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罚刑主》天罚 女体化 天罚刑主弱受

天罚刑主

武侠连载中

主角叫怀恩,华服的小说是《天罚刑主》,它的作者是心武纪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翌日,依旧是老样子,虽然还是为了鸡腿打来打去,但是有了经验的少年们开始懂得怎样既能把人打倒又不会打死。 毕竟大家都是被迫的,谁也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8 12:06: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怀恩,华服的小说是《天罚刑主》,它的作者是心武纪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翌日,依旧是老样子,虽然还是为了鸡腿打来打去,但是有了经验的少年们开始懂得怎样既能把人打倒又不会打死。 毕竟大家都是被迫的,谁也

《天罚刑主》免费试读

翌日,依旧是老样子,虽然还是为了鸡腿打来打去,但是有了经验的少年们开始懂得怎样既能把人打倒又不会打死。

毕竟大家都是被迫的,谁也不想死在这黑暗的石屋内,可是当每天两次鸡腿突然变为一次时,气氛便不再融洽。

一旦输了便要饿上一整天,残酷的现实令每一个还想活下来的少年变成择人而噬的野兽,在那扇略微宽阔的双门石屋内,每天都会流血,为的仅仅只是一顿饱饭。

赵宽不知从哪里偷到一块石头,每天都在墙上刻上一笔,逐渐写出一个“活”字,他说,在这里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活着,虽然像条狗。

安烈变得异常的安静,每天打完回来也只是默默的轻抚伤口,眼中不断的在思索什么。

李清和书怀恩相遇过一次,两人都没有留手,为了一整天的食物,乃至下一次有充足的体力去争取活下去的机会,足以使手足相残了,更何况大家萍水相逢而已。

虽然李清看上去眉清目秀,但是动起手来却凶狠异常,指甲,牙齿,额头,膝盖无一不是其武器,最后愣是和比其身高体壮的书怀恩打成了平手,两人躺在地上相视苦笑,相同的境遇使得彼此都能理解对方的苦衷。

刀疤黑衣大汉为了表示鼓励,竟给两人都发了鸡腿。

岳之川每天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做着各种莫名的动作,说这样会使身体更健壮有力,将信将疑的书怀恩和周梨也跟着一起做了起来,虽然动作怪异,但似乎有些效果。

周梨是几人中的幸运星,每次遇到的不是爱哭鼻子的男孩就是体力不行的女孩,反倒成了众人里挨饿最少的一个。

时间如梭,这天,当赵宽的“活”字刚好写到第四十二个的时候。

“嘭”的一声,铁门被粗暴的推开,刀疤黑衣大汉探头进来狞笑道:

“跟我来…。”

望着那副笑容狰狞的刀疤脸,屋内的几人均有种无力的感觉,这日子何时是头?

“现在好像是中午。”多嘴的岳之川揉着双眼,显然没睡醒。

“啪”刀疤黑衣大汉甩了一下鞭子问道:

“现在呢。”

众少年慌忙起身跟着出门,没有谁愿意挨打,尤其是那个怪鞭子。

刀疤黑衣大汉似乎心情不错,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带着几人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不知要做什么。

少年们则毫无生气的跟在其后面,整个“坟包群”之间不断的有黑衣大汉领着一队队少年匆匆而行,这些少年统一穿着白色麻服,胸挂木牌,眼神阴鸷。

书怀恩几人跟着刀疤黑衣大汉与平常截然相反的方向匆匆的走着,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一处山洞前。

山洞两旁长着枯黄的野草,显得有些荒凉。

只见那些黑衣大汉让少年们走进山洞,而自己却留在了外面。

刀疤黑衣大汉一个眼神示意,书怀恩几人无法,只得随着人群走进山洞,山洞内干燥而阴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让人作呕,仔细一看,却仅仅只是一条通道而已。

几人随着人群前行,不过几丈的距离便到达出口,穿过阴冷的山洞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由山体自然围成的空地,高耸的山崖遮挡住了阳光使得空地一片阴暗,整片空地看上去东西南北各约六七十丈,呈方形环绕,本是黄色土沙的地面似乎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几个少年忍不住呕吐起来。

场地正北方有一两丈高的高台,看上去仿佛自山体内直凸而出,高台后方有一幽深的山洞不知通向何处。除此之外地面上还有八处入口,入口不比众人进来的山洞,看上去仅可两三人并行,高度也不过一人半高,但却装有铁门。

