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宁帝姬》长宁区 18禁 长宁帝姬GV

长宁帝姬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长宁帝姬》的小说,是作者宋蓁兮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她跪在书房前约摸有两个时辰了,滴水未进。 其间林蘅妩偷偷摸摸过来塞给她两个馒头,还未等到她把冷硬的馒头咽下去,便被管事的招呼两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4 00:04: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长宁帝姬》的小说,是作者宋蓁兮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她跪在书房前约摸有两个时辰了,滴水未进。 其间林蘅妩偷偷摸摸过来塞给她两个馒头,还未等到她把冷硬的馒头咽下去,便被管事的招呼两个

《长宁帝姬》免费试读

她跪在书房前约摸有两个时辰了,滴水未进。

其间林蘅妩偷偷摸摸过来塞给她两个馒头,还未等到她把冷硬的馒头咽下去,便被管事的招呼两个凶神恶煞的婆子将她好一番拳打脚踢,打得个半死不活才骂骂咧咧地走了。馒头滚到脏兮兮的水沟里,在她遥不可及的地方,耀武扬威。

苏洛央像一条干涸的鱼,半睁着眼一动不动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气若游丝,动弹不得。林蘅妩扑到她身上嘤嘤地哭泣,细细碎碎的声音吵得她心烦。她张了张嘴,却口干舌燥,气息紊乱。

……好吵啊。

她苍白的指尖动了动,抬起手想要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林蘅妩,她这身子虽然算不上娇弱无力,却也是纤纤少女,哪里承受得住她的重量?

手堪堪停在半空中。

然后她昏厥了过去。

她失去意识前心中所念便是,都说舞姬活得不如狗,果真不假。还有……

……好饿。

*

苏洛央醒来时已是深夜。

她睁大着眼望着天花板,绯红色的帷幔如漫天的玫瑰花瓣般在风中飘扬,荡着勾人的弧度,艳丽而旖旎,却晃得她眼睛疼。她动了动手指,疼痛便沿着指头漫过四肢五骸,眼前被痛觉刺得逐渐清明,记忆才慢慢地开始回笼。

她记得她在颜澈的庆功宴上触了他的禁忌,穿了一身红色的舞衣出现在他面前。本来颜澈目不视物,若无人揭穿也是相安无事,但坏就坏在那个与她素有过节的李沐菲,当众指摘出,令颜澈勃然大怒,险些杀了她。仅仅只是罚跪两个时辰,算是她命大。

颜澈对于红色总有一种变态的痴狂,将这王府的每一寸角落都布上了红色,却从来不许旁人染指,不然她也不会平白挨了这一顿罚。

他就是一个变态。

当她在心底把颜澈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的时候,门动了。着青色襦裙的少女推门而入,面容掩在烛光中,影影绰绰,见她醒来,便疾步上前,放下汤药,欣喜若狂,“洛央,你醒了?”

她张口,喉咙如火焚般炽热难耐,声音嘶哑。

“蘅妩。”

林蘅妩隔着轻薄的衣衫抓过她的手,瞅着她,“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

“那先把药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她的目光徐徐落到被搁置在一旁的汤药上,一顿,“我刚挨了罚,府上之人避我如蛇蝎,又怎会给我治病?这汤药,你从哪儿来的?”

林蘅妩触电般蓦地收回手,将手背在身后,神情慌乱。她扯了扯嘴角,“药房的葛大夫平日里受过我的恩情,这次是他给你开的药。”

她眼神乱瞟,显然是心虚。

苏洛央神色一凛,盯着她掩在衣衫后的手。

“你手怎么了?”

