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良妻三嫁 网盘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天然受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为暴走小叮当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回家的时候,天空已是艳阳高照。 这阳光却照不到人的心里,丁当只觉得这天更冷了。 “二姐,陈煜哥哥要走了,你不会舍不得吗?” 跟丁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8 18:0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为暴走小叮当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回家的时候,天空已是艳阳高照。 这阳光却照不到人的心里,丁当只觉得这天更冷了。 “二姐,陈煜哥哥要走了,你不会舍不得吗?” 跟丁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免费试读

回家的时候,天空已是艳阳高照。

这阳光却照不到人的心里,丁当只觉得这天更冷了。

“二姐,陈煜哥哥要走了,你不会舍不得吗?”

跟丁当处的久了,丁芝儿变得大胆了很多。

“会,但是二姐教你一个词叫‘人各有志’,意思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要实现,我们要尊重别人的想法,以免让他觉得为难。”

寒风灌体,丁当还是停下步子,跟丁芝儿解释,只这话不知是说给六岁的丁芝儿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听。

丁芝儿乖巧地没有再闹了。

寒风依旧,丁当却没有再将棉袄紧紧裹在身上了,脊背挺得直直的,任凭这风灌进她的脖子里,袖子里..

时间转瞬即逝,到了约定的日子,吴嘉伟再次登门了,这次是带着小厮拉着车来的。

“大公子来了,快,快,丁当快来招呼大公子。”

庄户人家,也不觉得让女孩子招呼有多么不妥,丁氏只觉自己见了这吴家大公子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了。

这次吴嘉琪求上门来,虽然丁当诸多刁难,但棉袄还是做得妥妥的,就连开襟儿的地方都沿了兔毛儿。

吴嘉琪拿来的料子,紫色的锦缎上花团锦簇,丁当自然也没有再画蛇添足地绣花上去了。

如此一来却更显端庄大气,看得吴嘉伟连连点头,对以后的合作更多了几分信心。

“好,如此一来,外面的料子也要麻烦丁当姑娘了。棉花也一并带来了,都是按姑娘的要求。”

说完,吴嘉伟又从袖袋掏出一张银票来,递给丁当,

“这是定金,还请姑娘验收。”

丁氏在一旁看着,只恨不能马上接过来,活了一把年纪,她哪里见过银票,就连丁大勇这会儿也瞪直了眼睛。

只是丁当却没有伸手。

“吴公子,先不忙。咱们之前说好的,恐怕要改一改了。”

吴嘉伟听了这话,暗道莫非事情有变。眉头紧锁,显然极为惆怅。

丁当见他如临大敌,也知他想左了,赶忙出声。

“吴公子莫要多想,只不过是这合作的方式变了而已。”

适时的露了个微笑,安抚下吴嘉伟的紧张情绪。

果然吴嘉伟听了神色稍缓,眉毛微挑。

“不知丁当姑娘有何要求?”

知他以为自己贪心不足,丁当也不在意。

“烦请公子将料子拉回去吧,以后我只负责给公子画图纸。若是公子肯帮衬一把,不若将这做盘扣儿的活计派给我们村儿的人,也好让他们大冬天的有个生计。”

丁当悠悠地说,不像是突发奇想,想来是已经想了很久了。

吴嘉伟目露惊讶之色,要知道这样的话丁当拿到的银子比之前要少太多了。

“公子不要多心,我们这小门小户的,便是拿了那么多钱也不见得能守住,反倒是能给乡邻多争取一份收入,家里也能好过不少。”

好一会儿,吴嘉伟才似有所悟。

丁氏在一边只叹气,虽然当初嫌赚得多了,如今却是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心情也着实算不上多好。

倒是丁大勇舒了口气,不住地点头。

“好吧..只是这图纸..”

吴嘉伟心里对这图纸还真是犯嘀咕,别说这东西从未见过,单说这图这纸,怎么想也跟舞文弄墨分不开。

一个从未读过书的乡下丫头,画图纸..吴嘉伟表示不敢想象。

丁当察言观色,也知吴嘉伟心有疑虑,当下不再多言,从袖中抽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图纸递给吴嘉伟。

吴嘉伟拿过来一看,便被惊在原地。

“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便能写出如此字体,矫若惊龙,翩若惊鸿!真真不同凡响!”

这番夸奖却是把丁当逗笑了。

“先别忙着夸我,这主意是我出的不假,这图纸却是我叔叔画的。”

吴嘉伟这才好受了些,要知道自己勤练十几年比这还要差几分,嘴上虽然夸着,这心里的滋味儿却是不怎么好受。

这会儿听说这图纸竟是丁当叔叔画的,倒生出几分结交的心思来。一说眸子射出喜意。

“我竟不知你还有这样的叔叔,不知他在哪里进学?”

“没在镇上读书,只在家里念几个字罢了。”

因为家庭困窘,丁建邺不过在家里读书罢了,如今却是连乡试都没参加过,倒不是没钱,却是因为没有夫子引荐。

早年间,村里也办过学堂,只是那夫人去了,便再无人肯来这三里屯儿了。

“这倒是可惜了,若是你叔叔想进学,我却能给他引荐夫子,只是这束脩却是要贵些。”

也是想到这么好的文采,吴嘉伟觉得有些惋惜,再看丁当家里这破旧的茅草屋,也能明白丁当叔叔至今还在家里的原因了。

“不知那束脩却是一月多少银子?”

丁当却是要为叔叔问上这一句的。

“只束脩一项五两银子,还不包括书本纸张,吃饭住宿,一应需求全凭自己供应。”

丁氏一听倒吸一口凉气,五两银子,还是一项花销,要知道农家一年全家人累死累活也不见得能得五两银子。

“说不得到时还要麻烦大公子,不知到时要去何处寻你?”

丁当显然对此颇有兴趣,丁氏在一旁直拽丁当的衣角,丁当也只是不理。

吴嘉伟倒是没料到丁当有此一问。

“去嘉昌布庄找招财就行了,我自会过去的。吴府那边儿就先不要露面了。”

吴嘉琪可不是省油的灯,吴嘉伟暗道,想起吴嘉琪,吴嘉伟不无忧色。

虽然此女生性刁蛮,生身母亲不过是二房的四姨NaiNai,但这四姨NaiNai的兄弟却是镇上的主簿,是以颇受宠爱。

吴府之人也轻易惹她不得,丁当此番与她结下仇怨,却不是那样轻易能躲过去的。

当下还有用到丁当的地方就不说了,只是以后的日子却是难说。

若是在乡下也就罢了,堂堂吴府小姐还不至于到乡下来找一个丫头的麻烦。

只是如今跟自己合伙做生意,却是免不了要到镇上行走一二。

吴嘉伟有些不忍,但到底还是有私心,这话却是没有说出来。

这样的机会太过难得,吴嘉伟如何也不能放手。本来见她贪心,觉得便是吃些苦头也是应该。

如今她进退有礼,一心为这破家着想,前次贪心也只觉可爱,又见多番为叔叔的事情打听,目光长远,却是让吴嘉伟不敢小瞧了。

得了准确答复,丁当盘算着能不能让叔叔去进学,一时也没有注意吴嘉伟一闪而逝的忧虑。

吴嘉伟把五十两银子留给丁当便走了,至于盘扣儿的事儿,还是没有敲定,毕竟需求多少都是不知道的。颜色布料也是不好搭配。

丁当提起陈煜要将方子卖于吴嘉伟时,倒是让他喜出望外,却因还要准备一番,连忙回去了。

《狂妻三嫁:误惹腹黑小相公》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