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虹国记》腾虹国际 SM 虹国记弱受

虹国记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虹国记》是叶惆夜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赜洲,明洲,书中主要讲述了: “对了,郁侯并没有欺骗陛下,‘时稀渊’确实是郁侯之前的名字”,像是猜出了玖羽的心事,邈侯突然话锋一转,“只要是在京城中任职,都会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2 06:06: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虹国记》是叶惆夜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赜洲,明洲,书中主要讲述了: “对了,郁侯并没有欺骗陛下,‘时稀渊’确实是郁侯之前的名字”,像是猜出了玖羽的心事,邈侯突然话锋一转,“只要是在京城中任职,都会

《虹国记》免费试读

“对了,郁侯并没有欺骗陛下,‘时稀渊’确实是郁侯之前的名字”,像是猜出了玖羽的心事,邈侯突然话锋一转,“只要是在京城中任职,都会被赐予以明洲的‘明’字所包含的‘日’和‘月’为偏旁的字作为姓氏。”

“那么成为洲侯之后,姓氏也要更改?”

玹羽揉了揉被妹妹踹得生疼的小腿肚,转向了邈侯。

“是的”,邈侯点了点头,“在我们虹国不是每个人都有姓的,有姓的都是王公贵族和各级官吏以及他们的后人。

王族是以国姓“虹”为姓,洲侯则以洲名为姓。

在中央朝廷为官的,一般一品官可以被授予明洲的“明”姓,其他各级官吏则以“明”当中的“日”和“月”两个部分为偏旁的字作为,如“昆”、“旬”、“昌”、“旭”等。

同理,各洲的洲官则以洲名当中包含的字作为部首来确定“姓”,如邈洲就以“辶”为部首,“连”、“边”、“达”、“过”等字,都是在邈洲洲官中常见的姓氏。”

看到邈侯成功地将话题拉回正轨,玖羽在心中一阵感激,此刻她发现玹羽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明侯府侍卫队长的‘早’姓是固定的吗?这次的队长也姓‘早’。”

“不是”,看到玹羽那难得认真起来的表情,玖羽不免有些吃惊,“要说到官职的固定姓氏,在这京城当中也只有丞相的‘明’姓了。这次的队长早互,是我特意赐‘早’姓给他”。

玖羽说着,脸色有些暗沉,“各位可能也听说了,前不久明侯府和刑部发生了冲突,明侯府的侍卫们一直不肯接受从禁军挑选出来的新队员。

我把‘早’姓给了新队长,也是希望他们能尽快融入到新环境。对于老队员来说,他们心中也会好过点。”

玹羽望着妹妹的侧脸,对于参政已经一年的玖羽,她不可能没有察觉到母亲的意图。但对于她来说,维持明侯府的和睦要比猜忌更重要。

“刑部那些家伙脾气还是那么火爆!”在刑部待过多年的庄侯不禁皱了下眉头,“不过殿下,比起这件事,三公集体辞职的事才更叫人头疼吧?”

被这样一问,玖羽苦笑了一下,道:“当初是叫人很头痛,三公虽无实权,但毕竟是陛下的指导老师。他们如此直白的行动就是在公然反对新王,在朝中造成的影响非常不好。

但母后并不这样想,三公都是保守派,父王在世期间就坚决反对女性参政。别说母后,就连我对他们也没有一点好感。”

“原来如此”,邈侯露出了会心一笑,“看来太后想藉由此事大做文章,我看不久就会下懿旨,鼓励女性入仕参政的。”

“不是懿旨,而是以新王的名义”,说着玖羽看向了自己的哥哥,“这样不光朝中,全国各地支持陛下的女性官吏就会增多,陛下以为如何?”

三公辞职之事玹羽是有所耳闻,但这之后的事玹羽还是头一次听说。

与其说玖羽现在是在听取他的意见,不如说这对儿母女是将早已商定好的事情告知他一下而已。

玹羽没有拒绝的理由,他机械地点了下头,但心中却有一丝不快。

“不过听说丞相也不喜欢女性参政,这样一来陛下和丞相不就更对立了吗?”

权侯抱着双臂一脸严肃,看来他也听说了丞相一直抱病,不肯进宫接受新王召见的事,“丞相在朝中势力强大,陛下还是要多注意一点。”

玹羽点了点作为回应,他很快将视线转到邈侯身上。

如果兰凌说的是真的,那么邈侯一定是去参加了丞相的寿宴。也就是说丞相根本没有生病,不肯奉召进宫就是赤裸裸地反对他。

即便邈侯是丞相的门生,但在这种敏感时期还去参加寿宴,不能不令人心生疑窦。

还有丞相与东面四洲会面之事,邈侯又知道不知道呢?

