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太渊道尊》太渊道尊小说 猎奇 太渊道尊蕾丝

太渊道尊

仙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高祖陛下原创的仙侠小说《太渊道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魏道渊,正法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傍晚,在和师尊李崇华“见面”之后,魏道渊就将寒髓项链戴在了身上,丝丝凉意自吊坠上散发,这股清气之上灵台,时时刻刻都在让他保持清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7 00:05: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高祖陛下原创的仙侠小说《太渊道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魏道渊,正法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傍晚,在和师尊李崇华“见面”之后,魏道渊就将寒髓项链戴在了身上,丝丝凉意自吊坠上散发,这股清气之上灵台,时时刻刻都在让他保持清明

《太渊道尊》免费试读

傍晚,在和师尊李崇华“见面”之后,魏道渊就将寒髓项链戴在了身上,丝丝凉意自吊坠上散发,这股清气之上灵台,时时刻刻都在让他保持清明。而那团“棉絮”不知是采自何种灵植,在滴血炼化后,竟然直接没入魏道渊肉身皮膜之内。这一过程如同一根针线在皮下穿行,如同潮水般的痛苦自身上传来。

若非他忍耐力极强,怕是早就喊出声了。而迅速“铺满”全身的“棉絮”似乎和“劲衣”极为相似,在气血的滋养下,仿佛活了过来。猎奇心起的魏道渊当即使出六成力道一剑滑向手臂,远超平时的“阻力”自皮肉下方传来。

这件隐于皮下的秘甲防御力极佳,尤其是对于兵刃的穿刺效果最是明显。这一点从划破皮膜时,剑刃发出的刺耳摩擦声就可见一斑。看似柔弱的“棉絮”在被磨损、切断后,逐渐在血肉的滋养下缓缓恢复。

“果然不愧是秘甲,当真神奇。”

……

藏经洞紧挨天壁云居,不同于地面上那些鳞次栉比的雕楼,巨大的洞府几乎将天壁云居下方掏空。九层藏经洞几乎就是一座倒扣着的塔楼,越往下所存放的典籍就越珍贵,防守就越严密。

第二天一早,乘着天色刚亮,魏道渊就来到了金光喷涌的藏经洞。两尊巨大的青铜镇兽一动不动地盘坐在洞口,出入此等禁地,必须时刻佩戴弟子腰牌,否则光光门口这两尊“雕像”就能撕了他。

这两尊青铜镇兽乃是门内修士以大神通炼制的,能够轻松辨别每一名弟子身上的气息。稍有不对,就会从毫无攻击力的雕像,化作所向披靡的“仙兽镇守”。据传闻,这两尊青铜镇兽全力发动之际,将会化作小山般的体型,举手投足就是数十万斤的滔天神力,神藏以下必死无疑。

本以为地下洞窟会稍稍有些阴暗,但踏入洞窟一层后,魏道渊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门内大修直接在地下挖出了一座山殿云楼,两侧立满了长明灯火。每一尊三人多高的灯柱由纯铜制成,上刻执明术式。站在栏杆处向下望去,几乎看不到底。

藏经洞正中间是一根硕大的通天青铜立柱,其上雕刻着繁复的道纹,璀璨的灵光、浑厚的威压自上散发而出。重重陈设将地府照亮的同时,也平添藏经洞府三成威势,仙门大宗的底蕴展露出了冰山一角。

“光这第一层,藏书怕是几百年都看不完吧。”魏道渊看着望不到头的书架,心中喃喃说道。他所在的仅仅是一层的一个“房间”,但推开门后,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而似这样的房间,一层还有很多。

藏经洞每一层都是按照天干地支排列,其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称为十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称为十二地支。而他当前所在的正是第一层的“甲子阁”。

“执事前辈,弟子魏道渊奉师尊法旨,前来求取《地阙真敕正法》下卷。”

藏经洞内,魏道渊恭恭敬敬地对着值守的老者说道。这藏经洞看守森严,若非有他腰悬外门弟子令牌,外人怕是连门都进不来。甲子阁值守的老人宛若一个凡人,但落在魏道渊记忆中,他只在师尊李崇华身上看到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返璞归真。

“唔,老头子我看看,《地阙真敕正法》?老道君怎么会把这门功法传给了一个外门弟子?”那老者睁开惺忪的睡眼,待看完李崇华的法旨手书后,眼中露出一丝了然。

正当魏道渊准备回话的时候,那老者突然来到他身前,一手抚在他的天灵盖上,一道磅礴真元陡然游走他的全身。被突然近身的魏道渊一动都不敢动,僵硬的脸上眼角直跳。自打他进入扶风,修为深不可测的人就像是“大白菜”一样,颇有一种“体藏先天满地走,神藏大修多如狗”的错觉。

