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只愿为卿负天下》为卿负天下 直人 只愿为卿负天下69文

只愿为卿负天下

灵异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城原创的灵异小说《只愿为卿负天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晴,景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娘娘、娘娘!”景德一身副将打扮,可见东方幽还是不放心,将自己的心腹派给了李晴。李晴懒懒地睁了眼,却并不回应,只是摆了摆手,“下去

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8-12 06:05: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城原创的灵异小说《只愿为卿负天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晴,景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娘娘、娘娘!”景德一身副将打扮,可见东方幽还是不放心,将自己的心腹派给了李晴。李晴懒懒地睁了眼,却并不回应,只是摆了摆手,“下去

《只愿为卿负天下》免费试读

“娘娘、娘娘!”景德一身副将打扮,可见东方幽还是不放心,将自己的心腹派给了李晴。

李晴懒懒地睁了眼,却并不回应,只是摆了摆手,“下去领罚。”

景德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将军!我错了!下不为例!”虽然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景德眼中的笑意却透露出了他的心思,望着李晴若有所思的模样,景德狗腿地道,“将军,皇上有话,不管有事没事,都可以给他带话的。”

李晴挑了眉,阶级特权这么毫不掩饰不太好吧?还不管有事没事,当这里的驿站都是吃饱了撑的?

素手轻翻,李晴拉开车帘,阳光已然大盛,李晴的视线正好对上北轩祺。

在一众铁骑战衣的汉子中间,如同往常一样,穿得干净得不似凡物的白袍的北轩祺,骑在和他的主人一样的白马上……不管怎么看,李晴还是觉得北轩祺与这战场太不登对了。

趴在车窗上,李晴手掌拖着脸,一双眼睛因为阳光的缘故微微眯起,有了几分勾人的意味,而李晴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动机,“北北,别骑马了,进来坐吧。”

一声“北北”,差点令旁边随行的将士率下马来。这些跟在马车边的都是李晴亲手调教出来的,也算是知道李晴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性情,不过……趁着皇上不在这里,对别的男人这般亲昵,真的好吗?哦不,察觉到北轩祺身上瞬间凝起的寒气,将士们偷偷捏了把汗,决定眼观鼻、鼻观心,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

作为将军,享受马车什么的,李晴是一点也不引以为耻的。反正现在还没有险情,现在舒坦一下才对得起自己,而且所谓物尽其用,她训练了这么久的人才如果这点情况都应对不好,她早就让他们回家吃自己了。

不过呢,一个人独享什么的,李晴自认自己还是很大方的,看北轩祺这小白脸如此挥汗如雨,李晴决定发挥点友爱精神,毕竟北轩祺也算是自家夫君的挚友以及救命恩人不是?

面对李晴这样近似召唤宠物的邀请,众人并不以为北轩祺会应邀,包括李晴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出人意料的,北轩祺没有多话,却是下了马,直接上得马车来。

李晴很快反应了过来,笑眯眯地分享点心,“吃吃看吧,味道还不错。”

北轩祺连看也没有看,眼角却已流露出鄙夷之色,“酗酒、纵欲、刺激饮食,嫌命太长。”

李晴在心中啧啧有声,所以她就说了,她和医生、大夫什么的,天生八字不合。想当初在前世的时候,李晴也是最痛恨和这类医者打交道,这不,吃点喜欢的东西呢,都这么倒胃口。

不过……李晴忽然察觉到什么,低下头一看,好吧,她终于明白东方幽临走前那意味不明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这么深这么多的痕迹,还怕人不知道吗?

正待李晴整理衣襟之时,忽听北轩祺一声“小心”,随后李晴便感到马车剧烈颠簸起来。

李晴微一挑眉,这找茬的人还真不会挑时间,不知道她现在正是酒足、睡饱、饭足,正觉得手痒打算找人练练手吗?

景德脸色一正,就要下去马车,却听李晴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不急,只是杂碎而已,先交给他们就好。”

李晴的耳力极好,这动静虽大,但不过是一些杂碎而已。

果然,如同李晴预料的,这一帮人虽然人多势众,但其实并不比山贼高明多少,只除了一开始的一点颠簸之后,接下来李晴手中的茶水半滴没洒出来。

只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所有乱贼都被肃清。

“禀告将军,乱贼已浇灭,可以继续前进了。”

景德暗暗松了口气,心道,果然如同主子所言,这一路怕是不会无聊了。

正想着,景德只见一道光闪过,却是只来得及张了张嘴。

“娘娘小心!”

景德回过神去,却见离李晴的面庞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正停留着一把剑,难以想象,若是李晴没有及时将这玩意儿停下……

“真正的大鱼,来了。”

李晴话音刚落,翻掌往下一拍,身形告诉旋转着“轰”的一声破马车而出。

马车外,已经被团团包围。

何清在这个时候出现,站在李晴身前,“将军,这些人由我们解决,请上车。”

李晴面色冷沉,低斥一声,“愚蠢。”扬手一挥,什么东西飞了出去。

只听几声惨叫,几个人从岩石后面落下,手上还握着用来放毒烟的竹筒。

“听我吩咐,采用第七战术!”

