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第一女状元》中国第一位女状元 YAOI 重生第一女状元免费阅读

重生第一女状元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重生第一女状元》是乐德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老二,王玉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呀,颠轿子啦!”不知道哪位看热闹的大娘喊了出来,声音的穿透Xing简直不要太好。 舒老二心里略微有些不喜。他以为是舒老三自己暗掏腰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8 12:08: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重生第一女状元》是乐德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老二,王玉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呀,颠轿子啦!”不知道哪位看热闹的大娘喊了出来,声音的穿透Xing简直不要太好。 舒老二心里略微有些不喜。他以为是舒老三自己暗掏腰

《重生第一女状元》免费试读

“呀,颠轿子啦!”不知道哪位看热闹的大娘喊了出来,声音的穿透Xing简直不要太好。

舒老二心里略微有些不喜。他以为是舒老三自己暗掏腰包颠的轿子,或找舒老太太要求的。

舒老三却很惊喜,以为是家里人给他长脸。

晴岚也很欢乐,看着那轿子颠的跟翻棉条似的,什么十八式啊,龙摆尾啊,凤抬头的,花样百出,还有隐约新娘子被惊吓却不得不忍耐的叫声,晴岚心里乐开了花(某人:你怎么从小就辣么坏!)

颠了约么一刻钟,喜轿继续往前走。到了胡同口,鞭炮霹雳吧啦响起来,一群孩子挤上来抢喜钱。

喜钱准备的不多,但认真的孩子们不放过任何旮旮落落,王玉芬的轿帘都掀起了,还有孩子在低头找钱。

“看新娘子咯~”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大家的注意力才转向新娘子。

王玉芬显然还晕着,一出轿,脚下绵软,差点扑倒,还好舒老三手疾眼快地接住她,晴岚很是惋惜没有看到狗啃...的经典桥段。不过这姿势显得有些暧昧,在旁边看热闹的某位大娘叫道:“哎呦~~~这刚下轿就往人怀里扑啊,还没拜堂呢就等不地啦~~~”音尾拉的老长,这是明目张胆的讥笑新娘子的人品啊。

晴岚和周围的群众大乐,舒老三的笑容有些僵。

刚走到胡同口,王玉芬再忍不住,弯腰扶墙呕了出来,可她早上什么也没吃,只能干呕。

那大娘又怪叫:“哟,别是有了吧!老三有福啦,怀着喜来哒~~~双喜临门啊~~~”,音尾拖得别有深意。吃瓜群众更乐。

晴岚真想为这位大娘拍手叫好,这简直是活生生的打脸啊,啪啪响啊,这话的意思就是王玉芬婚前不检点,对于这个声誉大过天的时代的女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啊!

舒老三脸气的脸都青了,觉得王玉芬让他很没脸,拽着她手腕大步往里走。

晴岚不去挤到前面看他们拜堂,让舒老二抱她进喜房里等,没过一会,脸色稍霁的舒老三拉着蒙着盖头的王玉芬进来了。晴岚找好了角度,等看揭下盖头的王玉芬的表情。

脸色很白!皱着眉头!神色郁郁!心情很差!

哦~哒哒,晴岚心满意足了,开心地迈着小短腿回自己屋午睡。(孩纸,你这种心态你爹娘知道么?)

不过他爹也没有功夫去知道了,舒老二为了自己的亲弟弟能早入洞房,喝趴下了二十多个大老爷们,他自己也成功断片了,吐了大半夜。潘氏一直在照顾他,第二天,俩人都顶着宿醉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大早,新人来敬茶认亲。

王氏的眼下有点青,即使敷了粉也没盖住。她低头顺眉的给舒老爷子和舒老太太端茶。敬完茶,改了口,跟着舒老三叫了一圈人,仪式就算结束了,双方都没准备礼物,也没期待。

潘二娘和舒老二抱着俩孩子回屋,收拾一下准备上班,晴岚再三叮嘱她,别忘了拿牛肉干回来,潘二娘被她烦的不行,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个馋闺女!”说完转身离去。

(晴岚:娘咧,我这次是真冤枉啊!)

临近中午,潘二娘忙完手上的活,插空去找酒楼掌柜,说给她留一盘麻辣牛肉,钱从她工钱里扣。每次看着拿回去的麻辣牛肉被女儿小心翼翼捧着、舍不得吃的样子,让潘二娘有点小心酸。她也经过大灾年的苦,才下定决心要当厨子的,不是有句老话这么说的么:大旱三年,饿不死厨子。说完准备回后厨,忽然瞥到大门口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舒二姑!

看样子像是夫妻俩要请什么重要的人吃饭。心里顿时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扭头对掌柜道:“周大哥,你别让那伙人来吃饭,你说包间都满了,座都订出去了。”转身要走,又回过头来嘱咐到:“若那媳妇要找我,你就说我在后厨干活呢,不得空。”说罢匆匆走了。

周掌柜苦笑不得,不年不节的,大中午的没了包房,让人家还以为他店大欺主呢!可潘氏来这七八年了,从刚来时的一个小丫头片子挣到如今的白案师傅,从来不是个胡闹台的人,只好打定主意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掌柜的,要个好点的包间!”舒二姑父挑着眉十分豪气的样子。

“不好意思了各位,今儿不巧,包间都定出去了。”周掌柜作揖道。

舒二姑父的脸瞬间不好看了,立时要说些什么,却被舒二姑上来扯住了袖子。舒二姑对周掌柜挤出一个不大真诚的笑脸,攀道:“我弟妹在你们这上班,上次俺们岚岚百岁您还上家来过。您还记得我不?”