“唔,原来如此,五行之体,这就说得通了。”值守老者也不再多做赘述,“藏经令拿出来吧,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闻言,魏道渊当即从百宝囊内取出之前领取的藏经令。老者叮嘱一句“稍等片刻”后,整个人就化作一道残影,直没甲字阁深处。这段时间魏道渊也了解了自己所修的功法,门内尝试过修行的绝对不在少数,但是,大多数人都卡在了开脉五重天。

这其中也不乏达到练劲化丝的弟子,但开辟奇经脉门对于肉身底蕴要求极高,魏道渊若是没有三冬神火的帮助,至少需要在上面花费五年乃至更久的功夫。踏入体藏一关最忌讳的就是蹉跎岁月,一旦肉身因为时间开始变得腐朽,那么想要达到先天圆满的无漏无垢就更加困难。因此,很多人都在坚持一段时间后转修其他功法。

故而,想要修行《地阙真敕正法》就必须有极大的毅力。这门功法传承自扶风开宗立派之初,可以说是“镇派底蕴”之一。虽然能够夯实根基,但进境缓慢是它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久而久之,门中也将此功法束之高阁,修习的弟子也越来越少。

“你且收好,这枚玉简乃是功法的复刻,内设禁制,七日后自毁。”老者来去如风,不多时就将一枚乳白色的灵光玉简交给了魏道渊,末了还嘱咐道:“我观你已经贯通奇经八脉,这两个甲子以来,你是唯一一个有机会靠此门功法踏入铸骨的弟子。但老头子我不得不说一句,比起这神通术法,这门功法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莫要让术法拖累了你。”

“多谢前辈指点,弟子谨记。”对于值守藏经洞老者的嘱咐,魏道渊自然辜负这番好意。正所谓贪多嚼不烂,《地阙真敕正法》的弊端他自然也是清清楚楚,无数门人师兄都将其心得书录在册。

躬身告退的魏道渊重新回到一层正中的一面灵璧之前,他目光不停在上面游走,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以他当前的修为,只能进入藏经洞一层。如今藏经令还剩一枚,他自然要选择一门能够弥补自身短板的术法。

“乙亥阁,《土遁术》倒是不错,这样一来我也算是可战可退。”魏道渊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看向玉璧上的一行蝇头小字。

打定主意之后,魏道渊便直奔目标。寻常弟子一般只会兑换一本主修功法,之后的神通术法往往都是通过任务积累的功勋进行兑换。就目前而言,宗门除了在弟子突破大境界时会奖励功法神通之外,其余的所有都需要门人弟子自行换取。

因此,身怀多门一流功法、神通的魏道渊已经比这届弟子“富有”太多。

半日后,书道院内。

魏道渊取下贴在眉心处的玉简,脑中微微有些发胀的他揉了揉高鼓的太阳穴。玉简传功虽然便捷,但也会让使用者头疼欲裂。

《地阙真敕正法》的下半卷只记载了《五德法剑》和《玄罡真身》两门术法。前者乃是一门攻伐之术,后者乃是他寻觅良久的肉身练体之法,二者皆是高深玄奥的法门。

片刻后,之前那种头脑发胀的感觉才慢慢消退。呼出一口浊气的他立刻将第二枚记载遁术的玉简贴在了眉心。相比起第一次,这一次的症状明显减轻很多,内容的复杂程度也降低了些许。

《土遁术》属于五行遁术中比较常见的一种,一来潜入地下可以遮蔽身形,二来远遁的速度也是极快。可若说是弊端,施术中若是遇到河流、矿脉,那就很容易术法被破,继而露出身形。

但比起赶路全靠双脚的魏道渊,这门术法已经足够他眼下使用了。今后若是有机会,自然会学全五行遁术,如此一来,才能算是一张完整的保命底牌。

……

三个月后。

书道崖绝壁之下,魏道渊赤着上身,身上缠满了粗大的铁链,链条的另一端也绑缚着几个硕大的铁球。整个人如同一块顽石一般,死死地钉在河床上,任凭汹涌的水流奔腾而过。之前还号称水泼不湿的“劲衣”在此刻却被冲刷的支离破碎,自然的伟力将魏道渊一身气力生生撕开,暴露出了一系列短板。

这三个月来每日都会来这崖下湍流修行炼体之法,为的就是通过这磅礴的大河水流打熬劲力、筋骨、皮膜。

在修行炼体法门之前还沾沾自喜的他,在一开始却是连在水下站稳脚跟都做不到。自以为凝练的龟蛇劲在那一刻变得如同败革朽木一般脆弱。原本绵长的内息在水流的激荡下迅速消耗,平日里尚且可以闭气一炷香的魏道渊,此刻却是连三分之一柱都不到。

劲力徒有其表、后继乏力,究其原因定然和登仙梯上暴涨的八脉之力有关。幸亏他尚未踏入铸骨,否则若是以这种劲力洗髓锻骨,以后想要弥补怕是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太渊道尊》 免费阅读章节

《太渊道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