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梦回之三世情缘》三生莲之三世情缘 别扭受 梦回之三世情缘801

梦回之三世情缘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厚皮魑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梦回之三世情缘》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门后,那条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就当狐景辰正准备把自己所知的消息同那狐青流讲时。却见狐青流突然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活像着了魔一般。 “嘘。”狐青流的脸阴沉沉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0 12:07: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厚皮魑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梦回之三世情缘》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门后,那条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就当狐景辰正准备把自己所知的消息同那狐青流讲时。却见狐青流突然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活像着了魔一般。 “嘘。”狐青流的脸阴沉沉的,

《梦回之三世情缘》免费试读

就当狐景辰正准备把自己所知的消息同那狐青流讲时。却见狐青流突然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活像着了魔一般。

“嘘。”狐青流的脸阴沉沉的,微弱的烛光打在他的脸上,泛起了点点青光。只见他缓缓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边,幽幽道:“你听……”

狐景辰被他这表情弄得有些心慌,但也没有再开口。二人于是凑在一起,皆竖起耳细细聆听起来。

整个墓室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静。须臾,只听四周的墙壁皆传来一阵阵细微的叩墙声,声音幽幽空灵,回荡在整个墓室之中。

每隔一段时间,声音就又淡去,而后又复起。似乎是按照某种节奏一直在运行下去。也不知道是二人刚刚进来时触发机关响起的,亦或者是这千百年的光阴以来,这样的声响便一直存在。

是机关吗?

二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的目光都充满了疑惑。

许久,狐景辰终于站不住了。他毛着腰蹑手蹑脚地挪步到墙壁旁。他将耳贴在阴湿的墙上,细细聆听了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一声声轻响从墙的深处传来,随后又慢慢地从左侧移动到右侧,渐渐远去。

“急三声,缓四声,轻三声,重五声。”狐景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一时间汗毛倒竖,慌张起来。

“人敲门敲二声,鬼敲门敲三声。”

急三催命,缓四索魂。轻三声,重五声,最后两声是无声,意义声过无人。

若不是机关,那便是鬼怪作祟。

如今四面环声,也不知道这墙内有多少这种东西存在!看来不仅仅墓道,就连墓室也布满了这些不干净的污秽。

他移开耳,不禁联想到此刻自己正身处在一群恶鬼包围之中,顿时身体一抖打了个寒颤。他低头,又缓缓持起自己的剑,慢慢向后退去,直到后背抵到了那冰冷坚硬的青铜门,他才停了下来。

“怎么了?”狐青流见自家五弟突然脸色巨变,忍不住开口问道。

然而狐景辰没有回答,他缓缓抬起头,合上了自己的双眸。

他明白,此刻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先防止门后的白衣鬼入内。至于墓室内的……再做打算吧。

狐青流见他不答也不恼火,而是同他一起静静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空气宛如凝固了一般,沉重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二人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只见狐景辰突然直起了身体,面色有些泛白。他稍微侧头,眼神飘忽不定道:“来了。”

狐青流闻言一愣,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笑声。那笑声中夹杂着千千万,皆是女子妩媚之笑。但是笑过后又带着些许颤音,又带着声声如风般的呼声。这些声音同笑声杂糅在一起反而有点像是在哭了。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折磨着二人的耳膜。

狐青流这回算是知道鬼哭狼嚎是怎么来了,这声音……真的实在不敢恭维。

须臾,这声音却不减反而越来越响。此刻他们甚至能听到类似蛇类蠕动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慢慢地从脚底蔓延到墙壁上,蔓延到那道青铜门上。

狐青流忍不住抬头看向那青铜门,此刻就连门也已经开始轻轻地颤抖,想必压在其上的狐景辰感觉到的更加明显吧。

整个墓室充斥着撕心裂肺地嚎叫声,恶鬼的利爪不断地在青铜门上狂抓。“嗞嗞”刺耳的声响让二人双耳疼痛不堪。

忽的,一双苍白的手从底下的门缝中挤入,一双灰黄的尖爪在空中摇晃着。

狐青流一愣,忍不住看向自家五弟。却见那狐景辰低下头,一双眼死死盯着那摇摆着的尖爪,整张脸顿时苍白苍白的。

狐青流见状,便慢慢移步到他身旁,弓着身体,用手抵住青铜门。然而,就当他的手抵到门上那刻,狐景辰立刻像触电一般一跳而起,反手抄起佩剑就往那手砍去。

狐青流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门后地撞击力道就加强了许多,吓得他连忙整个人压了上去。这一压,他倒是完完整整感受到门后那些个利爪划过门的感觉了。整个人都不禁寒毛倒竖。

就在这时,他头上方的门缝又伸来一只手。那手不似之前,一伸入就立刻一爪子向他的脑袋挥去。吓得狐青流直喊:“五弟!救我!”

