛犊最容易成为虎口下的食物。如果能借李毓打醒她,那再好不过。

东方晓低头思索了一番,打好了腹稿才开口。李毓是个商人,俗话说无奸不成商,产业布满云州,这李毓可不好忽悠。她细细地回想起今日在摘星楼吃的几道菜,琢磨了一番才开口。

“侯爷请恕在下无礼。摘星楼富丽堂皇、恢弘大气,实在是一片千金之地。”

李毓翻了个白眼,“无畏,她要是再扯一句有的没的,你直接把她从窗口扔出去。”

“……虽说诗有云‘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但这佳肴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而不是这陪衬之物的名贵。我瞧着,摘星楼里的菜式以水煮、清蒸、清炖为主,这种做法能保留食物的原汁原味,但吃多了难免腻味。且烹饪之法,有拌、腌、卤、炒、熘、烧、焖、蒸、烤、煎、炸、炖、煮、煲、烩等共计三十六种。这不同的烹饪方式,便是同一种食材,做出来也是有不同的滋味。依在下愚见,摘星楼不过如此,并非食材不过如此,而是这做菜的手艺不过如此。”

凤娇娇从她开口就屏息仔细听,她一说完连忙鼓掌,捧场道:“怎么样,李毓?我就说她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吧?哪些做菜的法子,我是听也未曾听过。”

无畏在身后听了,觉得这位公子说得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这摘星楼的菜来来去去就那几样,吃多了的确会腻味。

李毓本只不过是经不住凤娇娇缠,诈她一诈,看看她会不会露出个马脚来。谁知她竟口若悬河起来,那烹饪三十六法,他更是听都不曾听过。

他站了起来,转眸看了一眼东方晓,还有那说错话的俊俏小书童,淡声道:“纸上谈兵之辈,本侯见得多了。所以你最好露一手给本侯开开眼界。我贴心地提示你一下,欺骗本侯的,下场会更凄惨。”

说完转身抬脚要往雅间外走。凤娇娇凑了上来,安慰道:“公子莫怕,有我娇娇在,他不能伤你分毫。”

走在前面的李毓头也不回,“你一个过江的泥菩萨还是不要去想些美人救英雄的事儿了。”

凤娇娇跺了下脚,扭头追了上去,不满道:“这美人救英雄的故事我还是从你书柜里那些才子佳人话本里看来的呢,满脑子英雄美人的人可不是我。”

李毓脚步一滞,问道:“谁让你翻我东西的?”

凤娇娇瞬间愣在当场。李毓最恨别人碰他东西,她怎么给忘了呢?

东方晓和仙鹤走在后头,仙鹤偷偷拉拉她的衣袖,小声道:“瞧着这凤娇娇果真如传闻一般得宠。”

在古代,卖艺不卖身的歌女是个危险职业,是地痞流氓非礼的最大受害者群众之一。因此像风月馆,就养着数量众多的保镖打手。像凤娇娇这般在个人酒楼唱歌,名气又大的,若没个人在身后撑腰,估计早就被强抢回家了。

但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东方晓学着李毓那般翻个白眼,“仙鹤啊仙鹤,自个儿的脑袋还在不在脖子上都悬乎着呢,你还有闲心八卦?”

仙鹤不好意思地摸摸脸,道:“这不是娇娇姑娘来救我们了嘛。”

“你没听长乐侯说么?她自个儿都是个泥菩萨。再说了,她要救的是我,不是我们。”她看得很清楚,凤娇娇是因为服气,才这般对待她。没看见凤娇娇瞧仙鹤的脸色?依旧是鼻孔朝天的。

“那我怎么办?”仙鹤顿时有些六神无主,问东方晓。

“不知道。”东方晓很实诚,她家主子也都是案板上的鱼。“你先得罪了娇娇姑娘,后得罪了李毓,刚刚连他的护卫无畏都得罪了。我们若能毫发无损走出这里,都得去拜个神谢过神明庇佑。”

“……”仙鹤沉默了,“可、可我没有得罪无畏呀。”

“有。”走在身后的无畏忽然插话,“你说我无礼,说我主子没有教好。”

“……”仙鹤没想到他会插话,一时有些恼羞成怒,道:“我跟我主子说话呢,这般胡乱插话又记仇的,怪道你这般年纪了还没有媳妇儿。”

……

他才二十四,比自己主子小了两岁。照理说这年纪放了旁人身上,那是孩子都上私塾了。但他主子对成亲抗拒,道成家就是家里成了一座山,养了只母老虎,故连带着他和无惧都没成家。

厨房前面是一个稍大的长方形空地,距离门口十数步有一口水井,两个小工搬了小凳坐在井边洗碗碟。厨房里一派忙碌,进门就是呈“一”字形排开的灶台,做菜的都是些大腹便便的老师傅,还有不少洗菜、切菜的小徒弟。

除了洗碗碟的,这厨房里的人额头上无一例外都戴着粗布扭成的布条。凤娇娇见东方晓的视线落到那布条上,便解释道:“这厨房里热火朝天的,以布包头,便是防止这发丝、汗水掉落菜中,污了菜肴。”

东方晓点点头,看来李毓在吃食上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那李毓竟然也不嫌热,唤人搬了张太师椅坐在一边,吩咐给她留出一口灶,还拨了两个小工打下手,翘着二郎腿道:“这里的东西都由着你使,缺什么只管说。有什么看家本领,都尽管使出来叫我瞧瞧。”

凤娇娇见状,也喊了人给她搬了个绣墩,挑了个通风的的地方坐着了。

“东西暂时都不缺,只是我那包袱,不知能不能还给我?”东方晓道。这包袱本是在刚才的房间里,无惧闻言折了回去给她取了来。

东方晓打开手提箱,一道熟悉的银光划过,无畏立刻站到了李毓身前,看到了那行李箱里头整整齐齐摆着三十多副刀具。

见无畏无惧一副严阵以待的凝重样子,她只好笑笑解释道:“做厨子的,跟你们使剑的一般,都是自己的东西使着顺手。”

她也不急,先带着仙鹤走了一趟厨房,熟悉熟悉这厨房的运转与常备的食材。

转了一圈,最想要的东西没看到。她问李毓,“侯爷,不知那豕

《狐狸变作公子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