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庆春》庆春广场 在线阅读 庆春精彩试读

庆春

古代言情连载中

《庆春》是颜小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庆春》精彩章节节选: 走了没多远,钟庆Chun伸手拉住青芙,两个人穿过月亮门,绕到漏窗回廊的另一面,藏在墙后透过漏窗正好能看到那假山洞口,不多时就见钟宏辉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1 00:05: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庆春》是颜小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庆春》精彩章节节选: 走了没多远,钟庆Chun伸手拉住青芙,两个人穿过月亮门,绕到漏窗回廊的另一面,藏在墙后透过漏窗正好能看到那假山洞口,不多时就见钟宏辉

《庆春》免费试读

走了没多远,钟庆Chun伸手拉住青芙,两个人穿过月亮门,绕到漏窗回廊的另一面,藏在墙后透过漏窗正好能看到那假山洞口,不多时就见钟宏辉从假山洞里鬼鬼祟祟地钻出来,四下看看无人,才理了理衣裳朝南边儿快步走了。

青芙再大大咧咧的,这会儿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涨得通红,不屑地啐了一口,半晌才道:“姑娘,咱、咱们快回去吧!”

两个人刚走到半路,就见如卉急匆匆地迎上来道:“姑娘,总算找到您了,镇国公府上来了管事,老太爷让姑娘赶紧收拾好到前头去呢!”

“镇国公府……”钟庆Chun闻言有些心里打鼓,不知道这到底该喜还是该忧,但是也不敢耽搁,衣裳左不过都是孝服,也用不着换,拆散头发梳了个见客的发髻,重新取了银头面插戴,这才方叫了轿子过去。

进门没瞧见老太爷,只有刘氏坐在厅里陪着,钟庆Chun朝客座上扫了一眼,见是个穿着石青褙子的中年妇人,瞧打扮该是管事嬷嬷,却不知道自己该行什么礼数,便慢慢地走上前,先给刘氏见礼道:“见过祖母。”

刘氏笑着说:“这是镇国公府的内管家……”

“夫人和姑娘便叫我声善大媳妇便是,什么管家不管家的,哪里敢在您面前提。”善大媳妇说话很是爽利,话说得谦虚神态却是不卑不亢,果然是大户人家管事媳妇的模样架势。

“见过善大嫂子。”钟庆Chun自然不敢直接这么称呼,上前行了个半礼。

善大媳妇忙侧身躲开了又还礼道:“给钟大姑娘请安,可承受不起这个。”

钟庆Chun这半天都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儿,只能在下首处坐了不说话,见那善嫂子眉目间倒是温和,心里盼着千万不要是什么坏事儿。

“其实我今个儿来,主要是因为我们家大爷的托付,年前我们大爷受过贵府先大老爷的恩惠,本来说等忙过年下那几日就登门道谢,谁知道……”善大媳妇说到这儿停顿了片刻,似乎当真有些感伤似的道,“这事儿是谁也想不到的,因着如今只留下大太太和大姑娘,我们爷不好登门,便让我上门代为致谢,这是礼单,还望大姑娘替先钟大老爷手下,也算是全了我们爷感激之心。”

青芙忙上前接了礼单,回来递给钟庆Chun。

钟庆Chun掀开飞快一扫,都是些高档贵重的药材,人参鹿茸之类不提,还有什么血燕、白燕燕窝、雪莲之类,怕是非宫中不得享用之物,更何况她自己心里明白,说什么因为钟大老爷,其实不过是邵大公子谢自己的托词罢了,哪里肯收这些东西,执意推辞道:“不知当日邵大公子与先父有何渊源,小女如今也无从得知,但邵大公子乃是先长公主血脉,无论是救人危急或是途施援手,都是先父应尽之职,尽得是忠君报国的本分,如何敢担当这个谢字。”

善大媳妇没想到钟庆Chun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神色微微有些诧异地朝她多打量两眼,很快就又恢复成微笑的模样道:“这是我们爷对先钟大老爷的心意,姑娘可不能这样伤了人的心意,不管是什么渊源,只两个人心里清楚就够了,姑娘只需收下礼物,周全了我们爷的谢意,岂不是大家欢喜。”

钟庆Chun听着她类似点醒自己的话,知道今日谢礼是非收不可了,听她话里的意思,只要收下礼物以后便两相无事,觉得倒也干脆利落,便也微微颔首。也一语双关地暗示道:“嫂子说得有理,逝者已矣,不管什么感念还是追思,也都随着尘埃落定,毋须再提。多谢邵大公子的一番美意,还望嫂子帮我转达。”

“这是自然。”善大媳妇越发意外地多看了钟庆Chun两眼,心下觉得这个姑娘跟自个儿以往对钟家人的印象很是不符,。

钟庆Chun看她的神情,觉得她应该知道事情真相,也不想再跟她有过多的接触,稳稳当当地坐在下面不说话,听善大媳妇跟刘氏闲聊了几句起身儿告辞,她礼数周全地起身儿送了出去,回屋就听刘氏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爹和邵大公子之间的事儿,孙女从未听爹提起过,实在不甚清楚。”在刘氏面前自然是要装傻的,钟庆Chun随即很快地转移话题道,“祖母看看礼单,有什么喜欢的就先留下用吧!”

