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穿越之傲娇世子妃 男妃文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字母文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

穿越连载中

完结小说《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是七歌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月,凤应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扑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花丛里,不一会儿,花丛里冒出来一颗人头,吓的容月拿装着水的茶杯砸了过去,咣当一声,人头落地,花丛

|更新:2020-01-14 18:03: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是七歌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月,凤应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扑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花丛里,不一会儿,花丛里冒出来一颗人头,吓的容月拿装着水的茶杯砸了过去,咣当一声,人头落地,花丛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免费试读

扑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花丛里,不一会儿,花丛里冒出来一颗人头,吓的容月拿装着水的茶杯砸了过去,咣当一声,人头落地,花丛再次剧烈的晃动:“好端端的,怎么就冒出来一个人头”容月定了定神,才看清是个人,略微尴尬道:“我以为是哪里跑来的野猪,跑来……”缓了缓,继续道:“觅食……”

花丛再次剧烈的晃动。

“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好好的大路不走,非跑进花丛,可不就像野……猪么。”容月义正言辞,其实,她很想笑,忍的很辛苦。

君影很配合的点了点头道:“嗯,的确是。”

花丛很没礼貌的再次剧烈的晃起来,半晌,一个身着玄色衣裳的男子走了出来,阴沉着脸,一双吃人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容月,哪里来的不知廉耻的女子,说话口无遮拦,奇怪的是,连世子也跟着胡闹,不免幽怨的看着君影。

君影如玉的手指,纤长分明,端着茶杯,亦是一道风景线:“风华,去备车,回府”

“是,”风华幽怨的小眼神,久久散不开。

“他……他……他……”竟然消失了,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飞走了?轻功吗?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确定没吊威亚吗?

再看君影,神色淡然,显然,是她少见多怪,夸张了些,心虚的别过了脸,不再看他。

君影的嘴角,微微上扬。

“听说你前些日子落水,如今可好些了。”君影淡淡道,片刻,打量了一番道:“看你这样子,倒不像经历了生死”

“死了,很不幸,我又活了,”容月愤愤道,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怪。她是死了一次,漫不经心的看着远方,也不知道,现代的她,现在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已经下葬了。

君影微微一愣,喝了口茶,继续道:“你要是死了,你的那些丑事,也就无人知晓了,如此,也好,你也不必整日缠着我……”

容月一口茶,直直的喷在了君影的袖子上,一张小脸,扭曲的盯着他,整日缠着他,这丫头,生前都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君影无奈的暼了她一眼,从袖子里拿出一条帕子,递给她道:“你弄的,你负责擦干净。”

容月扭曲的小脸,百思不得其解,莫非这丫头生前生扑过他?天啊!那岂不是现在要她负责!一张小脸,神色变换无常。

“前几日,我的胳膊被人伤了,动不了……”君影以为她不肯擦,有意无意的解释着。

“啊!”容月听到了他说的话,看了一眼他的胳膊,哦了一声,接过帕子,胡乱的擦着。伤了胳膊,这才仔细一看,果真,左胳膊一直平平的放着,貌似,一直没有动过。

“好了。”胡乱擦了一下,也就顺势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水珠,自然的将帕子收了起来。

君影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太阳已经落山了,容月想着,再不回去,只怕是王府那个爹,要带人围了这两界山。

“风华备了车,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不介意你同我一道下山。”君影瞧着正要走的容月,神色淡淡。

容月忍不住翻着白眼,谁稀罕你介不介意,本姑娘介意才对。

“听说,这一带时常有狼出没。”君影抚平了袖子,眉眼如画,羽化登仙,说白了,就是一副欠揍的神情。

“如此,甚好!”容月提着笑容,眨巴着眼睛,可恶,为什么之前没人告诉她这里有狼!

容月走了几步,回过身挑眉看着纹丝不动的君影,不是要走吗?难不成是在耍她,就为了这丫头生前做过的荒唐事,虽然,她并不知道是什么事。

君影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挑破,淡淡道:“扶我起来,坐了许久,倒是腿脚有些不利索了”

容月漫不经心的瞅着他,看着人模人样的,坑起人来一点儿也不含糊,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罢了,上前挽着他的胳膊,扶着他。

两人并排走着,配着这满山的花,倒也显不出相思为何物了。

君影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给了她,由她拖着,似乎,她的力气大了很多。

“幸好伤的是胳膊,要是腿,是不是还要我背着你!”容月拖的累,便气不打一出来。

“这路崎岖的很,你要知道,伤了胳膊,是很难保持平衡的,要是一不小心摔了,风华是一定会拿你是问的,”君影眉眼如画,神色如水,继续道:“当然,这些都是小事,要是我摔倒的事传出去,百姓们一定会说,容家小姐欲在寺庙强霸我……”君影依旧神色如水。

容月险些一个趔趄,幸好拽着他,不然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形,不免翻着白眼,气哼哼的道:“是,强霸不成,反倒被你家风华打死了。”

“打死是不敢的,毕竟你是容王府的嫡女,不过,免不了一场皮肉之苦。”

恶毒,真心恶毒,容月真想一大耳光子,抽的他连爹妈都不认识。

这气死人的功夫,真真能把周瑜气活了,你信不信!

