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空谷雪寂》空谷足音 完整版未删节 空谷雪寂父子文

空谷雪寂

玄幻言情连载中

《空谷雪寂》为白亦青byq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怎么了,为何会这般问?”温榕十分好奇道。 玹之樱紧紧地抓住他:“其实,我倒是也想去容山试一试!” “什么?你在跟我说笑吗?”温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6 12:05: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空谷雪寂》为白亦青byq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怎么了,为何会这般问?”温榕十分好奇道。 玹之樱紧紧地抓住他:“其实,我倒是也想去容山试一试!” “什么?你在跟我说笑吗?”温

《空谷雪寂》免费试读

“怎么了,为何会这般问?”温榕十分好奇道。

玹之樱紧紧地抓住他:“其实,我倒是也想去容山试一试!”

“什么?你在跟我说笑吗?”温榕的声音里夹着难以置信,“你知不知道容山有多危险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虽然没有灵力又怕黑,但我更怕一个人,我真的很佩服凤微姐姐可以一个人生活得那么好,我不行,我不能让悠茉离开我,而且我更办法看到她受伤那么痛苦!”

“所以你是想找到通鼎之剑救他?”

玹之樱点点头:“是的!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想一个人!”

“你不是一个人!”疾风“唰唰”从耳边略过,带着他那低沉柔软的声音也一并消散在她的耳中。

温榕似乎没有说完:“你是我的朋友,我会陪着你的!”

玹之樱孩子似的惊喜叫起来:“真的吗?你愿意陪我去容山?”

温榕悠悠笑道:“不就是个容山吗?既然你想去的话,我肯定得陪着你去,如果你要是死在那儿的话,连个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你多可怜啊!为了不让你那么可怜,所以我决定去给你收尸!”

玹之樱皮笑肉不笑地发出“呵呵,仗义仗义!”

虽然温榕这么说着打趣她,但玹之樱心里依然很感动,想着自己虽然在雪谷中十五年来除了橘子树之外都没什么朋友,但一出雪谷就碰见了俩,心里觉得非常幸运。

“还是外面的世界好啊!”玹之樱沐着迎面兜来的疾风,欣喜地说道。

“你以前是住在什么里面吗?说什么外面!”温榕一边在前面御云,一边笑着问她。

玹之樱只是笑着不说话。

不过一会儿,他们二人便又回到了客栈。

玹之樱急急地跨上楼梯,掀开半掩的门,冲进房间,看见悠茉正坐在床上调理气息。

悠茉奇怪地问她:“你怎么了?”

玹之樱拍拍胸口,大口喘着气:“我,我怕你担心我,所以我就想赶紧跑上来见你!”

悠茉理了理袖口:“我担心你做什么,你不是跟水亦寒那家伙出去玩了吗!能记得回来都不错了!”

玹之樱挠着头不好意思笑着:“我下次不会了!”又走近悠茉身边,靠着她坐下:“悠茉,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悠茉理好衣袖继续坐着调息:“你知不知道通鼎之剑?”

悠茉觉得十分惊奇:“你知道?”

“对呀!那你知道通鼎之剑能治疗疾病吧!”

“略有耳闻。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玹之樱吞吞吐吐:“据说通鼎之剑现在就在容山,既然通鼎之剑现在就在我们附近,我们可以先去找找看啊!只要找到通鼎之剑,你就能完全痊愈了!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我们……”

“绝对不可!”悠茉冷冷打断她的话,态度冰冷且强硬,不留丝毫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啊?”玹之樱心里十分的不解,同时还有点委屈。

“通鼎之剑,天下皆求,为何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得到它,皆因为它极之难求,倘若不身涉险地,你如何能取得?更何况容山是否真正有通鼎之剑至今尚无定论。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你身涉险境,否则我该如何跟主人交代!”悠茉起身,不再看她。

玹之樱在听到“主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眶不禁模糊:“主人,主人,你对我好全因着他,可是他究竟在哪儿你都不知道,阿娘病了这么多年,就连死去都不曾见他回来过。”

她的眼泪不断滚落下来,声音也逐渐变得哽咽。

“你不可以这么说你的父亲,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悠茉看见玹之樱落下泪来也不忍心多加苛责。

玹之樱用手抹了抹眼角的泪铁下心来:“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去容山,温榕会帮我的!”

“温榕?你何时与温榕这般熟了?难不成你原来的相貌被他看出来了?”悠茉疑惑不已。

玹之樱不明所以,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又摇了摇头。

“什么叫我看出他原来的样子就和他这般熟,难不成之婴之前是个美男子?幽末,你就放心吧,我可不是断袖!”温榕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调侃,几丝玩味。

玹之樱悠茉二人纷纷回头,却见温榕和水亦寒二人正从门外进来。

玹之樱看见水亦寒,连忙招手:“亦寒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水亦寒抓着脑袋,嘻嘻笑道:“刚回来!刚回来!昨天对不住了兄弟!”

玹之樱笑着摆摆手:“没事没事!想必你昨夜被妍阳公主纠缠得也十分辛苦!”

水亦寒以一种“知己,你太懂我了的眼光看着她”,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温榕拍了拍他的肩膀,水亦寒陡然想起什么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正有一件事想和你们讨论一下!”

“何事?”

“北泽要对他们二殿下处以极刑,异界其余三大族都要出席。我姐从来不参与这样场合,没办法,我此次不得不去参加这样的场合了!”

玹之樱十分好奇:“极刑是什么?为什么要对北泽二殿下处以极刑!”

温榕幽幽道:“极刑乃是噬心箭之刑,此刑极其残酷,一箭噬心,让你的心一点一点地裂开,再一点一点地粉碎,所有的痛楚从心而始,然后延至你的四肢百骸,仿若无尽的刀刮骨,无数的虫咬身。”

玹之樱不由得紧蹙着眉头:“怎么这般残忍!究竟是犯了什么罪啊?”

温榕继续道:“他犯了异界的最大一条诫命,爱上了人界女子。”

玹之樱好奇,同时又有点不忿:“为什么爱上人界女子就要受那么大的刑罚?我们人界怎么就得罪你们了?”

温榕看她撅着嘴,不由得笑了:“不光是人界女子,人界男子也是哦!所以幽末,之婴既是男子你就放心吧!就算他为女子,我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悠茉冷冷笑道:“那是最好!”

玹之樱不知为何,心里的一个角落仿若被冷冷的风吹过一般,微微泛凉。

十五年来,所有关于所谓的爱与不爱,皆是从书中得知,她不知爱,也不懂爱,但今日听得温榕水亦寒他们两个说了这样为世不容的爱,她只是心下觉得有一丝悲凉。

是啊!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真心爱一个人呢?

她的思绪被水亦寒再次打断。

“我此次要去北泽,尤其想和你们一起去,但是温榕他不去,他不去倒还罢了,关键是他竟然要和之婴一起去容山!这样好玩的事竟然不等我回来再去,幽末你评评理!”水亦寒的嘴巴噘得老高,目光灼灼地望着悠茉。

“我和你一起去北泽!”

“悠茉!”玹之樱叫道。

悠茉并不看她,继续说道:“何日出发?明日吗?那我现在就去收拾包裹!”

水亦寒惊喜地望着悠茉:“好啊!好啊!不过我们是两日后去!”

旋即他又指了指玹之樱和温榕,对着他们俩撇了撇嘴:“学学啊!你们!朋友!兄弟!”

《空谷雪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