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永安王的末世妻》永安王的末世妻 花生馅的汤圆txt 免费试读 永安王的末世妻免费下载

永安王的末世妻

古代言情连载中

《永安王的末世妻》是花生馅的汤圆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永安王的末世妻》精彩章节节选: 回府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时光。大片大片的阳光倾洒下来,把门前的两个石狮子照出矮矮胖胖的影子。 春风吹过,两边的绿树发出了“沙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1 00:05: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永安王的末世妻》是花生馅的汤圆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永安王的末世妻》精彩章节节选: 回府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时光。大片大片的阳光倾洒下来,把门前的两个石狮子照出矮矮胖胖的影子。 春风吹过,两边的绿树发出了“沙沙

《永安王的末世妻》免费试读

回府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时光。大片大片的阳光倾洒下来,把门前的两个石狮子照出矮矮胖胖的影子。

春风吹过,两边的绿树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走进了府门,便能见到在正堂太师椅上坐着的沈相,左侧则坐着弱柳扶娇般的周姨娘和沈倾晴。

周姨娘一见到沈倾妍走进门,见她今日打扮不比往常老气,更加鲜艳动人。又见到红笙手上满满当当的包装盒,便用涂满脂粉的手捂着红艳艳的嘴唇,笑着说道:“妍儿今日怎么出门了,还不带些个侍卫,这街上人多眼杂的,出了事可怎么办?”

听到此话,沈相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点头应到:“周姨娘说的不错,虽说如今太平盛世,却不乏有鸡鸣狗盗之徒,以后妍儿若是要出门,可得带些个人为父才能放下心来。”

沈倾晴在沈相看不见的视角里死死盯着沈倾晴,而看向沈相时又换上了和煦如风般的温柔,“父亲,听说妹妹今日在‘如意坊’惹了些祸事,给了萧将军之女萧翎没脸,街上都传的沸沸扬扬的呢。”

说罢又转向沈倾妍,头上的珠钗随着转动来回交缠,温柔道:“这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翎儿妹妹受了些委屈,难免会向萧将军诉说,到时恐怕要给父亲添些麻烦了”

红笙听到大小姐歪曲事实的话,急得不行,可这都是主子,自然没有她一个做下人的说话的份。

沈相惊讶的哦了一声,“妍儿,果真有此事?”

“萧翎是谁”沈倾妍大步上前,一屁股坐下对面的椅子。顺手拿起椅子旁边的小几上的茶一饮而尽,“我没见过她啊。”

沈倾晴没想到众人都在的时候,沈倾妍竟然还敢装傻,“妍儿妹妹莫不是不想承这罪责,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姐姐就辛苦些,替妹妹去陪个罪也罢了”

“小姐,你又忘了,就是“如意坊”的那位想要教训你的小姐啊,当时我不是还告诉你了吗?”红笙在沈倾妍耳边悄声说道。

红笙一直以为小姐只是简简单单的失忆,没想到记性也变差了。

沈倾妍听此长长的“哦”地一声,那个萌妹纸啊。

“是她先让丫鬟教训我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也没欺负她啊,再说了,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沈倾晴眼中带怒,连带着身体都被气的微微颤抖,“妹妹这说的是什么话,整个街上的人都知道了’,怎么姐姐会冤枉你吗?”

“够了,倾晴,你对妹妹就是这种态度吗?谁给你的胆子敢质问妍儿。”沈相放下手中的茶盅,眼睛微眯,说道。

周姨娘本是准备看戏顺便推波助澜,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火烧到自己女儿身上。

连忙福身,“老爷息怒,晴儿只是关心妹妹怕她出事才会措辞不当。”沈倾晴本想表现自己身为长姐的风范,却反被批评,心里很是不服气。“娘,我又没做错事情,我有什么错?明明是妹妹她……”

“放肆,还不和你父亲认错。”周姨娘见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在沈相面前顶嘴,用眼神示意她认错。

沈倾晴没办法,只得说:“父亲,女儿不该对妹妹无礼,女儿知错了。”

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堂屋的匾额下挂着装饰的短帘,随着春风的吹拂轻轻飘动。

可惜的是,沈相并不在意沈倾晴是否道歉。

沈相看向红笙,问道:“红笙,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红笙边将在“如意坊”小姐与萧翎发生的事情一一描述出来。

只顾着能够借着这个把柄一次削弱她在相爷心目中的地位,却万万没想到萧翎动手在先,出言不逊在后。周姨娘和沈倾晴面面相觑,虽说相爷不可能对她们做太多处罚,但必然对沈倾妍更加宠爱。

沈相右手搭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摸索着茶盅盖,“此次的事情却不能姑息,萧将军那边我自会向他讨个说法。至于倾晴和周姨娘不分青红皂白为了外人污蔑妍儿,罚俸一个月,这次妍儿昏迷醒来,本就身体较弱,如今更需要静养,你们有事无事都不要去打扰妍儿。”

沈倾妍其实并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见想害自己的小白花们被骂心里还是略爽的。

沈相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右手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戒。

“妍儿跟我到书房来,其他人各做各的事,红笙也不要跟过来。”

相府是当年沈骏封相的时候赐下的屋子,是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当年为了讨夫人顾澜的喜欢,特地辟开了一个大的院子专作种植桃花,各个小路两边都长满了或紫或蓝的鸢尾花,每日都有专门的人打理,所以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

不过再美的东西也要看有什么人欣赏。

沈倾妍看到鸢尾花想的是,如果把它洗净,用面衣一裹,再往油锅里一炸,撒上些盐,一定喷香四溢。这样想着,不免就“吸溜”了下口水。

“妍儿怎么了?”听到声音,沈相转过身问道。初春的阳光洒进褐色的瞳孔,越发显得他俊美异常。见到女儿嘴边似有可疑的水色,沈相嘴角抽搐:“妍儿这是饿了?”

