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狩猎丑妻》新妻狩猎图片 GAY吧 狩猎丑妻直人

狩猎丑妻

婚恋已完结

主角叫陈沫,樊森的小说是《狩猎丑妻》,它的作者是风四娘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比赛的日期已经定了下来,就是下个星期,陈沫有些纳闷今年的制度是怎么啦?还是说新酒店的规矩改了?以往有比赛都是半个月以前准备,准备

|更新:2020-01-22 12:05: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陈沫,樊森的小说是《狩猎丑妻》,它的作者是风四娘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比赛的日期已经定了下来,就是下个星期,陈沫有些纳闷今年的制度是怎么啦?还是说新酒店的规矩改了?以往有比赛都是半个月以前准备,准备

《狩猎丑妻》免费试读

比赛的日期已经定了下来,就是下个星期,陈沫有些纳闷今年的制度是怎么啦?还是说新酒店的规矩改了?以往有比赛都是半个月以前准备,准备充分完善后才开赛,这次根本连问都不问厨师们的意见,直接定下了日子,而且就在这酒店大厅里举行品菜场会。

她脑子都有些晕晕的了,这两天事情太多,而且复杂,让人捉摸不透。

“哟,小陈师傅,一个土豆丁你切了一个多小时,能耐啊,刀功见长啊。”蔡美美在一旁擦桌子,看陈沫手里按着个土豆不动,便开始挑起刺来。

陈沫醒过神来,也不反驳,低头继续切土豆,她往常就是这样和蔡美美相处,不过不知道怎么,她感觉今天厨房里的人看她的眼神变了,变得怪怪的,有些不屑,有些嫉妒,还有些鄙视!各种各样的都有。她感觉从上次和樊森坐同一电梯下楼后,这些人就变得很奇怪,对她很奇怪!

陈沫从小受到的眼神各种各样,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看她的眼神,所以,即使是现在满屋子的人对她存在着不善意的眼神,她仍然能安稳的切着菜,不去理会。

“你!”蔡美美指着陈沫,勾了勾手指头,陈沫多不想搭理她啊,但以后还要在一个房檐下共处。

她放下菜刀,拿了一个玻璃杯放了半杯的白开水,然后又用冷的白开水兑上,递给了蔡美美。

“哎呀我不是要这个。”蔡美美伸手当掉了水杯,抬头刚想要说什么,眼睛忽然睁大,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结巴道:“樊,樊少?”

陈沫好奇的看了过去,樊森正依着厨房门的门框,好似在看好戏一般悠闲的看着陈沫。

陈沫低下了头,放下手中的水杯去切菜,樊森来干嘛?

“陈沫,出来一下。”樊森忽然沉声喊她。

陈沫当做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切菜,傻子才跟他出去呢。

厨师长眼尖的看出了猫腻,立马夺过了陈沫手里的刀,转身塞给了蔡美美,道:“你出去和樊少聊聊天吧,这里有小蔡呢,你慢慢和樊少聊哈。”说着也不管陈沫是否同意,就已经将陈沫推到了樊森的面前。

樊森面色不善的看了她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陈沫以为这算完了,这里也转身回厨房,却又听樊森喊:“你去哪儿?跟我来!”

无奈沉默着只好跟着他的步伐走了出去。

樊森好似心情很糟,一直都没有理会跟在他身后的陈沫,这样的情景陈沫也习惯了,她就一个人默默的跟着樊森后面走,虽然并不知道樊森要带她去哪儿。

却不想樊森把她带到了电梯口。

她终于沉不住气了,问:“去哪?”

“带你去玩儿。”樊森一脸僵,看着电梯门上跳动的数字,一动不动。

陈沫默默的低头,然后转身急速的奔去。

樊森也不追,只是脸色比刚刚更难看了:“再走,我就让张经理辞了你。”

果然,已经走远的陈沫还是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我只是想带你去买两本书,马上就要比赛了,难道你不紧张吗?既然你选择了参加,那就要拿第一,对吗?我们去买两本美食参考书,如何?”樊森故意放缓自己的话语,尽量让语句听起来比较温柔。

陈沫脸色一红,原来她误会了樊森的意思:“明天我早班……”陈沫弱弱的说。明天只要到中午就可以下班了。

“那好,我明天再来找你。”樊森面上一喜,陈沫这么说的意思明显是答应了!

