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紫薇》紫薇大帝是谁 全文章节 紫薇女王受

紫薇

仙侠连载中

完结小说《紫薇》是诳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无,云无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此刻云府一行百余人,距离出发已经过去了足足半天时间,若是纵马狂奔,这半日功夫足以行出濮阳城数百里,然而如今夜幕将至,云府百余人却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31 18:0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紫薇》是诳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无,云无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此刻云府一行百余人,距离出发已经过去了足足半天时间,若是纵马狂奔,这半日功夫足以行出濮阳城数百里,然而如今夜幕将至,云府百余人却

《紫薇》免费试读

此刻云府一行百余人,距离出发已经过去了足足半天时间,若是纵马狂奔,这半日功夫足以行出濮阳城数百里,然而如今夜幕将至,云府百余人却仍在濮阳城界之内徘徊。

原因无他!

这百余人之中女眷占了四成,这些云府女眷坐于軿车之内,本就行速迟缓,加之道路崎岖,速度当真是慢的令人发指。

大庆虽尚武之风盛行,可终究是绕不过”女德“这道大坎,本朝自太祖起,这女德之论便恍若一道套在天下女子颈上的枷锁。

太祖在位时,有大贤云“闺闱乃圣贤所出之地,母教为天下太平之源。”

继太祖之后,历任皇帝均奉行此道,谓之“治天下,首正人伦;正人伦,首正夫妇;正夫妇,首重女德。”

故而此行诸多云府女眷,虽各个修为在练气十层之上,寻常三五男子近不得身,却不敢越这**雷池半步。

队列最前端,烈字辈的叔长们聚在一起,驽马徐行间彼此谈笑风生;队伍正中,三十余乘各色辎軿步帐,均有六匹骏马拉着,卷着似有若无的香风。

剩下的和云无悲同辈的族人只好耐着Xing子,跟在队伍末端,有些年轻气盛的,彼此拉开马距,相互追逐、策马狂奔。

“无悲,照这速度,等到了清风峡都猴年马月了。”云无病打马上前,与云无悲并道按辔徐行,嗡声抱怨。“可别等咱道了清风峡,这听云碑盛事已经谢幕了。”

云无悲听闻不禁失笑,提鞭指向队列最前一众烈子辈长辈,莞尔道“无病你看,众位叔伯不也如此缓行么。倒是你这急躁的Xing子,真要改一改了。”云无悲话毕,忽又转而问道“清风峡、听云碑。听你语气像是知道其中内情,不妨与我说说。”

两人身后,云无忌几人紧而随之,见着两人说的热闹,也凑上前来,刻意压低语调,显得异常神秘。

”兄长可曾听闻“仙”么?嘿嘿。”

“自然,市井传言,这世间有仙,能出入青冥,摘星拿月。可与天齐寿,长生不陨,好不逍遥!”云无悲接口道。

云无忌此行,破天荒得不曾乘坐其剑齿虎坐骑,反倒一身书生装扮。此刻施施然打开手中折扇,挥扇轻摇,对几人指点江山。

“升斗小民无知,将那些人谓之仙,其实你我均知,不过是与我等一般的修士罢了。练气修士寿元百载,筑基大修寿元两百有一,似咱云府高祖、天祖几位金丹真人据说寿元逾五百载,修到高深处,倒也算得上是与天齐寿,长生不陨。”

其实几人知道,修为到了金丹境界,寿元绵长,又可凌空飞渡,于凡人而言,实与仙人无异。

”昨日听父亲说起,大庆立国之前,这九州庆土之上以有一宗,名曰听云。”

云无忌话音顿了顿,又道:“据说这听云宗乃是大庆九州之上的仙人宗派,平日里远离红尘俗世故而名声不显。大庆立国之后,此宗遣下门中大能,于我大庆九州之内各放置了一尊神碑,其四周布下通天云路。每逢甲子年,这云路大开,不论何人若能踏上云路,从此平步青云,甚至有机会拜入这”听云宗“门下。”

听闻此言,云无悲心中一动。

突然想起多日前,那些葬身濮阳的玄阴圣宗圣使,当日父亲与十三叔失态的摸样至今仍记忆犹新。十三叔曾言,玄阴圣宗实掌大国有三,大梁只是其一。历代梁庆两朝纷争皆因玄阴而起。

