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 小说 Mary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cp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

古代言情已完结

妖蔚清新书《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由妖蔚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永,商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外祖父。”卫闲庭勾起一个冰冷的笑,说:“我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和您是一家的,别抬举我,我姓卫,叫您一声,只不过是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8 06: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蔚清新书《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由妖蔚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永,商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外祖父。”卫闲庭勾起一个冰冷的笑,说:“我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和您是一家的,别抬举我,我姓卫,叫您一声,只不过是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免费试读

“外祖父。”卫闲庭勾起一个冰冷的笑,说:“我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和您是一家的,别抬举我,我姓卫,叫您一声,只不过是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

商润也仔细看着和他女儿有八分相似的面容,冷笑道:“就因为你姓卫,我还真不想和你扯成一家!”

“那您就别扯啊!”卫闲庭怒视他,说:“您心里有怨气,您不想让女儿进宫,您当年就别答应啊!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宫里头的秘密虽然多,想知道也不是不容易的!”

二十几年了,祖孙二人在宁朝覆灭之后,终于可以卸下伪装,说一说自己心里的不满。

“你,你知道?”商润有些震惊,他没想到卫闲庭竟然知道那些陈年旧事。

卫闲庭一声嗤笑,道:“我阿姐可能都不太清楚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他抬起左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来回比量,说:“有一次卫君正喝多了,差点掐死我,他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我都记下来了。”

彼时,宁朝衰落,异姓王势力渐大。宁武帝的父亲看出他不是个做皇帝的材料,仗着曾经救过老邺王性命的人情,要他立誓一声需要护卫宁朝,不得谋害宁武帝。

听起来是一个很荒唐的请求,可是老邺王重情义,答应下来了。当时老邺王想着,实在不行,竟来宁武帝的儿子要是成气候,扶一个起来,也不是不能振兴宁朝的。

可是宁武帝这人太爱作死,他设计谋害了老邺王,老邺王死前让林永立下重誓,永远守护宁朝安定。林永心中怀着杀父之仇,立誓的时候取了个巧,只答应守护宁武帝安定。

老邺王临死前没听清楚,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当时林永与商润的嫡女已经定下亲事,只等林永孝期过后就来求取。林永是商润的学生,非常得商润喜欢,也知道他的人品,他和商家嫡女两情相悦,这桩婚事可以说非常好。

可惜宁武帝猜疑心过重,总怀疑商润和林永要反了自己,下旨强纳商家嫡女进宫。胳膊拗不过大腿,林永又有重誓在身,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成了别人的妃子。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宁武帝全都做了,偏他自己还洋洋得意,觉得做下什么伟大的事,牵制了林永和商家。

商贵妃在宫里过得不快乐,先后为宁武帝生下两个孩子就病逝了。林永心中悲痛,只能帮她照顾好孩子,不断的帮衬着,免得两个孩子在宫中夭折。

商润因为痛失爱女,君臣离心,再也不对宁武帝尽半分心,对于朝政也不怎么用心,对于留着宁武帝血的两个孩子更加厌恶。因林永的不作为,他的爱女早逝,他对林永也没什么好脸色。

世人都说商润高洁,只忠皇权,从不参与党派斗争,其实根本就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卫闲庭对于这些宫闱秘史本来并不清楚,只隐约感觉宁武帝非常讨厌他和姐姐,所以他平时都躲着宁武帝,只有一次没躲过去,宁武帝喝多了在御花园溜达撞见他,差点把他掐死,说了很多醉话,卫闲庭抓起石头砸晕了他才捡回一跳小命。

事后宁武帝也不记得自己脑袋上的包怎么来的了,也不想让旁人知道堂堂帝王喝多了之后脑袋上还肿了,这事情才算过去了。

卫闲庭从他胡言乱语里七拼八凑出这么一个狗血的故事,谁都没告诉,要不是今日和商润坐在一起,他谁都不会说。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邺王叔能忍这么久,我都佩服他,所以我这皇位让的心甘情愿,我不会治理江山,我让给能治理的人,你讨厌我们,我们也不想和你扯上什么关系。你一直不出府上朝,就是想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所以邺王叔把我找来了。”卫闲庭放下手,扯了下嘴角,说。

他对商润弯下腰,两手抱掌前推,行了个大礼,说:“陛下英武,有为君之气度,是天下百姓之福,请商大人放下成见,全心辅佐,我卫氏先祖必不会责怪大人。”

“你起来吧,你我不必如此,宁武帝已经死了,宁朝也亡了,过去的就算了吧。”商润长叹一声,虽然无法放下心中芥蒂,但看到卫闲庭心思如此通透,也不忍再说重话。

卫闲庭站起来,悄悄按压了两下肋骨,看着商润苍老惆怅的面容,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您保重身体。”

说完,他立刻懊悔的咬咬唇,自己都觉得自己鬼迷心窍了。

商润听到之后愣了一下,看着卫闲庭懊恼的样子,心想:这孩子和他父亲不一样,他还是心善的,可惜……

商润和卫闲庭没有谈多久,林永才喝了一盏茶,卫闲庭就跟着商润过来了。

他看着祖孙二人还算融洽的气氛,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说:“商阁老现在可算是放心了,看阁老的样子,似乎也放下了不少心事呢。”

“劳陛下挂心了,老臣惭愧。”商润急忙请罪。

“阁老说哪里的话,朕都明白,时间太晚了,朕不打扰阁老休息了,这就送这孩子回去了,他阿姐该等着急了。”林永对卫闲庭招招手,带着他离开商府。

西山行宫距离皇都并不太远,快马一个时辰就能到达,林永折腾了一个晚上,眼看没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回来之后直接就得早朝,早就没有了什么困意。

他和卫闲庭坐在马车里,吩咐驾车的侍卫平稳一点,卫闲庭年纪小,车子前进的又平稳,在马车里昏昏欲睡。

林永仔细观察了他半天,面露思索之色,突然问他:“闲庭,做皇帝的那一年辛苦吗?”

卫闲庭不知他是何意,强打着精神老实的说:“辛苦,每天不敢多睡,睡着了也不踏实,父皇留的烂摊子太多,我根本补不过来。”

他苦笑着看着林永说:“现在这些烂摊子都留给陛下了,陛下日夜Cao劳,要注意身体啊。”

林永笑了笑,说:“可是你这么劳心劳力,朝臣百姓都不能理解。”

“我用他们理解做什么。”卫闲庭揉了揉脸,打了个哈欠,说:“我自己心里过得去就行。”

林永感叹道:“你是个好孩子啊,难怪现在各地还有人要助你称帝呢。”

卫闲庭心中一哆嗦,后背冒出一层冷汗,连困意都不见了,他听得出来,林永想杀了他!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