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冤家路则窄》冤家路则窄小说 kuso 冤家路则窄父子文

冤家路则窄

耽美小说连载中

经典小说《冤家路则窄》由北辰莫麟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闯,贺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刘闯勾了勾周放的衣服,调戏他道,“你这是被人糟蹋了?” 周放打开他的手,“还不都赖你!” “天地良心,我可是清白的。我就算是梦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1 00:04: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冤家路则窄》由北辰莫麟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闯,贺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刘闯勾了勾周放的衣服,调戏他道,“你这是被人糟蹋了?” 周放打开他的手,“还不都赖你!” “天地良心,我可是清白的。我就算是梦游

《冤家路则窄》免费试读

刘闯勾了勾周放的衣服,调戏他道,“你这是被人糟蹋了?”

周放打开他的手,“还不都赖你!”

“天地良心,我可是清白的。我就算是梦游也不可能上你。”

“……”

周放把被子一扯,起身伸了个懒腰,光着脚就钻浴室去了。

“对了,你过来的时候去看过陆川没有?你昨天抽风跟他打了一架,把他宿舍砸的…啧啧,跟个垃圾场似的。”

“去,去了。”

周放从浴室伸出来一个脑袋叼着牙刷看向他,问道,“陆川呢?那小子不会真的在他那个垃圾场睡了一宿吧?”

刘闯摇了摇头,“人不在。”

周放抓了抓头发,“不在吗?”

周放直勾的盯着刘闯看,刘闯嗓子紧紧的,他清了清嗓子,别开眼去。周放走了出来,顺着刘闯的眼神儿挡在他面前,“你昨天,怎么回事?”

“我,我昨天,喝多了。”

“我知道。但,你知道陆川昨天回来?”

刘闯摇了摇头。周放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真的?”

“真的。我这两天憋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想去他那儿把他之前在上海买的那破灯砸了,气气他。真不是想砸人。你也知道陆川那个破嘴。”

“是啊,我不光知道陆川那张破嘴欠揍我还知道你喝多了后那个驴脾气。”

“……”

周放叹了口气,实在无语。

刘闯伸手揪住了周放的衣角动了动,周放看出来了,他应该是想撒娇,但,一个一米八的壮汉强行撒娇,给周放吓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周放知道刘闯的意思,每次他跟陆川闹矛盾,中间的和事佬都是他。

程野在的时候刘闯压根不敢动陆川,程野当兵去了,刘闯机会来了,两人三天两头吵架,动手也不是没有,为了缓解气氛,只得来一个脸皮足够厚的去两边疏通,周放很荣幸,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周放叹了口气,刘闯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向他,开口道,“程野快回来了。”

“你还知道程野快回来了?!”

“……那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我能不帮吗?”

“可以。”

“真的?”

刘闯起身抻了抻自己的衣服还顺便卷了卷袖子,闷头冲周放走去,周放被吓得后退了几步。

……

医院。

老规矩,陆川吃完饭后,贺曈手脚利索的把东西都收拾了,贺曈忙完了坐回旁边的凳子上,陆川笑嘻嘻的看着他,开口问道,“思乐自己在家吗?”

“五月哥在。”

“那个,思乐他……”

老陆川支支吾吾的,贺曈嘴角扬了扬,“没事的,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陆川挠了挠脑袋,一脸兴奋的开口道,

“我昨天是想试试你给我出的那个主意。你猜,结果怎么样?”

贺曈看着他,陆川笑了笑,漏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灯线昏暗,我睡着了。”

“……”

贺曈无奈的笑了笑,真的是对陆川无语了。

应该是伤口在愈合,有些发痒,陆川的手下意识的往额头上抚,贺曈赶忙抓住他的手阻止,“又忘了?”

陆川笑笑,这种被喜欢的人关心的感jio太棒了。

“那个,其实,我没事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思乐也离不开你,我能照顾好我自己。”

“……”

贺曈想了想起身,陆川一脸委屈的小模样看着他,给贺曈看得都不忍心了,贺曈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休息一下,五月哥今天下午有工作,我回去接思乐,很快就回来。”

“真的?”

听贺曈说会回来,陆川眼睛直放光。贺曈点了点头。

“那,你去吧,快去快回。”

“嗯。”

“路上注意安全。”

“嗯……那个,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陆川摇了摇头,抬手跟贺曈拜了拜手。

贺曈走后,陆川高兴的从床上滚来滚去,给过来换药的小护士都吓着了,还以为他有羊癫疯。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了!

噗——

周放真的特别会掐点,陆川按了接听,心情甚好,

“喂?怎么了孙子?”

“……”

周放气的差点没抽过去,这小子自从给他换上了那个专属铃声,开场白就这么一句。

陆川听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动静,开口问道,“怎么了?拨错号了?”

“听你这语气,心情不错啊!”

