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尘根》陈根 最新章节 尘根HE

尘根

仙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水叶子原创的仙侠小说《尘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徐安然,元丹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听他这般云山雾罩的讲道,徐大少爷虽是想笑,却又怕得罪了他不免惹怒老爷子,只怕这禁足令永无取消之日,又不耐听他这般聒噪,径直插言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2 06:03: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水叶子原创的仙侠小说《尘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徐安然,元丹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听他这般云山雾罩的讲道,徐大少爷虽是想笑,却又怕得罪了他不免惹怒老爷子,只怕这禁足令永无取消之日,又不耐听他这般聒噪,径直插言道

《尘根》免费试读

听他这般云山雾罩的讲道,徐大少爷虽是想笑,却又怕得罪了他不免惹怒老爷子,只怕这禁足令永无取消之日,又不耐听他这般聒噪,径直插言道:“能修成金丹自然是好,但修炼金丹最重天赋,这世上有这样天赋的人可谓万中无一,纵然道长教我修炼之道又有什么用处。”

徐安然这一问却让那道长着实尴尬,却又心中隐痛,盖因徐安然所说确是实情,吸收天地原生道力培育成体内元丹,由元丹至灵丹、真丹最终成就金丹正道,从而跳出六道沉沦苦海悠游于天地之间,这听来确实是诱人无比,但其入门的门槛却实在太高,尤其是第一步吸收原生道力培育元丹,凭借的纯是天赋,若没有这样的天赋,纵然再努力勤奋,终究也难入门。茫茫世间,亿万生民,具有这等天赋的一万人中也没一个。而一百个具备天赋的人中,至多不过有三两个天赋极高的才能培育成纯正的元丹,其他九十多人虽然也能结成元丹,一则耗时更长,再则结成的元丹也不精纯,只能去修符箓道士,借助伏魔降妖,行善世间的“外功”来弥补元丹不纯的缺陷。可以说,在这个世上,虽然人人皆知金丹大道的好处,但真能走上这条路的却是微乎其微,于世间百姓而言都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若有谁能成为符箓道士就足以令人羡煞。这道长自幼矢志求道,几十年来花费了无数心思与苦功,终因天赋欠缺,不说金丹道士,就连符箓道士也没够着,最终只能做一个与凡人无异的香火道士,虽然他说到金丹大道时神采飞扬,但这却是他一生最大的隐痛。

“你连测试都没参加过,又怎么知道自己无此天赋?我看你容貌灵秀,眉宇间颇有清奇之气……”,道长本是意在安慰徐安然,但此刻真个认真细察他容貌,这道长却是越看越惊。几十年孜孜以求的磨下来,道长自己虽因天赋所限没能入门,但眼力好歹还是有了一些,此前都被徐安然懒洋洋的模样给骗了,此时一细看,越看他越感觉到灵气显隐,看着看着,这道长自己已是有些激动起来,“若贫道所料不差,你本就有天生灵气,加之尊父一生为善,自有福田佑及子孙,纵然你修不得金丹道,符箓道士还是大有希望的……”。

隐居山林,日日守着青灯黄卷,不说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欢,便是酒肉也无,单是想想这样的日子,最好享乐的徐少爷已是脊背生寒,见这道长越说越激动,再任他这样下去,这抽疯道长指不定要在老爷子面前说出什么话来,徐安然赶紧起身拱手,难得的谦笑道:“多谢道长夸赞,只是我家人丁单薄,家兄年过弱冠便已外出为官,如今家中就我一子膝下应答,双亲年事又高,断无可能让我出家修道,道长好意,小子心领,却也只能敬谢不敏了!”。

听徐安然这么说,那道长满脸都是惋惜神色,“贫道周游本道各州多年,从不见那个少年如你这般灵气外露者,可惜,可惜呀!”。

“父亲常说我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许是道长看岔了也说不准”,为除去出家修道的危险,一向心高气傲的徐安然竟是不惜连这样自损的话都说出来了,见那道长犹自在摇头惋惜,他忙转换了话题道:“似道长这般说,莫非没有天赋之人就再也不能修道?”。

“那倒也不是”,经此一事,道长说道的意兴却消退了许多,“贫道刚才曾言道在人身,不假外求,而金丹为一身之主。唯有内炼丹元,方可一日得证大道。此乃金丹大道之正途,世间事莫不是造化早有天定,似天赋之事原本强求不得,世人若知此理,有天赋的固然该感天之幸,加倍用功;而无此天赋的也该纯任自然,弃绝痴心妄想,然则人心难测,偏有一等人既无天赋,却又不肯死心,遂有了外丹及器丹邪道。外丹道是妄图借烧丹炼汞培育元丹,如此以外求内实在是本末倒置、南辕北辙之举;至于器丹者,更说什么要抗争入道,简直就是悖逆大道流转的逆天邪法。这三者之别,乃是有志修道之人根本之辨,万万差错不得。”

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只是却无一人发现,在那书房的侧窗之下,正有一只通体墨黑的小狐狸正瞑目聚思的凝神而听……

……………………………………

善人庄偏院书房,讲道声日日响起,只是今天的听道者却没有了昨日的“好学”,面带一丝异样笑意,眼神迷茫的他,也不知道到底心中在想些什么。

正在讲道正中,忽然从窗外传来书童阿虾兴奋的呼叫声道:“恩!终于抓住你了,跑哇!我看你再跑!”,这一声叫喊也打断了徐少爷神游中的思绪,心下颇是烦闷的他顿时自窗中跳跃而出道:“阿虾,没听里面在讲道法?你咋咋呼呼的跑来瞎叫什么?”

“午时已到,老爷让我来请道长到前庄正堂用斋饭。”,先是对应声而出的道长躬身一礼说了这番话后,背着两只手在身后的阿虾当即对少爷好一通挤眉弄眼。

“真是没规矩!”顺口斥责了阿虾一句后,徐安然转身道:“如此还请道长启步往前庄,弟子因正被禁足,就不相陪了。”

“是什么?还不赶紧拿给本少爷看。”待那道长的身影刚刚在院门外消失,徐安然顿时转向阿虾追问道。

“少爷,好稀罕物件儿,真是好稀罕物件儿!”阿虾边兴奋的说话,背后的手中却拎出了一只紧缚在兜网中的狐狸。

这,赫然竟是一只通体色做玄黑的小狐狸。

“它这两天都跑到公子书房窗下,昨天我就注意到它了,可惜手边没有家伙,就没动手,嘿!今天它果然又来了,老赫叔这张网织的硬是要得!”,伸手递过小狐,这阿虾仍不忘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表功。

这是一只极美的小狐,通体玄黑的皮毛堪比最上等的蜀锦,直让人爱不释手,而眉心处的那一朵“白梅花”,在为它增添了几分俏皮的同时,也让它更多了几分冰清玉洁的韵味。***着丝网中那微微发抖的身躯,徐大少爷竟是从小黑狐幽深清澈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恐惧与求恳。

……………………………………

PS:本书一天两更,分别在中午和晚上。

新书艰难,尤其是古典仙侠类更加艰难!敬请大家光临支持!点击/推荐/收藏!谢谢了!

《尘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