倘若真如十三叔云烈袆所言,玄阴圣宗如此强横,大庆为何经数百年岁月而不亡?且大梁国力昌盛,下辖整整一十八州,不论领土、国力,大庆实难与之相抗。然而历次大梁扣边,虽爆发过无数大战,却每每雷声大雨点小,草草了事。

当日,他便有所怀疑,在大庆之内,必然有一股神秘的势力,可与那玄阴圣宗分庭抗礼。而今忽闻”听云宗“,云无悲心中疑惑,犹若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云无悲下意识举目望向队列正中那架青幔金軿,临行前父亲等人特意叮嘱,令云无悲带上韩露晨妹子,此时,她正在那架金色軿车之内。

就在此时,身后马蹄声频频急响,不过几息功夫,身后有十余人便策马扬鞭,卷起阵阵烟尘,行至云无悲等人身前。这十余人中,为首之人正是”天公子“云无天,余下之人均与云无天形影不离,以其为马首是瞻。

”见过无天兄长。“

云无咎恻目扫了这些人一眼,脸上笑意淡去,回身看向其身侧的云无忌,只见其面色骤然铁青,额上青筋暴起,手已然落在腰间的九齿连环大刀之上,忙死死拽住云无忌衣袖,冷然拱手作稽之后放缓马速,将云无忌远远隔开。

”什么兄长,呸!“

云无病虎目圆睁,一扯手中缰绳,胯下骏马吃痛,鼻中一声嘶鸣,前蹄扬起,落下之时,马蹄堪堪擦着云无天身后一人的脑袋落下,惊得此地众人一阵惊呼不止。

而后,云无病肌肉虯结的臂膀猛然用力,随着胯下骏马嘶鸣之声再起,身形突然横在云无天身前,抬眼望向这些人,眸中满含厌恶之色。

“云无天,你也配这兄长二字,不过是只衣冠禽兽罢了,哼。”

先前险险避过马蹄的那人直到此时,方才缓过神来,面色骤然狰狞,“锵”得一声,腰间佩剑抽出一半,却猛然想起这云无病的身份,强自按下怒意,冷笑道:“云无病你这蛮子,竟敢辱及无天兄长。若非你父执掌族中律殿,今日定然要打烂你这张臭嘴,让你跪地求饶不可。”

听闻此言,云无病回身一鞭,马鞭在空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嘴角泛起冷笑,不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数三息,若还不滚,今日就敲断你的狗腿。”

当下,气氛突然紧张起来,云府队列末端之人,俱不约而同的放缓马速,远远吊在后面,以免被殃及池鱼。

其中一人压低声音,哂笑道”漫漫长路,不想还能有好戏可看,当真是不虚此行,嘿!那云无天这些年修为暴涨,只怕云无悲会吃个暗亏呢。”

“什么好戏?”另一人眉梢一挑,失声笑道:“那病阎王-云无病看似暴躁莽撞,平素里行事却粗中带细,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挑衅在先,嘿!他二人恩怨由来已久,咱们云府的天公子也不是蠢人,如今长辈俱在此地,打不起来的,我等静观便是。”

果然,见此地气氛骤张。

云无天暗忖,若真是起了冲突,回府之后定然累及双亲。

他云无天之父,虽贵为云府九殿首座之一,出身却终究是一介旁支末脉,这些年,手中握有云府在幽南之地的三成生意,不知惹得多少人眼热,更不知有多少人暗中露出獠牙。此刻只需兄弟阋墙罪成,族中自有无数人能以此为由,将其一家打落尘埃,从此一蹶不振。

况且随行而来的诸多叔伯长辈,其中九成乃是筑基修为,筑基神念延展三五里,最是轻松不过,此间一切如何能逃得过这些人法眼。如今两拨人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势头,众多叔父辈却无一人出言制止。

最可恨的是,队列最前端,几位叔伯正状似热络的拉着其父亲的手臂,谈笑风生,父亲几欲回身却频频被挡回。

云无天暗暗握拳,深邃的眸中狰狞之色一闪而过。

当即,挥手止住身后众人,嘴角泛起冷笑,视云无病若无物,转而凛然盯着云无悲,沉声喝道。

“十载之前那奇耻大辱,为兄至今念念于心,不敢相忘。通天云路上,定当十倍报之!”

《紫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