“吱呀”一声,众人身后竟传来铁门的合拢声,众少年这才发现身后的山洞原来也装有铁门,之前一直藏在阴暗的山洞内竟没人发现。

“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尖叫,语气充满了惊恐。

众人这才发现已然被困在这个奇怪的场地之中。

“我怎么感觉不对呢。”岳之川哭丧着脸。

“瞎子都看的出来。”赵宽亦苦笑着。

“看那边。”书怀恩指向高台。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几名黑衣大汉抬着一把深红色太师椅,自高台后方的山洞内走了出来,然后将太师椅端正的摆放到高台的正中央,还在椅子上铺上一层厚厚的兽皮。

“这是要让我们来一场大混战给台上的畜生看么?”李清恍然大悟。

似乎是应了李清的话,一个身穿白色华服的中年男子带着六名秀金丝黑衣大汉以及一个灰衣老头自山洞内走了出来。

那中年男子先是扫了众少年一眼,冷漠的眼神似乎在看着没有生命的货物,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到那把太师椅上。

六名似乎身份特殊的黑衣大汉呈环形护卫在华服中年男子身后,并尊敬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灰衣老头则佝偻着腰,立于华服中年男子右手边,显出其不凡的地位。

台下的少年们均抬着头愤怒的看着高台,所有人心中都晓得让自己吃尽了苦头的始作俑者,或许就是那个看上去儒雅敦厚的华服男子,内心的仇恨疯狂滋长。

灰衣老头在华服男子身边轻轻说了句什么,华服男子听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杀手之道,非生既死,这也是命运给予所有人最大的公平。”

华服男子话音并不大,但好似在众少年耳边响起一般,同时却又在脑海里不断回荡,震得少年们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好似回应了华服男子的话,那八扇本是关闭的铁门被人缓缓拉开,黝黑的洞内仿佛蜡烛般亮点诡异的绿光,随后传出低沉的嘶吼声。

“荒狼”书怀恩脑海中猛地浮现出曾随村人在荒野狩猎时遇到的狼群,枯黄的长毛,墨绿色的眼眸,尖锐的爪牙,灵活的身躯,但最令人恐惧的是其以群体出没,没有天敌!

限制其数量的只有食物的多寡,以及每年由官府派兵的围剿。

果然,一只只荒狼自洞内走出,尖锐的牙齿上面沾满了粘稠的口水,冰冷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场地内的少年。

“四十只,我的天。”粗略的数了下,少年们倒吸一口凉气。

“嗷呜”一声狼啸拉开了血腥的一幕,似乎饿了许久的荒狼疯狂的奔向不远处的人群,墨绿色的眼眸中映出的是少年们仓皇失措的面容。

少年们尖叫着,惶恐,绝望,愤怒的情绪弥漫开来。

“不...。”一名惊慌失措的少年被荒狼扑倒在地,惊呼声中被荒狼咬断了脖子,鲜血如瀑。

“跑不了的,大家一起杀狼。”混乱中不知是谁的一声高喊,唤醒了一些还算机警的少年,这些少年配合着将荒狼围了起来,抱腿的抱腿,拉尾巴的拉尾巴,有人甚至骑到狼身上环抱狼颈。

但这些少年终究只占少数,大多数都在彷徨的到处躲藏,并暗自祈祷灾难降临在其他人身上。

高台上灰衣老者捻须笑道:

“不知这次能找出几个好苗子。”

华服男子不见喜悲,只是轻声“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我们一起,别被冲散了。”赵宽嚷道。

可惜话音刚落,书怀恩几人便被一窝蜂似的跑过来的少年们冲的四散开来。

书怀恩先是听到岳之川喊了句“周梨”继而便被少年们推搡着,身不由己的随着混乱的人群向远处挤去,到处充满了惊呼声,惨叫声,各种呼喊声汇集到书怀恩的耳内,让书怀恩仿佛置身于末日的修罗场。

突然前方响起几声急促的呼救声,人群呼啦一下向着相反的方向急奔而去,措不及防的书怀恩一下被绊倒在地,还未等爬起来时,一只长着锐利指甲的毛爪猛地按在书怀恩的前胸上,指甲上还带着斑斑血迹,显然刚刚有少年惨死在这只肉爪之下。

紧接着,恶臭扑面而来,一双冰冷的墨绿色眼眸在书怀恩眼中渐渐放大,死亡,触手可及。

《天罚刑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