陈沫点点头,转头回去了厨房。

有一句话说的很精妙,你选择的路不同自然,自然,结果也不同,然而,谁都不知道,脚下踏上的路是什么样子的。

第二天中午,陈沫刻意早早的收拾完到酒店外面去等樊森,这段时间,绯闻四起,对他们的议论更加肆无忌惮。

在绯闻中的她,不管如何,都逃不开‘妖女’这个词,他们几近疯癫的说她是个会施展摄魂术的妖怪,不然帅气的樊森怎么会看上.她。

其实陈沫不然,虽然以往的事情已经过去的十几年,但是樊森的脾气她还是有点了解的,仗义,够义气,既然樊森每天都在忏悔以前对她做的事情,就证明,接近她不过是出于以往饿愧疚,现在来补偿她而已。

她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个傻傻烂漫的陈沫了,她认清楚了现实,更认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还有那普普通通的样貌!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到了陈沫的跟前,这辆敞篷的跑车无比的帅气,一停下来,就招惹了旁边无数美.女尖叫。

“上车。”樊森摘下墨镜,对着陈沫笑着。

这一笑并没有电到陈沫,倒是旁边几个美.女纷纷倒地。

陈沫从来都不适应当主角,低下头,匆匆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樊森自小就被别人捧在手心,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这样的阵势他一点都不放在眼里。

伸手,换挡,还不忘对着那些尖叫尚且没有晕倒的美.女抛一个媚眼。

陈沫只是低着头,老实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心里盘算着一会儿买什么样的书。

樊森心情很不错,一路开着车都哼哼着歌,一直开到了市中心最大的书店。

下车很自然的伸手想要牵起陈沫的手,陈沫却淡然的侧身走进了书店。

樊森一耸肩,无所谓,反正陈沫肯跟他出来他就已经很高兴了。

他感觉自己病了,病的不轻,以前不知有多少比陈沫漂亮上多少倍的女人约他,他都觉得没有意思,却没想到,陈沫只是出来和他一起买个书,他就能这么兴奋,这种感觉,即使是女人伺候的他舒舒服服的,他都没有那么激动过。

两个人逛游着,樊森有意的将陈沫往没人的角落带去。

陈沫没来过这里,不了解这里的格局,以为樊森是要带她看什么好的书,也就很顺从的跟着樊森走到了一架昏黄.色书架中间。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洁白的节能灯,加上昏黄的书架,让人感觉有些苍凉的悲戚感,陈沫刚想转头问为什么带她来这里,这里并没有她需要的书。

却不料,手臂被人一拽,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昂去,樊森轻巧的抱住了陈沫的身躯,在她身上微微的嗅着。

和十几年前一样,有着淡淡的油烟味儿,即使不好闻,他却仍然着迷。

知道不远处就有人的陈沫也不敢大声说话:“樊森,怎么啦?”她看樊森半天不动,以为樊森不舒服。

樊森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靠着,摇摇头,并不说话,陈沫的肩膀好舒服,好温暖,让他感觉到了安心!

“那,你松开。”陈沫小心翼翼的询问着,眼睛还忙碌的看着书架的四周有没有人经过。

樊森依然摇摇头,想了十几年,惦记了十几年,现在终于是能见到了,也算是到手了,让他放开?谈何容易!

陈沫就这样和他僵持着,直到感觉身体微微有些酸的时候,才再次出声:“放开,要买书,回去。”现在已经不早了。

樊森仍旧是摇头,陈沫的身.体太舒服了,看起来那么瘦,给人一种干瘦的感觉,却没有想到手感比小时候还要好了,他仅仅只是抱着她都有想法了!

他微微抬头,嘴已经挨到了陈沫的耳垂上:“今晚去我家吧。”

陈沫本来就怕痒,最受不得的就是别人这样跟她说话,随即害怕的缩头,摇摇头:“不了,晚上还要回家,做饭!”

“我请你吃啊,西餐还是酒店?随你选。”樊森并没有放开怀中的陈沫,反而是更抱紧了她的腰。

陈沫有些尴尬,脸色已经变红,眼神四处张望着,恐怕有人经过。

“宝贝儿,别看了。”樊森伸手,将她的头掰正,而后压了下去。

陈沫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嘴上软软的,一瞬间不知道如何应对。

在她还没有想出对策之前,樊森已经加深了这个吻

毫无经验的她不知道要怎么去拒绝,只是一个劲的想要躲开,想要把头扭到一边去,不过,樊森手一直捧着她的脸,让她,没办法扭头。

樊森的舌.头已经成功的闯进了她的嘴里,在她毫无防备能力的嘴里肆无忌惮起来。横扫过陈沫的贝齿,与之共舞可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樊森这么认为。

被袭击的陈沫完全丧失了还击的能力,只觉得平地一声雷,将她炸的连渣都不剩。

良久,久到陈沫都以为世界末日来临了,一直不放松亲着她的樊森这才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她的嘴。

“好甜美啊,陈沫,去我家好吗?还是说,去你家?”樊森笑的英俊无比,好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陈沫竟然如此的美好,他真后悔当初没多亲两口!

熟知陈沫一顿之后,随即转身就走。

樊森有些沮丧的跟了出去,想起来好似答应给她买的食谱没有买,随便拿了两本付账,然后跑了出去。

果然,陈沫没有在他的车前老老实实的等着他,而是已经不知道了踪影。

他有些焦急的望着四下,陈沫应该没有来过这里,她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到哪儿去?

“喂,陈沫,别玩儿了,出来,我们回去行了吧?听你的,你出来啊。”樊森开始四下焦急的喊着,如果他把陈沫弄丢了,那怎么办?如果找不回来了呢?第一次,他变得那么焦急。

《狩猎丑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