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血色浪漫 总攻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天然受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

玄幻言情连载中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由网络作家Ice Rose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文,南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这天是欧文·查尔斯有史以来最悲哀的一天,明明就是军医,还跟着四个感觉完全不知道疲惫的军官连跑带拖地完成了两组标准长途越野训练。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5 06:03: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由网络作家Ice Rose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文,南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这天是欧文·查尔斯有史以来最悲哀的一天,明明就是军医,还跟着四个感觉完全不知道疲惫的军官连跑带拖地完成了两组标准长途越野训练。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免费试读

这天是欧文·查尔斯有史以来最悲哀的一天,明明就是军医,还跟着四个感觉完全不知道疲惫的军官连跑带拖地完成了两组标准长途越野训练。

“少校,”一回到营地,参谋长就马上叫住他,“麻烦您过来一下。”

“嗯,”诺曼少校脱掉外套,立即走了过去,剩下四个人撑着膝盖喘气。

青年中尉知道欧文的状况,和其他人打了个手势后,便将欧文扶回到营房:“好了,今天我是医生了。”

“噢,让我想想,膝盖外……”

“好了,我学过这方面的基本护理。”青年中尉轻轻屈起他的腿,“你不适应这样的大幅运动,受伤最重的肯定是膝关节——当然,更麻烦的还是腱鞘炎——希望不会太糟糕吧。”

“嗯。”欧文其实并没有怎么再听,一方面是心肺状况还没恢复正常,而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惰性。现在其实早就到了他的工作点,但知情的同僚都不约而同地帮他分担着工作,以至于他感激不已不假,但还可以舒舒服服地靠在躺椅上。

“感觉好些了吗?”青年中尉问。

“好多了。”出于责任感,欧文还是决定回到工作,“我想我应该早点回去,不然其他人会有负面情绪。”

“真的吗?”青年中尉顺手捻过一张放在纯粹只能算是置物架上的字条,“那这是什么东西?”

欧文接了过来:

“[字条]安心歇着,其他事我和N会帮你。——A。”

“靠——谁把这事告诉他们俩的!”欧文看完,立即塞回口袋。

虽然不留神爆了粗口,但听得出来,话语里,更多的,还是感激。

“介意我打听一下N和A是哪两位吗?”青年中尉一边帮他放松小腿一边问。

“N是尼尔,A是安德烈。”欧文说,“都是我的同僚,和我关系不错。”

“哦,那你为什么还要给安德烈写信?”青年中尉顿了一下,“我上次无意看到,你有一封写着‘A.C.’的信件……”

“不,‘A.C.’指的不是安德烈。”欧文忽然起身打断道,“先这样吧,我还是先去一趟医务处……”

“查尔斯医生,”南希中尉却突然走了进来,“可以占用一下您的私人时间吧?”

“如果是医疗方面的话,我们可以到医务处……”

“拜托了,我也希望军营里可以有哪怕一名女医生,”南希中尉定定地说,但失落的情绪还是不自觉流露,“当然是没有——但,我这么说您应该能明白我为什么需要一个私下的医生——”

“医务处有女护士,小姐。”青年中尉淡淡地说。

“我需要的是一位医生,而不只是一名护士!”南希突然瞪了他一眼,眼里甚至带着血丝,连略带沙哑的声音都有些破音;欧文见势不妙,赶紧打圆场道:“我可以帮您,南希·盖伊——中尉,您就先离开一下吧。”

“嗯。”青年中尉读出了他的意思,没再为难;南希看着他走得足够远,才转过身,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欧文身上。

“您有什么需要帮助?”欧文问。

“我想,”南希·盖伊微微侧过脸,“刚刚那位中尉昨天朝我的腰跨侧踢了一脚,好像不只有外伤。”

*

“上面是不是来新的通知了?”弗兰克问。

“对,”参谋长摊平地图道,“我们的负担很大,现在不仅是守住这条防线,为了尽量减小敌方援军到达后的影响,我们还必须拿下前面这三个据点。”

“都挺易守难攻的。”弗兰克看了看地图,“一定要吗?”

“对,按上面的消息通知的话,如果我们不能再援军到达前攻下它们,恐怕很难再守住这条防线。”参谋长说,“据可靠情报,D.L联军的援军至少需要32小时到达这里;”参谋长说,“但也有一些情报显示,2号据点可能藏有大量军备资源,可以优先突破。”

“不用,”弗兰克不知不觉竟已迅速计划好决定和方案,“既然3号据点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就先不要动它;马上集结队伍,1、2号,两个据点,同时进攻。”

“但这战线拉得太长了,”参谋长蹙起眉道,“防线过于薄弱,相互的进攻也很难照应上。”

“进攻是做好的防守。我们最多只有不到32小时,必须速战速决,不需要再相互照应。”弗兰克重新披上外套,“你帮忙处理好其他相关事宜,我去下集结令——至于其他那些还在调拨过来的人员,统统不要等!”