玹羽微蹙了一下眉头,他发现对面的郁侯也在观察着邈侯。

“会有办法的。”

玹羽正在想事情,突然被从未听过的重低音男声吓了一跳。

他转身侧目,这声音确实出自岁侯之口。

这位洲侯留着浓密的一字胡,身材精壮挺拔,一直正襟危坐。容貌抢眼,但因为不苟言笑,常被人所遗忘。

岁侯岁茫天,字遥漠,是唯一一位出身军旅的洲侯。这位洲侯最感兴趣的就是研究排军布阵、钻研武器开发,对其他的事情不太感兴趣。此时他发声,只能说明这其中有可能牵扯到了军务范畴。

玹羽当然不了解这位洲侯。但他发现郁侯的视线已经转向岁侯,旋即露出了会意的一笑。

众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岁侯的话,他们注意力还集中在京城之中,但玹羽却想了解明洲之外的事。

难得看到玹羽有学习的欲望,玖羽赶紧命人拿来一张虹国地图摊在圆桌之上。

虹国位于穷奇大陆东侧,分为二十洲。王室所在的明洲位于最中间,与明洲接壤的是位于北面的邈洲,东面的岁洲、郁洲,南面的多洲,西边的权洲和庄洲。

鼎洲位于虹国最北端,匡洲则在最南端,东西两侧的荣洲和业洲已经被它所吞并。

最西边有赜洲、维洲、问洲、炚洲。最东边有奎洲、由洲、征洲、佖洲。涞洲位于西北侧。

这张地图玹羽已不知看过多少遍了,但此时与洲侯们会面,他还是希望能将他们一一对号入座,只可惜现在身边只有五位。

这也让玹羽切身体会到,虹国因为内部的纷争,王室实际掌控的范围已经缩小到围绕在明洲四周的这五洲了。

“多洲这次是否也在上谏团之中?”

玹羽看着地图问道,与明洲接壤的只有这一洲不在王室阵营之中。

玖羽摇头:“没有。”

“哦?”权侯仍旧抱着双臂一脸不解,“臣记得第一次上谏团来时,这个多洲是仅次于匡洲的嚣张啊。”

“谁让他也挨着匡洲呢,没有像荣洲和业洲那样被吞并已算是幸运了”,说话的庄侯一脸厌恶,“这个多洲之前经常骚扰我们庄洲边境,刚开始只是抢抢百姓的粮食,到后来变本加厉开始杀人放火了。

我们庄洲奏报太后打算好好教训他们一顿,军队臣都抽调好了,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太后的批准。

臣忍无可忍,打算先发兵再向太后请罪,但没想到就在这时,臣接到了多侯暴毙的消息,而之后多洲也再未骚扰过我们庄洲。”

庄侯说着,露出一脸疑惑:“臣本以为多洲的继任者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或许还会接受王室的招抚,也试着派细作去打探。

但除了打听到现任多侯是个三岁稚子外,其他的一律不得而知,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将消息封锁得这么彻底的。”

说完,庄侯望了眼身旁的郁侯,作为也和多洲接壤的郁洲,似乎也面临了同庄洲同样的问题。

而郁侯此时又开始把玩他手中的折扇,只是不发一语。

“一个稚子能做什么,一定是有个高人在背后驱使他。”权侯插嘴道。

“我当然知道,但就是查不出这个人是谁。臣向太后奏报过,但太后似乎不感兴趣。”

邈侯也是一脸不解:“这是将多洲大权收回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为何太后要放手?多洲正好位在明洲南侧,如果他们归顺,也可防范南边的匡洲。”

“这个多洲水一定很深”,庄侯喝了口茶,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喉咙,继续说道,“表面上看似与各洲都和睦相处,但臣看他背地里一定与匡洲有所勾结,否则他也难免会步荣洲和业洲的后尘,被匡洲吞并。”

洲侯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玹羽一边听着一边在地图上移动着视线,直到“涞”字映入眼帘。

“涞洲、涞洲现在如何?”

正在讨论的洲侯听到主上的发问都闭了嘴,将视线转了过来。

“涞洲现在有点乱”,邈侯也看着地图,而权侯也赞同地点了下头。

这两洲都与涞洲接壤,看样子都对这个邻洲有所不满,“涞洲现在各处都有暴乱,百姓为避祸,出逃邈洲和权洲的有很多。”

“没错,希望那个涞侯振作一些,不要再给我们两个邻洲添麻烦了”,权侯一脸怨气,“大量难民涌进来,食物、住处以及医疗药品都要提供,还会引发一些案件,现在的权洲已经到极限了。”

“不过现在跑到邈洲的难民已经很少了”,“邈侯望着权侯,“听说是涞侯采取强制措置,禁止本洲人擅自离开。”

“他再不采取点措施,涞洲就快成无人区了。”

“涞洲的事,母后知道吗?”

玹羽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妹妹,但玖羽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太后是不是想放任涞洲自生自灭?”

庄侯看似不经心的一句话,实则正中靶心,玖羽再次点了一下头。

“王室现在根本没有余力去管涞洲,涞侯如果自己处理不好,到时定会向别人求助。”

“可是殿下,我们无法确定涞洲会向谁求助。涞洲除了和我们权洲还有邈洲接邻,和鼎洲还有赜洲也是相邻的。

如果涞洲要是和这两洲扯上关系,麻烦不就更大了。”

玹羽将视线从涞洲移到了赜洲和鼎洲上。

这两个洲虽然从未参加过上谏,但是玹羽的登基大典也未参加。

鼎洲是太后的出身地,而玹羽自己为何会被送进妖林中抚养,他已经从昔庭那里听说了。

但是鼎洲为何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他就不得而知了。

玖羽似乎也不知道个中缘由,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邈侯。

邈侯虽然面露难色,但还是开了口。

“先王过世后,太后就开始制裁鼎洲,而且都是以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强行征收土地、迁移人口、苛收重

《虹国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