陆川嘿嘿傻乐了半天。周放冷哼了一声抱怨道,“你的破事,害得我一大早上被刘闯那狗咬了一口。”

“什么?刘闯咬你了?”

“啊呸!”

陆川一个劲儿的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周放在那头气的愤愤的,陆川的笑声在他耳边尤为刺耳,但他又不好说,周放在电话那头瞟了个大白眼,吊儿郎当的问道,“你在哪儿呢?”

“医院。”

“……刘闯昨天晚上把你脑子给打坏了?”

“放,屁。都不是我看不起他,就他那小劲儿,我就是不动手站在那儿让他打,他能给我打成什么样?”

周放按了外放,把手机往刘闯那儿一推,冲刘闯眨了眨眼睛,刘闯黑着一张脸坐在对面,听着陆大少爷隔空吹牛,全然没有了昨天晚上呜呜喳喳的劲儿。

看陆大少爷吹牛都不过脑子,怕他闪着舌头,周放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好心提醒道,“刘闯在我旁边。”

“……”

陆川一下子就僵了。刘闯接过手机,清了清嗓子,戏虐道,“陆大少爷,有空再陪我练练。”

“怕,怕你啊?!”陆川突然被嗓子里的口水卡了一下。

刘闯想了想,开口道,“君子协议,咱俩单独解决,不许叫人帮忙。”

“……”

周放凑了刘闯的耳边,小声询问道,“你是认真的?多大点儿事,至于吗?”

刘闯瞪了他一眼,周放继续道,“他要是拖到程野回来,你怎么办?程野能听你的什么狗屁君子协议?程野什么心思陆川不知道,你还不清楚?”

“……”

陆川明显是等的不耐烦了,

“喂喂喂!嘀咕什么呢?就这么定了,时间地点你定,到时候谁怂谁是狗。”

“……”

挂掉电话后,周放起身给刘闯鞠了三躬。

刘闯:“???”

周放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处,“兄弟,一路走好!”

“……”

陆川收拾收拾,打算离开,毕竟伤的是脑袋,已经包扎好了,再说了,医院也太没劲了。

刚出医院,贺曈领着思乐就过来了,看到一股脑往外走的陆川,贺曈开口,

“你怎么出来了?”

陆川笑笑,

“医院待着没意思。头已经不疼了,我问过医生了,他也说可以出院了。”

“哦!”

陆川蹲下,将思乐拉到自己身边,“小家伙,想不想我?”

思乐点了点头。

陆川高兴坏了,他伸手揉了揉他的软软的头发。

爱惜的将他抱了起来,贺曈护着,关心道,“你,可以吗?”

“嗯?我真的没事。”

贺曈想了想,“你,有干净的衣服吗?”

陆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上面零零散散的还有好多干涸的血迹,惊的陆川忙把思乐递还给了贺曈。

“我,我没吓到他吧?”

贺曈看了一眼思乐笑着开口道,“他喜欢你,所以不怕。”

“……”开心。

……

段文熙刚跟两个云南的人谈了生意,这会儿浑身被酒灌得迷迷瞪瞪的,一个情儿过来扶他,关切道,“段总,你还好吗?”

段文熙摆了摆手,“妈,***,也太,太能喝了。再不签我就得,翻在这儿。”

小情儿将段文熙扶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然后去给他倒水,

“段总不是说这单生意不做了吗?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段文熙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伸手把领带胡乱拽了拽,呼吸急促,“最近缺钱。”

“……来,喝水。”

段文熙喝了一口小情儿递过来的水,才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儿。

翁嗡嗡~~~

段文熙皱着眉头摸了摸,“手机!”

“……哦,给。”

小情儿把手机递给段文熙,段文熙的手就像中了风似的,手在手机上划了半天都没划开,小情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动手帮他按了接听,

“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秒后,开口,

“文熙……”

段文熙一下子就精神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他死也不会忘,段文熙手更抖了,他试探的开口,

“贺城?”

“……嗯。”

贺城走了五年,段文熙也是在酒吧开业当天得知贺城的弟弟贺曈来了稻城,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贺曈受贺城所托来给他庆祝开业。就连贺曈的照片也是段文熙自己找人查的,他们五年里从未联系过。段文熙眼睛红红的,声音略有些沙哑道,

“好久没联系了。”

“是啊,好久没联系了。”

……

护士长抱着个文件夹走了过来,敲了敲黎书办公室的门,

“黎医生,贺医生带着那孩子来了,在3022房。”

黎书看向他,绅士礼貌的笑笑,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病房内。

贺曈看陆川的眼神明显软了下来,陆川这副乖乖的模样真的是太有杀伤力了,贺曈也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完全架不住陆川这副模样。

病房的门紧紧的闭着,将屋内与外面来来往往的医务人员还有病人隔了起来。

《冤家路则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