这些人都是李晴所教导过来的,自然明白李晴的意思,纷纷从怀中取出专门对付毒烟的口罩戴上,并拿出弓箭,找出释放毒烟之人解决。

却听景德大喝一声,“注意!他们想要逃跑!”

见情况不对,释放毒烟之人就逃走,但李晴又怎么会叫他们得逞?“擒住他们!”

谁知,这些人来不及逃跑,却是打算咬舌自尽,毁灭证据。眼见线索要断,李晴眯起眼睛,石子起落之间,已经将一人的穴位封住,断了他想要自杀的念头。

“谁指使你们来的?!”

若是一般的山贼那也就算了,但这帮人,不仅有专门的作战术法,这毒烟也不是寻常山贼能得来的,若不是东方幽给她的手镯敏感地对毒烟起了反应,他们没准就要中了这些人的计谋。

“小心!”

李晴耳尖一动,下意识地避开,有弓箭破空而来,却被什么东西打掉了。

“啊,我的手脚不受控制了!”

一名士兵惊慌起来,身边立刻有人将他拿下。景德急忙来到李晴的身边,“您没事吧?”

李晴一扬手,随后像是想起什么,猛地回头,原本只剩下的最后的活口,却已经倒在了地上。

“是金针。”景德查看了那人的伤口后,取出一枚金针。

显然方才何清和北轩祺同时出手,何清的动作慢了一步,但北轩祺的金针再射落了弓箭的同时,却也刺中了刺客的要害。

“可惜了。”景德摇了摇头,吩咐道,“给我搜,哪怕是尸体,一定也有线索的。”

“来不及了。”

李晴和景德顺着北轩祺的视线看去,却见那些自杀的刺客的尸体一个个开始融化,一点一点地化为了血水,竟是为了消灭证据,不惜选择如此残忍的办法,乃至于尸骨无存。

李晴冷哼一声,嘴唇紧抿,“果然是有备而来。”而且恐怕不止是蛮夷人这么简单。如果是蛮夷之人,又何必又消灭证据,恐怕也不止派出这些人了。李晴转过身去,望着被金针刺中死去的人,心道,唯独只有这人不是自杀而死的,或许能发现什么线索吧。

何清却上前一步,紧张地将李晴挡住,“小心有毒!”

李晴皱眉看去,再看,那尸体之上已经漫起了点点毒斑,如同中了蛛毒,形状极其可怖。

“你们最好别碰。”北轩祺冷淡的声音传来,“蛛毒不比一般的毒,只要碰到就会中毒,且解法复杂,你们想送死可以,别来找我。”言下之意,却是碰了这尸体就必死无疑了。

李晴暗暗磨牙,虽然是被北轩祺救了一次,但这欠扁的态度,怎么就这么招人恨呢?

何清望着北轩祺离开的背影,又回头望了一眼尸体,轻道,“也罢,这次就算了,只要我们人还在,他们一定会来的。”

李晴点了点头,走向那中毒的士兵,随行的军医立刻报告道,“是中了毒气了,这毒气会致人混乱。”

“把面罩给我。”

立刻有人将面罩递上,这面罩还是李晴特地让人做出来的,加了炭粉,能够抵制毒性的,每一个都是李晴亲自在一边监制的,没理由出现漏洞,只怕是这人自己不小心吧?

那人递上的是中毒之人的面具,李晴挑了挑眉,“给我这残次品做甚?”

那人一愣,醒悟过来李晴的真正意思,连忙奉上新面具,李晴将新到手的面具丢给北轩祺,自以为北轩祺是多此一举,就算没有他出手,李晴自认照样能够躲过那没有威胁力的一箭,如今却导致线索断了,因此对北轩祺没什么好气地道,“虽然我知道你毒舌,自己也会解毒,不过为了减少药物浪费,这个,拿着。”说完,李晴将面具随手往北轩祺的方向一丢。

北轩祺抬起手来,正好接住李晴丢来的面具,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有些许变化。手指一捏,隐约已经明白了这面具的原理。“你的主意?”虽然是问句,但北轩祺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你以为?”李晴不答反问,举起还未凉的茶杯,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皱起眉来,掀起车帘,将茶泼了,李晴面色阴沉,“真是,喝个茶都不让人好好喝了。”

北轩祺眉头轻挑,顺手将面具收下,抱臂而坐,黑沉的眸子望向李晴,“我以为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被你破坏的马车。”

李晴当时就怕马车里有藏毒,破了马车会更好,如今……但李晴是有错就改,坚决不认错的类型。摸了摸鼻子,李晴闭上眼睛假寐,嘴里吐出轻飘飘的话语,“正好今日秋高气爽,晚上还可以看星星……不用太感激我!”

闭上眼的李晴没有看见,听了她的话后,北轩祺的嘴角微微上挑。

一个下午都风平浪静,只是众人都不敢放松警惕,戴着防毒面具,全副武装,就怕接下来的路更加凶险。

“将军,用膳了。”

景德作为副官,也负责照顾李晴的日常起居,端了餐盘过来,看到北轩祺,这才想起马车里还有一个,踌躇了一下问道,“神医,是否移步与下官一同用膳?”

“不必了。”一直闭着眼休息的李晴听到这话后才睁开眼,吩咐景德将餐盘放下,走出马车,望着不远处的森林,眼中有微光跳动

《只愿为卿负天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