狐景辰又是一剑,将它的手臂整条斩断。随之,门后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至于那断臂,摔到地上后竟然开始蠕动起来,重新钻出了门缝。

狐青流还没能放松,这四面的门缝又伸来许许多多的鬼爪。然而狐景辰整个跟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在一旁研究起石壁。

“五弟五弟!救我……”狐青流大喊大叫着,在门上翻来滚去,拼命地躲避那利爪的攻击。见那狐景辰连理都没有理他,顿时大声悲戚起来。

“五弟啊,我可是你四哥啊!不要这样对我!救救四哥吧!我们骨肉亲情……”

狐青流哭的那个涕泗横流,结果狐景辰却只给他一记眼刀。他朝狐青流低喝一声,“闭嘴!”。随后又全神贯注地研究起石壁。

不知过了多久,狐青流觉得那从门缝伸入的利爪都快能把他缠成个粽子时。狐景辰突然道:“看到了!”

“哈?”狐青流疑惑地回头,入目却是一个不断放大的巴掌。“五弟!!!”

狐青流顿时惨叫一声,随后他只见眼前闪过一道银光,刹那间身侧所有的利爪纷纷掉落。

狐景辰站在门旁,淡淡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狐青流,默默收回了剑。“这些墙后,是冰块。”他伸手一指不远处的石壁。

狐青流愣了一下,伸手将掌心的青光注入青铜门内,整个青铜门顿时停下了颤抖。随后他走到狐景辰身旁,也一同看起那石壁。

只见狐景辰刚刚已经用剑在石壁上凿开了一条深深的缝隙,在那缝隙之中清晰可见点点冰晶状的白光。嗯,果然他五弟太顽皮了。狐青流看着那条裂缝,心里默默道。

咳,这不是重点。

狐青流伸手探了探石壁,果然传来丝丝凉意。莫非……

“若是墓道石壁内也是由这些冰块组成,难不成……”狐青流顿了一下,盯着狐景辰的眼问道:“是我们的体热唤醒了那些白衣鬼?”

狐景辰不置可否地点头道:“它们可能是破墙而出的。”

狐青流闻言低头思索起来。

保持昏暗的墓道,被冰封的石壁,会变化的壁画,以及能被体热唤醒的白衣鬼。

会不会那壁画以及昏暗的环境就是为了掩盖其后的白衣鬼呢?可是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狐青流自知自己对墓了解不深,但是通常的墓道机关不应该是阻止侵入者进入,亦或是将其置于死地?可这个墓却诡异万分,更像是诱导人入内,而后又用白衣鬼堵住出路,不让侵入者逃出。

而且,自始自终墓内也没有什么致人死地的机关。一路走来出来纠缠的头发以外就是一群白衣鬼。而即便是白衣鬼,只要侵入者进入墓室也能保全性命。

这别说他们是妖,就算进入的是凡人,只要人数足够多也能相安无事。

这样想来,究竟是他们这条墓道是错误的?还是白兰他们走的那条墓道是错误的?

狐青流百思不得其解,他抬头看向狐景辰,见他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这狐景辰从小就随二哥狐炔入各种古墓,想必要刚刚狐青流的遗憾狐景辰也是有想过的。

“对了!五弟。”狐青流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什么?”狐景辰被他这一惊一乍的模样嚇了一跳。

“墙墙壁……灯!”狐青流哭丧着脸,颤颤巍巍地伸手指向狐景辰身后那面墙壁。只见那片昏暗的墙壁上,还静静地浮着一抹橘黄的微光。

随着灯芯的不断变短,火焰的热量也越来越大。四盏微亮的灯,将整个墓室烘得一阵温暖。

狐景辰见状脸色微变,这也难怪有那么多白衣鬼要闯入这个墓室了。

此刻,这昏暗的墓室内分散在各自四面墙壁上,那曾给兄弟二人带来些许慰籍的昏黄。顿时变成了一盏盏催命灯。

然而事实上,如何他们又是还没有想到逃出墓室的方法,那么这四抹还在黑暗中跳跃的火光,将成为他们的尸体最后的火葬。

“灭灯!”狐青流大喊一声,连忙扑向狐景辰身后那抹灯光。他带动的风一吹,火身一晃,灭了……

这么……简单?

“诶?”狐青流抬头,盯着灯油上那竖立起的那条漆黑的灯芯一下愣住了。

随后,只见那灯芯晃了晃。在他的鼻尖,一点橘黄重新燃起,随后又是那烛火摇曳的身影。

狐青流的脸别这温暖的火光打得一阵青白。他伸手挥起玉扇,风一吹,火又灭去。然而,只片刻那火又固执地燃起,冒着青烟……

灭不掉!这火根本灭不掉!

狐青流不是个固执的人,他一看这都两次了烛火仍旧是灭不去,立马就放弃了。

然而正当他站在灯前思索如何破掉这机关时,原本已经安静许久的青铜门顿时发出“吱呀”的怪响。随后,那门后的鬼叫声更甚,仿佛要一鼓做劲干什么的模样。

狐青流心里冷笑道,这些个白衣鬼还想要做些什么?但随后他突然又觉得哪里怪怪的……

片刻他的脸顿时“刷”一下煞白起来。他给门上施的法力……效果好像过了……

《梦回之三世情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