“哦~~~”这个字拉的有些长,他看出这人是谁来了,大车店的季老二,出了名的混不吝,和她雁过拔毛的媳妇舒氏。

“不好意思,今天是真没地方了。“周掌柜寸步不让。

”那,我找我弟妹说句话,烦劳帮我叫叫她。“舒二姑并不死心,打算让潘二娘出来给她做脸。

”既然弟妹在这上班,更应该知道本店的规矩,上班时间~”周掌柜打了个顿,“可不是用来走亲戚的。”周掌柜不卑不亢的回绝,说完笑着看向舒二姑。

舒二姑:...

她刚才似是看见潘二娘了,一打眼过去了,并不真切,也不敢确定。舒二姑脸色变了又变,深吸一口气,终是拉着季老二和客人走了。

趴在二楼偷瞄的潘二娘舒了一口气。不过,这事儿还没完。

潘二娘下了午班回家,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看到往日里站在大门口等她下班的舒老太太。东跨院里也安安静静的。潘二娘放轻脚步,拎着食盒往堂屋走去。推开门,堂屋里并没有人,潘二娘把食盒搁在饭桌上,又往里屋走。

掀了帘,舒老太太正躺在炕上,半闭着眼,听见潘二娘进来,眼珠子都没抬。

“娘”,潘二娘上前打了个招呼。

舒老太太眼珠子没动也没言语。

“娘?”潘二娘往前探了探身子,又叫了一声。

舒老太太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再没个回音。屋子里一时静默,潘二娘心下莫名其妙,退了出来,往自己院子里走,边走边想。

推开门,晴岚正端坐在炕上等她。

“娘,冷。”晴岚指指炕和炉子。

潘二娘一滞,意识到炉子灭了,平时回来舒老太太都会烧的暖屋热炕的,今天是怎么了?两个孩子还小,冻病了可怎么办!今年的煤还是潘大舅运来的,没管舒家要钱,整整两大车,烧到明年二月没问题。

潘二娘快步走上前,先是检查了女儿的棉袄,穿的挺厚,又去看儿子,发现儿子身上也搭了两床小棉被,问道:“谁给你穿的大衣裳?”

“我。”晴岚指指自己。

那儿子的被...不用问,肯定也是闺女给加的。

潘二娘心下更疑惑,开始添炉子,等火着上来,又问:“今天谁来了?”

晴岚终于等到她娘问这事了!

“我二姑和二姑父!他们一来就说你..”巴拉巴拉,晴岚把刚走的舒二姑的话学了一遍。

舒二姑来的时候,晴岚正在吃舒老太太给她煮的苹果,舒二姑看见她更是怒火中烧,狠狠戳了她一下头芯子。

舒老太太赶忙上前把她拉开,小孩子的头骨很软,头芯子是死Xue,使劲摁会把孩子摁死的。(舒老太太:我娘跟我说的,别忘了,我可是会偏方的人)

晴岚一痛,眼泪哗就下来了,她来这里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被这么对待!她莫名其妙的瞪着舒二姑,吃个煮苹果我招谁惹谁了!这苹果又不是你们家的!

舒老太太呵斥了一句:”有话说话!冲着个孩子使什么彄!?“

舒二姑一屁股坐下,拍着大腿哭道:“娘你是不知道啊...“开始破口大骂。大意是潘二娘看不上她这个二姑子,去吃顿饭居然被哄出来。

“我看她潘德贤根本不贤!这是看不上咱老舒家呢,上次老家来人给她闺女贺百岁,你看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还挑人老家的礼儿!娘啊,她这是看不起爹呢!她每天拿回点剩饭剩菜的打法你,就让你跟老妈子似的伺候她,伺候她闺女,她当你是叫花子呢!”

听着听着晴岚就发现不对味了,这是干啥,挑拨离间呐!?

“老二也是个不中用的窝囊废!连自己的媳妇也管不了,这种婆娘就该往死里打!谁家媳妇子的嫁妆不是攥在婆婆手里啊,就她潘德贤个掰?她是多个鼻子还是多个眼啊!她攥着嫁妆想干啥?想养野男人啊...”巴拉巴拉...晴岚惟妙惟肖的学了个十成十。

潘二娘听的青筋直跳,脸色铁青。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对舒家掏心掏肺,对婆婆像待自己亲娘,而婆婆刚才的态度和表情,明显是听信舒二姑了。

晴岚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为啥?

因为潘二娘太傻了!傻的她都看不下去了!你以为掏心掏肺就能换来婆婆当亲娘般的为你着想么?你以为做的这些就能换来舒家一大家子人的一句好么?不!舒家人更嫉恨你了!

你以为舒老大和舒老爷子吃着山珍海味就记你的好么!错!!!吃了你的饭用了你的钱,还在背后撺掇舒老二,说你坏话!若不是舒老二的维护,你以为这冷Xing冷情的一家人会这般捧着你么!?他们拿你当傻子呢!

我今天索Xing揭到底,让你看看这血淋淋的事实!

接着,晴岚又跟潘二娘学,舒老爷子是怎么教育舒老二收拾媳妇的,舒老大怎么教训舒老二妻管严的,秦氏怎么在背后抱怨潘二娘的,舒老太太在刚才怎么一声不吭的...

听的潘氏呆了很久,她相信晴岚这些话是真的,因为她还那么小,不是听来的怎么会说得出来呢

《重生第一女状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