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蝶为谁舞》蝶为谁舞的下一句是什么 Mary 蝶为谁舞GAY吧

蝶为谁舞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易锋,祸闯的小说是《蝶为谁舞》,它的作者是微娜菲菲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小吃摊前云儿给宝儿买了一块发糕,宝儿舍不得吃光,将发糕分成三份,一份给云儿,一份留着带回去给娘。 没想到刚走不久,竟有个她们不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6 00:07: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易锋,祸闯的小说是《蝶为谁舞》,它的作者是微娜菲菲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小吃摊前云儿给宝儿买了一块发糕,宝儿舍不得吃光,将发糕分成三份,一份给云儿,一份留着带回去给娘。 没想到刚走不久,竟有个她们不

《蝶为谁舞》免费试读

在小吃摊前云儿给宝儿买了一块发糕,宝儿舍不得吃光,将发糕分成三份,一份给云儿,一份留着带回去给娘。

没想到刚走不久,竟有个她们不愿意看到的人出现了。

“哇,云儿,你哪来钱买这么好的布啊,哦,那死婆娘说家里没钱了原来是骗我的,看我不回去打死她。拿来给我拿去当了还能得当赌本。”朱大牙凶神恶煞地说,想过来抢那布。上次他回去已经是半年前了,几将将家里撅地三尺,把能卖的扛得动的东西全卖了,若不是知道云儿有点武功,他奈何不了她,他早就想把她也卖了,至于宝儿……看看还是算了,先让她再长两年,怎么说也是自己生的。

“爹,这是帮隔避家春姐买的。”宝儿说。她将布抱到怀里,如果爹敢抢,自己就死抱着不放,最多他连自己也卖了。

“小春自己买东西不会自己来买啊,用得着你们?”朱大牙对宝儿还是不错的,但是为了将那匹布拿到手他可不要相信她。说完伸手出来抢。

这时一队马队经过,把路中间拉扯的三人隔开了,云儿忙施展轻功带着宝儿离开。朱大牙想不到半路杀出这些人,坏了他的财路,气愤难挡,决定晚上回家打老婆。

云儿和宝儿小跑着躲了起来,好不容易走过了几条街,知道那爱赌如命的父亲是不可能找得到她们的了,于是悠闲地逛着。两人没走多远,那批马队又出现在她们眼前了,街上本来就拥挤,路人奔躲着,有个带着孩子的妇人倒地,眼看马就要踩到她了,云儿一跃,便跃到那马前面,一掌打在马脖子上了,马儿吃疼地抬起前腿硬是向后退了几步。

“大胆。”马的主人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他红着眼喝道,他活了二十几年,可从来没有人敢跟他作对。身后的十几个人也纷纷下马,朝前走来。有的将男子护住了,有的围了过来。

“不想活了小子。”那些人凶神恶煞说着就要冲上来打她。

“慢着,”马主人又喝停了那些人,他打量着眼前的这娇小的人,一束黑发扎在脑后,大大的眼睛,挺挺的鼻,小小的嘴儿粉红粉红的,身上穿着一套粗布男装,一块丑得可以的粗布扎在那纤细的腰上,哪个笨蛋说这是个男人了?为了确定猜想他不得不开口。

“你打伤了我的马。”

“马儿不是好好的吗?是你的马儿值钱还是人家大嫂母子的命值钱了?”云儿人见多了,这么横的还是第一次见。

她回头一看,那对母子已经逃得没了踪影。

玄清确认这是个姑娘,还是个长相极美的姑娘。

“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赔给我损失。”男人浅笑着说,对于一个敢得罪他的美女,他很感兴趣。

“请问你损失了什么?”云儿才不怕他,长得人模人样,却是个仗势欺人的主,真不是个物,师兄最讨厌这种人了。所以自己也要跟师兄一起讨厌。只要是师兄讨厌的自己就讨厌。

“我的马受惊了我也受惊了,你说你该不该给爷我压压惊呢?”男子想不到眼前的小女娃还挺有脾气,很好,他更喜欢了。

“笑话,你不是坐这里好好的吗?再说了你不也让我受惊了?”说完转身走掉。

“追!”

那些人得到命令嗖一声全部上马,云儿忙抓着妹妹跑起来。

她时不时回头,看到这些人,比平日镇上那些收保护费的太保和差役们还要蛮横,竟不顾上老百姓的死活在大街上策马奔腾。云儿没办法,只好施展轻功飞快地回到了家。

回到家她忙拉着娘与妹妹上了莫邪山,这次,祸闯大了,那些人来头不小,若是他们不罢休,定会连累娘的,所以她不得不早早打算好。再说了,爹今天那表情,今晚若是他赶回来,娘也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她不敢跟爹还手,却不得不保护娘。上了山,别说爹了,一般身手的人也别想上来。

她本想带母亲和妹妹去师父那里,只是山太高了,带着她们她根本飞不动,再说了,师父在半山腰设了机关,不给外人上去,她只好把母亲与妹妹按排在半山腰的洞里。

飞奔回家收拾好要用的东西并且布置好家里很久没人住的假象,这样那些人就以为她们一家早就离开了,不会在附近搜寻她们。

她搬好东西到山洞后忙找师父,与师父说自己闯了祸,师父没什么表情,只是让易锋去半山腰帮云儿的母亲装钉房子。

事情发生了就发生吧,没什么大不了。师父说。嗨,师父怎就那么看得开呢?这不像是他的作风。

可是让师兄帮忙钉房子,那真是太好了,自己就可以多粘一会师兄了,师兄啊师兄,呵呵。

云儿花痴地笑了几下,易锋忙拿根草敲她的头。

“钉子啊。叫了七次了。”

“七,七次?”云儿伸出手指数了数,七次,还真多。

“做事的时候认真点,省得等会打到手。”师兄责备。“拿来。”

“什么?”云儿还是愣了。

“钉子。”师兄几乎翻白眼了,从梯子上跳下来。

“你这小脑瓜在想什么?嗯?”师兄又露出了那招牌笑容,好看啊好看,好看得云儿的口水要决堤了。

“想……”你字还没说出来,看出了师兄奸笑的脸几乎贴到她脸上了,忙将钉子全丢给他。“你想要全给你。”说完羞红着脸跑开。

易锋的脸似乎抽筋了,刚才,云儿因为他们的脸靠得太近而害羞吗?云儿啊云儿,师兄跪求你不再那那么娘了好不好?真受不了。

师父给师兄算好了出门远行的日子,云儿心里犯难了,该不该与师兄说自己的事呢。

跟在师兄后面,走在屋外的走廊上,自己走两步才能跟上他的一步,看着他那长长的腿,自己很难跟上,走到门口,云儿叹了口气。

“咚。”头撞在他的背上。

“云儿,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啊?”易锋突然又觉得云儿好怪。

“师兄,你真的不带云儿一起出去吗?”她不要和师兄分开,万一师兄看上了别人,自己还不伤心死了。

《蝶为谁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