*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昨天那件事后,天空就再没晴朗过的样子。天空总是趴着一片片阴云,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下雨的样子。

但这些,再从营房里出来之后,就没什么还能和南希·盖伊的神色相比了。

几分落寞,几分绝望。

乌云要是阴沉成这样,恐怕早就大雨倾盆了吧。

“事实上,我后来折回去时,听到了你们的一部分谈话。”青年中尉不知从哪个方向忽然走到了她身边,“你胯骨——没事吧?”

“胯骨还好,但,”南希冷漠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噢,我明白了,你知道的。”

青年中尉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短暂地沉默了片刻。

那一刻,阴云间阳光的斑驳碎影从他们头上掠过。

“我看得出来,你很想要我向你说‘对不起’,”他再开口,却忽然转身,“但是,我不会这样做。”

说完,他不着痕迹地从她身边离开了。

……

弗兰克的集结非常迅速,所有军士几乎都没花多少时间就清楚了自己的任务。

“不需要过多准备,拿出所有爆发力,力求最短时间以闪电战术拿下两个据点。”他说到这里时,宝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一股不容抗拒的光。

欧文出来的时候,青年中尉正在装甲车上上上下下。

“嘿,查尔斯医生,现在可不是忙里偷闲的时候。”青年中尉说着,但上半身已经不自觉朝欧文·查尔斯的方向倾了倾。

“听着,我知道集结情况和这一次的任务——”欧文说,“好吧,这比‘减压笑话’还无聊,只是,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关于青年中尉先前和他说过的关于家族渊源的事,还一直萦绕在心里。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青年中尉勾了勾嘴角,“但心再也见不到我?”

“虽然战前和你说这个可能不大合适,”欧文深吸了一口气,“但我在陆军待了也有段时间,很多时候,我还是选择面对现实——拜托,我不想……”

青年中尉眨了眨眼睛。“事实上,”他刻意撇开那个话题道,“我喜欢这样无所顾虑的疯狂战斗。”

他的眼神很澄澈,甚至有些桀骜的笑让欧文甚至没法再开口。

“好吧——你和诺曼少校,简直如出一撤。”欧文只有就这样有些尴尬地自嘲道。

“说说呀,是——诺曼少校和我有什么相似之处?”青年中尉也不希望他太尴尬,便顺着话题说下去。

“不少人都认为诺曼少校不适合待在AM守军,”欧文耸耸肩,“他明显的强攻型战略风格在以防守为主的军队里总是让人放心不下。”

“但他几乎没有失败过,不是吗?”青年中尉远远地望了望弗兰克,“他是个好的领袖,知道怎么利用心理。”

“就比如说现在,”青年中尉又补充道,“集结的时间很多人都关注进攻的胜败,但少校直接下压了时间目标,所有人不仅转移注意点的同时潜意识中将胜利定为结果,还在此基础上开始追求胜利质量——这也是一种对内战术。”

“挺不赖呀。”欧文笑了笑。

“只是……”

“嘿,”青年中尉的肩膀突然被南希中尉狠狠拍了一下,“你打算在这聊到什么时候?”

“上一秒。”青年中尉反手冲欧文作了个“再会”的手势,随即和南希中尉消失在了装甲车上。

……

说不近人情也好,说营造气氛也罢,反正变化无常的天气没多久就开始往下掉雨点。

“噢,不是吧,我们居然攻侧翼。”青年中尉轻蹙着眉喃喃道,“还和你们同步行动?”

“怎么了?”南希中尉不悦地斜睨了他一眼,“担心照应不够?”

“少校不都说了以闪电战术,需要那么多照应干什么。”青年中尉顿了一下,随即又话锋一转,“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到时候我让我的人偏到西南侧,你和你的人保持在东北侧,这样到D6区域之前可以帮你们可以轻松一些。”

西南侧……南希有些不明就里,也没再反驳什么;但当她微微侧过身,车上的数据仪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

“[数据]西南风,4级。”

……

晚霞很暗淡,看得出夕阳已经完全隐没于地平线。停车时,已经是傍晚。

“到山口了?”青年中尉问,时间似乎比他想象的短一些。

“嗯,没错,接下来就是步行行进地带。”弗兰克有点远远地回答道,接着便是稳稳当当的命令,“全体下车,列队!”

这个山口相当于最后的缓冲地带,队伍会在这里开始兵分两路,也等于是最后的就绪。

而且,很显然,敌军对这里的一切还没有什么察觉。

南希直到下车才明白青年中尉话里的意思。山区的气温很低,再加上昼夜的温差,以及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虽然雨点不多,但冷冰冰的,西南风卷夹着往身上刮,不经意间竟偶尔打了个寒战。

当然,毕竟都是军人,这些微乎其微的的环境阻力实在算不上什么值得太多关注的;只是南希现在的身体状况,显然不太喜欢这样冷飕飕的感觉。

“我再重复一遍吧,”青年中尉从后面走上来道,“你和你的人,保持在东北侧。”

“这不对,”南希中尉淡淡地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