容月沉着脸,伤你的人,她真的得好好感谢感谢,一定好吃好喝的伺候,说不定那天还会卸了他的胳膊。

“伤我的人,已经死了,你就莫要惦记他了,你要想去陪他,如今便可丢下我。”

天杀的!他这是会读心术吗?容月瞪着他:“哪敢,伤了你,别说风华将他大卸八块,我也是会替你捅上几刀,泄愤!”她这气死人的本领,到这儿真的是反过来了,如今,她是真心替周瑜感到惋惜。

君影柔声笑了笑。

还笑。笑死算了,容月真恨不得拍死他,明明是来躲清静的,现下倒是惹了一身的麻烦。

过了片刻,君影缓缓道:“你真不想嫁人?”

“嗯?”容月仰头瞧了他一眼,别说,这人长的真不错,很养眼,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要不,我嫁给你怎么样?”她发誓,这一定不是她说的。

君影眸光闪烁,浅笑:“我以为,你落了水,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天地可鉴,她千真万确不知道这姑娘身前也想嫁给他:“我娘说过,做人要有始有终,是不是,所以,我不能因为落了一场水,便将你抛弃,”说的一本正经,天知道,她有多怕咬到舌头。

君影眸光暗了些,久久不语。

突然,容月拽着他便转身往回走,嘀咕道:“今儿出门,忘看黄历了!”

这些个人,都这么喜欢和尚吗?寺门口,怎么说也要十来号人,大约领头的才是主子,看这阵仗,肯定是个不好惹的人,如今,她不知道这姑娘身前认识多少人,所以,能不见的,就不见,免得麻烦。

君影的目光扫了一眼,淡淡道:“你不想见他们?”

“我来躲清静,越少人越好,你说是不是。”容月胡乱答了些,其实也没必要躲,只不过,她并不想见那两个人,骨子里的不想见。

然而,身后的人却是发现了他们:“君世子,容妹妹,怎么见着本宫,就走了。”

自称本宫,那不就是……

君影停下步子,转过身微微行礼:“太子殿下,影方才想起落了东西在亭子处,容月急着回去取罢了!”

容月面色不动,心里却实在不冷静,这胡驺的本领,堪称鼻祖。

“原来如此,时辰还早,本宫闲来无事,便同世子一起吧,顺便沾沾佛花的福气。”

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胡驺起来,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的,当真是厉害。

容月挽着君影的胳膊,漫不经心的望着四周,眼神越过太子身上的女子时,顿了顿,一袭粉色罗裙,当真风华绝代啊。

不过,这姑娘,怎么有些怒气。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让风华去取了便是,容月喊着累,也就不去取了,这便要下山去了。”

呸,拿她当挡箭牌,容月挽着他胳膊的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君影的身子颤了颤,脸色却不变。

“马车在哪儿,没看到月亮都上来了,”既然拿她当挡箭牌,她也不好意思啥也不说。

这太子似乎并不意外她跟君影在一处,或许,这姑娘身前做的事,还真的是人尽皆知,也好,免得有没必要的麻烦。

“马车在哪儿,没看到月亮都上来了。”既然拿她当挡箭牌,她也不好意思啥也不说。

这太子似乎并不意外她跟君影在一处,或许,这姑娘身前做的事,还真的是人尽皆知,也好,免得有没必要的麻烦。

“在前面,”君影的眼神透着宠溺。

在容月看来,这就是在做戏。

太子的脸色不太好,干咳一声:“既然如此,本宫也就不拦着了,君世子慢走。”

君影微微点了点头,行礼。

容月跟着行礼,便拖着君影朝马车走去。

“君世子,容姐姐。”路过太子身旁时,这位身着粉色罗裙的女子,姓了个标准的大家闺秀之礼。

“凤小姐,不必多礼”君影则是目光浅浅,虽温柔,却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姓凤,且如此风华绝代,那不就是南国第一才女,凤应蝶,这位女子的名字,绿枝倒是讲过。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容月本不想理会,可是从刚才开始,凤应蝶就一直盯着她,让她浑身不自在。

“啊?”凤应蝶显然没想到会这么问她。

“算了,问了也是白问,”容月极其佩服这些大家闺秀,喜怒哀乐都得藏着掖着,活的不自在。

只是,轻声嘀咕道:“桃花真多!”

“今日的桃花,是挺多。”君影倒是听见她的嘀咕。

容月白了他一眼,跳上了马车。

君影回身微微一笑,也上了马车。风华驾车扬长而去,这容小姐,当真见一次,大开眼界一次,不说在佛门圣地,扣除污秽之言,就是方才对太子无礼,这也是大罪,奇怪的是,世子也任由着她。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