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嘉宁》嘉宁做名字的意思 cp 嘉宁强攻

嘉宁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嘉宁》是久l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温,韩再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几日后,三人顺利翻过几处山林,来到朗州治下的一个镇子。 “咱们去买个骡车吧。”李温瞧了眼疲惫不堪的嘉宁,对韩再叔说。 韩再点点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8 18:03: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嘉宁》是久l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温,韩再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几日后,三人顺利翻过几处山林,来到朗州治下的一个镇子。 “咱们去买个骡车吧。”李温瞧了眼疲惫不堪的嘉宁,对韩再叔说。 韩再点点头

《嘉宁》免费试读

几日后,三人顺利翻过几处山林,来到朗州治下的一个镇子。

“咱们去买个骡车吧。”李温瞧了眼疲惫不堪的嘉宁,对韩再叔说。

韩再点点头,“你俩在林中歇息,我去去就来。”

他在路上发现有杀手盘踞各个路口的痕迹后,便得出结论,果真有人在四处寻找李温。

那么,李温是绝对不能出现在人前了。

买马匹骡子代步是非行不可的,不然的话,这漫长的路程光靠脚力可不行。

走到偏僻处,韩再取下面具收进怀里,露出的面部赫然一道狰狞伤疤,像一条紫红蜈蚣趴伏在原本俊秀的右脸颊。

他弯腰从一处土地里挖了一块红泥,缓缓抹在脸上,将那处疤痕稍微遮掩一些,看上去不怎么显眼了,这才直起身,大步往镇子里走去。

洛京长公主府。

福乐公主脸色阴沉坐在罗汉椅上,手里捏着一封书信,正是女儿嘉宁写给玉珠的。

她面前地砖上,跪着两名抖成一团的丫头。

“婢子该死,没有照顾好主子……”玉珠紫玉抽泣着,连连磕头请罪。

福乐公主紧了紧手指,将手中信纸握成一团,猛地将面前案几上一只茶盏砸了过去,“滚出去!”

被砸了一身水渍的玉珠紫玉慌忙躬身退出屋子。

梅姑轻声叹气,安抚道:“公主,郡主她吉人天相,又有韩再护着,应该不会有事的。”

长公主平复一下气息,恨声道:“这孩子总是异想天开,近几月来更是无法无天,没一时省心的,都怪本宫平日太纵着她了!”

梅姑重新为公主砌上一杯香茗,端到她面前,轻声道:“郡主心地善良,担心李温世子的安危原也没错,况如今太平盛世,她和世子又走的是官道,那魍魉匪徒也不敢轻举妄动,您且宽心,等郡主平安回来,您再好好训她不迟。”

长公主沉默半晌,叹口气:“我终还是不能安心。如今朝堂看似平静,其实暗流涌动,各大贵族阴奉阳违均有蠢蠢欲动之相,那齐王的病说不定真有什么阴谋猫腻呢。

梅姑,你去安排六十名精骑护卫悄悄前往齐地,沿途查找阿蛮和李温的行迹,若发现什么异常,立刻回禀。”

“喏!”梅姑躬身退出。

风祥楼一处密室,

萧伯言端坐黄梨木矮榻上,拿着一支细小竹管。

从竹管里取出一卷小纸条摊开,看过之后,就着烛火点燃。

“刺杀任务失败?”他抬眼看向身旁的红衣男子,面无表情道:“是不是哪里走漏了风声?”