饿了?就等于可以吃饭了。“恩,我饿了。”沈倾妍直接的说。

沈相以前见到这个因为自小丧母而变得懦弱胆小的女儿,不是不痛心的。现在大病一场忘了一切,也算是必有后福,现在的女儿虽说礼数不周全,但是却和自己亲近了不少,胆子也变大了。

用手摸着沈倾妍的头,“也到书房了,为父要与你说些重要的事情,说完了就在这边用饭吧。”

说着吩咐站在书房门两侧的小厮,“让厨房做些二小姐喜欢的吃食送来。”

“要大份的。”沈倾妍插嘴道。

沈相发出爽朗的笑声,胸膛也因为笑意微微起伏,“好,让厨房多送些来。”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书房的小桌子两边各有一方木椅,木椅后面就是这诗句。

“爹要和我说什么?”沈倾妍问道。

听到这声‘爹’,沈相心里百感交集,在女儿儿时妻子还在时,每天下了早朝都能听到妍儿软软地叫自己“爹爹”。后来妻子走了,妍儿胆子越来越小,每次都中规中矩地叫自己“父亲”。

“妍儿今年也十三了,今日爹爹上早朝,圣上属意让你与永安王殿下明年开春的时候先订下婚事,等到你及笄之时与殿下成婚。”沈相抹了下眼角,继续道:“本想在留你两年,现在圣意已定,怕是不能了。”

“爹的意思是我过两年就成婚了。”心中欣喜,面上就不太能控制住自己了。沈倾妍咧着嘴笑道:“永安王殿下长相怎么样?”

本是有些悲伤地气氛被这么胡乱一搅,沈相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正想用手刮下女儿的鼻子以示亲昵,却被女儿的面貌吓了一跳。

精致的五官因为不和谐的笑意变得扭曲起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都似乎错了位置。

“你这可是欢喜?”沈相不太确定地问。

沈倾妍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对的呀,爹,你放心,就算我成婚了也可以经常回来看你的。”

沈相对这份欢喜有些惊疑,扯了扯嘴角,“妍儿高兴就好。”

今日下早朝的时候,永安王殿下的生母淑妃娘娘的大丫鬟桂枝拦下了自己,说是淑妃娘娘要派个资历深重的嬷嬷来教妍儿礼仪。本想着妍儿虽年幼丧母,但琴棋书画一样都没有落下,不需要嬷嬷来指导。可现在看来,得亏当时没有拒绝,不然以这样的现状如何当得皇家妇。

“今日淑妃娘娘派人对为父说,过几日要给你选个教导嬷嬷教导宫廷礼仪,大约这几日就要到了,你到时候可要听那嬷嬷的话,万万不可耍小性子。”

沈倾妍本来想着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就要摆脱单身,所以笑得很是开心。乐极生悲,说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学礼仪这种事情在末世是不存在的,没像野人那样茹毛饮血就不错了。现在到了古代,有吃有喝,只想提前养老。

“爹,学什么礼仪啊,我现在这样就不错啊。”扭曲的笑脸变得正常起来。

沈相松了一口气,“傻孩子,皇家可不比自家自由,你在家里任性也没什么,等嫁过去了可不能这样。”

一向既来之则安之的沈倾妍自然不会被这种级别的困难给打到。

“那行,爹,我一定好好向嬷嬷学礼仪。”

沈相转身走向书房柜子的角落,抽出一个暗格。拿出一个凤形玉佩,把它放进沈倾妍的手里,握着她的手说道:“这是在你幼时你的娘亲与淑妃娘娘所交换的信物,龙凤玉佩,一分为二,龙于永安王殿下,凤在你,你也长大了,以前爹一直替你保管,现在该交给你自己了”

玉佩是镂空设计,钻过缝隙的阳光照在玉佩上,散发出淡淡的烟雾。正面雕凤首昂起右望,双翅朝上左右张开,翅尾内卷,翅膀面琢简化龙首纹,左右催趁分布,凤身饰羽毛纹,凤尾饰勾云纹,向右回卷。背面翅膀地面琢简化龙首纹,胸腹饰羽毛纹,浅浮雕凤爪,此器构思奇妙,琢制精细。

“这个很值钱吧。”沈倾妍把玉佩拿到眼前说道。

沈相笑道,摇了摇头,语气尽是慈爱,“你这孩子,这次你意外受伤失去了记忆,我与圣上讲明了原因,只盼着你能早些恢复记忆,省的因为不懂规矩吃个大亏。”

沈倾妍不说话了,这是越说越错,就算她知道记忆,那些规矩也是做不来的。

沈相见女儿不说话,以为她听下去了,满意的说,“等过两日,爹爹挑些个护卫给你,女

《永安王的末世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