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女日记》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 YAOI 庶女日记娘受

庶女日记

古代言情已完结

《庶女日记》是雁紫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女日记》精彩章节节选: 咦?白姨娘竟然也跟来了? 保国公府有妾给老太太请安的规矩吗?纪浅夏记得以前看红楼梦,赵姨娘从来没在老太太跟前露过脸呢?不是免晨昏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5 12:04: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庶女日记》是雁紫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女日记》精彩章节节选: 咦?白姨娘竟然也跟来了? 保国公府有妾给老太太请安的规矩吗?纪浅夏记得以前看红楼梦,赵姨娘从来没在老太太跟前露过脸呢?不是免晨昏

《庶女日记》免费试读

咦?白姨娘竟然也跟来了?

保国公府有妾给老太太请安的规矩吗?纪浅夏记得以前看红楼梦,赵姨娘从来没在老太太跟前露过脸呢?不是免晨昏定省之礼,而是她没资格。

狄夫人已经上了台阶,同时眼睛也扫过来定在纪浅夏面上。

“见过太太。”纪浅夏拿不准是叫母亲还是夫人?只好折中一下。

狄夫人看着她叹口气,门前的丫头已经报进去,并打起了帘子。

白姨娘没跟进去,等在外面,忐忑不安问她:“小满,你怎么冲撞老太太了?”

咦?消息传这么快?赶得上村广播宣传了。这是有人惟恐天下不乱吧?不是说夫人正忙着备明天过节的节礼吗?还有亲戚故旧之间的应酬,还得应付府里这些破事。难怪那么瘦?Cao心Cao的吧?

廊下满是仆从,纪浅夏不可能直白的叙说,隐晦低声道:“姐妹间的风波,已经过去了,也不知是谁多嘴把太太叫来。”

白姨娘愁眉苦脸的轻叹道:“来传话的人,可是老太太院里的人,说你冲撞了老太太,正被罚跪地。老太太正生气呢。”

“长舌妇真多。”纪浅夏不屑评一句。

惹的白姨娘好一顿瞅她。

两母女正在堂檐下低声交谈,忽然屋里传来活泼的笑声,是纪君蔓。中间还有纪老太太跟狄夫人的说话声。

片刻,狄夫人出来了,正色看一眼纪浅夏,留意到她的裙子还湿着,脸色一平往常,说:“没事了,回去吧。”

‘呼!’纪浅夏松口气,欣慰的道谢:“谢谢太太。”

老太太没把白氏叫进来训斥,一定是狄夫人在中间哄了半天,加上几位姑娘凑趣,这事就丢开了。

狄夫人轻摇头:“没一个省心的。”说罢,径直下台阶,又一窝峰的去了。

恭送着夫人和白氏远去,纪浅夏忽然开心问偎蕉:“今天是不是不用去请太太安了?”

偎蕉低声:“是。姑娘快回襟霞阁换裙子吧。若是太太在家,午安是免不了的。”

“哦。”

很快换好裙子,纪浅夏坐窗前托腮发愣的功夫,朴方堂来了两个二等丫头送来法华经及笔墨纸张。

“有五册?”这得抄几天啊?有没有期限?

“老太太说,最迟夏至要得。”

夏至?倚樱马上翻来黄历,一看,还有十来天。

纪浅夏一下就放松了,懒懒伸展四肢:“早呢,来得及。”

“可是姑娘,你的字……?”偎蕉忧心忡忡。

“我的字不好看吗?来,笔墨侍候。”

一众大小丫头行动起来,很快就搞定了。

纪浅夏蕴酿了下,提起一管紫毫笔找找手感,又放下。法华经文都看的磕磕绊绊的,怎么写?不死心的提起笔沾沾墨,墨香气淡淡的。

她试着落笔写下第一个字,就知道。不好!力道还是掌控的得住,就是笔画什么,太生硬,不像是她的意志在写,而是原身的一点残余势力在自然而然行动。

写下一排后,纪浅夏挫败的扔下笔。

原主的字也不怎么样?毫无特色,勉强能看。比她写简体蛮夷字体强不了多少。

“你们谁会写字?”纪浅夏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丫头身上。

“她!”众人一致手指倚樱。

圆脸喜庆的倚樱不谦虚的猛点头:“小姐,奴婢的字还是你教的呢?”

“我教你?那谁教我?”

“二老爷府上的容先生啊。”

纪浅夏两眼一摸黑:又冒出个容先生?为什么国公府养这么多闲人啊?

偎蕉已经善解人意的把小丫头们打发出去,手脚麻利的收着书案上的笔墨,嘴里说:“府里少爷小姐们多,国公爷便在二老爷府那边辟了个单独的院子,请了京城有史的容先生来授课。这些天正值假日,学里也放假。”

“这么说,过节后,我便要去学堂?”

“是啊,小姐。辰时去,午时就回了。”

纪浅夏掐指算了算,还好还好,时间不长。

“没分男学堂女学堂吗?”

倚樱摇头笑:“没分。国公爷亲自说的,没有外人,一家人姐妹兄弟一起,何必疏离?”

纪浅夏就摸着下巴小声:“还真有点期待呢。”

这算家学了吧?私塾都算不上。一屋子年纪不等的未成年小孩子听一个老夫子讲课?怎么有种进小学的感觉呢?

“小姐,你放心。以往你抄书什么的都是倚樱代办,从来没出过差错。”偎蕉安慰她。

纪浅夏眼珠子一突,看向圆脸可爱的倚樱:“敢情你还是个枪手啊。”

“小姐,奴婢一定在夏至之前帮你抄好法华经。”倚樱还鼓着圆圆腮子保证。

“我先谢了。”解决这件麻烦事,纪浅夏松口气。

两丫头眼神又怪怪看着她。

“肚子好饿,有吃的没有?”纪浅夏原本打算在朴方堂用早餐的呢?谁成想发生不愉快被赶了回来,一时没饿倒忘了要吃饭这回事。

“奴婢这就去传膳。”倚樱转身出门。

纪浅夏就坐到桌边,单手撑腮,下意识问:“偎蕉,白姨娘是不是协助太太管家啊?”

“是的小姐。”

“其他姨娘没意见?”

偎蕉瞅她一眼,心里在说:没意见才怪?

丫头的面上也带出了答案,纪浅夏就摆手:“难怪喽。我说咋这么倒才霉,原来招人嫉恨,迁怒于我身上。呃?为什么夫人单单派白姨娘协管呢?”

“小姐,你真的不记得了?”偎蕉错愕不已。

纪浅夏一时忘神了,马脚露出一小截。好在,对方是自己贴身丫头,想必不会大惊小怪嚷出去。

她手撑着额头,稍加思索就编出个借口,笑嘻嘻:“我当然记得,只是考考你。”

“哈?”这有什么好考的?这不明摆着的事吗?

就在偎蕉持续诧异中,襟霞阁摆上早餐了。

比较清淡,可能是照顾病人才初愈的原因,味道还是不错的,总之纪浅夏吃的很开心。夏朝的食物还是符合她的胃口滴。

餐后这段时间,就是休闲时光。

一般来说,可以去其他姐妹院子串门,或者去长辈们面前讨巧,还可以练练琴,学学画,习习书,写写字,做做针线活。总之,就是加强闺阁技能,好去参加贵女小姐们茶话会时,能有一技之长展示。

《庶女日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