红衣男子端着茶盏轻嘬一口,笑道:“走漏风声?我菩提门数年来还没有出过这样的事呢,唉,也是我大意,原该自京城起,就派人留意他们动向才是。”

也是他疏忽,原以为那无用质子只需他稍稍动动手指就捏死了,哪知,竟是个狡猾的兔子,还懂得声东击西金蝉脱壳了。

萧伯言淡淡道:“决不能让他回到齐州,否则,事情便复杂了。”

若是让齐王府有了防备,再下手就不容易了。倘若那李温再将遇刺之事奏到洛京,摆上皇帝的案桌,那只会把他现行的步骤全打乱,多年布局便要重新部署了。

红衣男子放下手中茶盏,撇嘴微哂:“那小子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咱们的人遍寻不着,如此的话,只好动用齐地周边的暗桩一起出动了,大不了,我再亲自跑一趟罢。”

“辛苦岳兄了。”萧伯言微微一笑,向岳无伤道:“此事非同小可,不能出一点差错,那李温决不能活着回到齐地或京城。洛京这边有我留意,再探查一下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他。”

岳无伤挑眉,“有人暗中帮他?若真有人能未卜先知窥破天机,怕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他们这次策划,也就只有萧伯言和自己两个知晓,连他府里的幕僚也不曾得知一星半点,走漏消息一词完全是无稽之谈。

自那齐王府开始,已经做的天衣无缝了,他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只安排杀手在数百里外的道口拦截,并没有暗中跟踪李温等人,就怕画蛇添足,引人警惕,哪知,偏偏就在这环节出了大错。

……

冲积洲境内,岳无伤口中那不简单人物,正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海棠色粗布衣裙,头戴青色印花头巾,坐在乌棚马车里头编着发辫。

她身边的李温也作乡村小子打扮,身穿打着两块补丁的短衫,沉默靠坐棚壁不动。

韩再也将自己装扮成老者模样,贴了满脸的花白胡须,正好将脸上那道疤痕遮了大半。

青鸾揭开竹篮上的粗布,取出一块馍馍递给李温,“哥哥,你吃点,韩再叔刚买来的,还热乎着呢。”

她们一路只作兄妹相称,那韩再叔便扮成带一双儿女去投奔亲戚的父亲。

李温接过馍馍,将它掰成两瓣,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这一路多亏了有韩再叔,咱们过了前面村镇便能进入齐州境内了,虽说在路上多耽搁了十来日,到底平安回来了,想必齐王表舅也没事的。”青鸾安慰着李温。

李温笑了笑,“阿蛮,我要多谢你。”

若不是嘉宁,他李温这会儿怕是已经绝命黄泉了。

前些日子,他们已经遇到好几波不怀好意的人了,全都被韩再叔杀灭清理干净,这一路的凶险,是他长这么大都不曾见识过的。

他也才真正明白,果真有人想置他于死地,只是,不知那些刺客为何要费尽周折杀他。

“温世兄,我跟你说,那些刺客不是皇帝舅舅派来的,是有人想密谋造反,逼迫藩王先起个头,让天下大乱。等你回了王府,即刻写一封奏折送给皇帝舅舅,将这一路发生的事告诉他。”

青鸾低声说道:“别写是我告诉你的就行……”

李温有些愣神,“嘉宁,你如何知道这些?”

青鸾:“哎,你就别问了,反正是我做了一个梦梦到的,你只需记得,凡事都跟我父母无关啊。”

这时,马车行驶到一个乡村路段,忽见前面道口有几名大汉正在盘查过往村民。

此时调转马车已经不可能的,因为那四人正朝向他们马车走了过来。

“各位好汉,拦住咱们马车为何?”韩再叔操着一嘴本地口音与这些人周旋。

“查找逃奴。”一名大汉手里拿着一张人面画像,看了韩再一眼,便上前一把扯掉车帘,向里面坐着的青鸾和李温喝道:“出来!”

青鸾瞪着眼珠子,佯装惊恐道:“你们这些人想干什么?”手中已经握紧衣袖里的锋利匕首。

那几名大汉瞧了青鸾一眼,便将视线转向李温,一指他:“出来!听见没有?”

李温瞧了韩再叔一眼,便慢吞吞挪下马车。

那名大汉将手中画像往李温面部比了比,又挥手道:“走吧!”

李温刚想转身,那人已经一刀向他脖颈割来。

锵的一声,大汉手中利刃被韩再叔挡过来的腰刀磕飞,手起刀落间,那大汉已经被一柄钢刀刺进咽喉。

《嘉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