刘氏闻言面色一僵,嗓子发紧地说:“我这里又不缺什么,用得着你的。”

“祖母缺不缺的另说,孙女给是对您的孝心,自然是不一样的。”钟庆Chun把礼单在刘氏面前摊开给她看,至于她看不看是另一回事,自己的姿态却是要做足的,不然以后免不得又要被人说什么闲话。

刘氏果然是不耐去看的,推说自己眼花瞧不真切,钟庆Chun又道:“那孙女念给您听便是了。”

“你身子还没大好,快别辛苦了,打发人把东西抬回你院子里就是,善大媳妇也说了,大多是给你娘和你补身子的东西,你的孝心我知道,不过我这儿也着实不缺这些东西,你二叔三天两头地送,我都吃不完的吃。”刘氏说着还不忘表白一下儿子孝顺。

钟庆Chun听得心下不耐,却还是陪着笑说:“祖母素来偏疼娘和我的。”

“你知道便好,虽然我不是你亲祖母,可对你的心却只有得多没有得少,你如今年纪也大了,什么事儿也都该准备起来了,不然外面说我这个做继祖母的不上心,对你们母女不好。”刘氏鲜少提起自己是继室这样的话,今日居然主动说了,就必定还有下文,庆Chun只不说话地等着,果然听她继续道,“你今年已经十五,若是再守孝三年就已经是十八岁了,你下头的几个姐妹与你年纪却还相近,婚事着实是拖不得了,我自然是四下帮你打探留意,可你和你娘心里也该有个数才好,嫁妆什么也都得赶紧置办起来,免得到时候着忙抓瞎。”

钟庆Chun本来还想给刘氏几分面子,可听她又提这件事,脸上本就是装出来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面色沉了一沉道:“我知道祖母是为我打算,可外祖家一门七寡的名声在京城还传得沸沸扬扬,如今择亲能有什么好人家,最好左不过是去做继室。我好歹也是钟家的嫡长女,嫁得这样今后让弟弟妹妹如何自处?怕是全家都抬不起头来见人。”

“这个道理我自然省得,难不成还叫你来提醒我?”刘氏听了这话倒也没恼,笑着说,“这回是个好事儿,镇南王要认个义女,皇上还要钦赐郡主头衔,嫁到南边儿去做王妃,可不是天大的荣耀。”

钟庆Chun听了这话恨不能朝刘氏笑着的老脸上扇两巴掌,拳头在身侧紧紧地捏着,深吸一口气道:“祖母也说了,这是天大的荣耀,但是我背着这样克夫克父的名声,却不知那哪里来的什么王可是知道?即便如今不知道,以后若是不当心知道了可怎么好?如今已经是要议和,今后如果被他们知道,咱们送过去和亲的竟是个这样的女子,到时候发兵来犯,祖母觉得,圣上会推谁出去顶罪?是镇南王还是祖父?”

刘氏听了这话脸色一白,她如何听不出钟庆Chun话里的威胁,如果自己真敢送她去和亲,那她就敢把自己克夫克父的名声张扬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不管那蛮夷国王信是不信,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又正是个发兵的大好借口,自家跟镇南王相比算个什么,自然是要第一个被扔出去顶罪的。

“你如今能耐大了,这是在威胁我?”刘氏的手紧紧抠着炕桌的桌角,关节都用力得发白,指甲抠得生疼却浑然不觉。

“孙女岂敢,只是不忍因自己牵连家人。”钟庆Chun眨眨眼睛说,“正如祖母所言,这郡主的头衔和和亲对咱家来说是天大的荣耀,皇恩浩荡,不如我捐个寺庙去出家修行,把这份荣耀给了二妹妹可好?”

“你……”刘氏被她顶得说不出话来,伸手捶着自己的胸口,摆了几次手才说出话来,“你不乐意就算了,我不过也就是提一句罢了,下去吧!”

钟庆Chun领着丫头从刘氏屋里出来,走到门口正看见钟宏辉一个人急匆匆过来,差点儿撞了个满怀。

“这是做什么去,急成这样,走路都不看着些!”钟庆Chun见他身后连个人都没跟着,便故意问道,“怎么连个跟着的人都没有?我听说前几日你屋里刚打出去一个小厮,这新来的怎么还不知道长点儿心?那天就看见他在后园子里乱钻,今个儿又不跟着主子,我看不如回了二婶儿,也打出去算了,给你再挑个好的进来。”

钟宏辉的脸色顿时青白交加起来,吭哧道:“大、大姐,我、是我没让、哦,不是,是我打发他去拿东西了,我急着要出门去。”

“真不是我说你,你在家好歹也是大少爷,说个话也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钟庆Chun教训了几句,才放钟宏辉离开,自己却突然改了主意道,“走,咱们去三婶屋里坐坐。”

《庆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