“我刚给你熬药时不小心磕着了,已经上过药了,不碍事的。”她不经意地搓着背后的手,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苏洛央嘴角的笑容慢慢凝固,僵在唇边。她挣扎着坐起来,全然不管浑身撕裂的疼痛,只管盯着她,面容肃然,不依不饶起来,“把手伸过来。”

“洛央……”

她温声软糯地唤她的名字,恍若撒娇,想要她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奈何苏洛央不解风情,油盐不进,冷着脸开口,“手。”

林蘅妩小心翼翼地瞥着她,把手伸过来。她的这个好友,平日里隐忍温吞,却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这次若不是李沐菲那女人在背地里放冷箭,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触了王爷的逆鳞,怎么说也不会让那些人占到半分便宜。

苏洛央望见她触目惊心的手臂,倒吸了一口气。

青青紫紫的鞭痕爬满了手臂,骇人地缠在手上,张牙舞爪。粗粝的手指坑坑洼洼的,殷红的血已经干涸,阴魂不散地粘在手上,生生提醒着她遭受了怎样非人的虐待。

苏洛央心口微微泛酸。

“疼吗?”

林蘅妩抽回手,浅笑道,“我没事,洛央。”

“上药了吗?”

“嗯。”

苏洛央轻叹,最终在林蘅妩的执拗下不了了之,却暗暗记下了那些个人。

林蘅妩出生在贫苦人家,尚未足月便被发卖到王府,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下人时常对她恶言相向,拳打脚踢,很是凄苦,却已习惯。

苏洛央盯着她清丽的侧脸,只想感慨,若她生于富贵人家,不说宫廷侯爵,单是豪门乡绅,依她的姿色与才情,求娶之人怕是早已踏破了门槛,哪里用得上像如今这般,卑贱如泥,仰人鼻息。

可惜。

生不逢时。

她垂首沉思,却不想林蘅妩亦望着她发起了呆。

坐在床沿的少女仅着一件浅紫色的单衣,一根简素的桃木簪盘起及腰的长发,墨发如瀑,三千青丝散落在肩膀。一双杏眼水光潋滟,眉如弯月,肤如凝脂,顾盼生姿。她抚了抚青丝,眉眼一弯,明艳动人,一颦一笑尽显风情。

苏洛央是林蘅妩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她的美,并非是那种咄咄逼人摄人心魄的美,而是如清风般敞亮,如明月般皎洁的美,犹如风光霁月,雁过无声。

“你在想什么?”

她骤然开口。

林蘅妩盈盈笑道,“我在想,若非王爷目不能视物,见了你我见犹怜的这般模样,定是舍不得责罚你的吧,怕是会把你收进房里,我们便再也不用过仰人鼻息的日子了。”

她面色一变,血色渐渐褪去。

“别瞎说。”

苏洛央急急伸出手堵住林蘅妩的嘴,见四下无人,紧绷着的神经霎时松弛下来。她轻叹,眉眼间夹杂着些小心翼翼,“当心隔墙有耳。如今李沐菲那蹄子盯得我们紧,恨不得抓出我们的错处来,还是谨言慎行些的好。”

“我的不是,还是你考虑得周全。”

林蘅妩挽住她的手撒娇,“好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瞎说了。”

她幽幽叹息,“这次我惹怒了王爷,今后怕是不得安生了,一切还是小心为好。蘅妩,我会让李沐菲付出代价的。欺你辱我的那些,我都一一记着呢,总有一天,我会让她还回来的!”

她慢慢攥紧了拳头。

“洛央?”她被她渐渐变得狠戾的眼神吓得一怔。

“蘅妩。”

苏洛央垂下眸子,轻唤她的名字。

林蘅妩偏眸望她,倏然,晃了神。少女如葱玉般的侧脸在跳跃着的烛光下显得越发动人,所谓美人如玉,不及她半分风情。她拢紧轻纱,薄唇微启,却字字诛心。

“我发誓,终有一天,我会让那些践踏我的人,卑躬屈膝,俯首称臣。”

她晦暗的眼眸里蹿动着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她温热的心脏里疯狂跳动。她的声音铿锵有力,掺着刻骨的恨意。

窗外大雨滂沱,春风吹散一地海棠。

骤雨初歇,山雨欲来。

《长宁帝姬》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