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傲娇煦王得哄着》 小顶 傲娇煦王得哄着女王

傲娇煦王得哄着

古代言情连载中

《傲娇煦王得哄着》作者:居锦枳谷,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周静竹,易和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周静竹只穿着一身单衣趴在窗户上面,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脚底下还踩着个小兀子。 易和煦进来二话不说就把人捞了回来扔在床上,“你看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6 00:03: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傲娇煦王得哄着》作者:居锦枳谷,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周静竹,易和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周静竹只穿着一身单衣趴在窗户上面,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脚底下还踩着个小兀子。 易和煦进来二话不说就把人捞了回来扔在床上,“你看什

《傲娇煦王得哄着》免费试读

周静竹只穿着一身单衣趴在窗户上面,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脚底下还踩着个小兀子。

易和煦进来二话不说就把人捞了回来扔在床上,“你看什么呢。我进来都没看见?”

易和煦是打窗前进来的,若是平日里周静竹怕是早就看见他了,只是周静竹低着头,一双眼睛盯着地上的蚂蚁,根本没注意到易和煦进来。

“蚂蚁。一团团的。”周静竹坐起来说道。

易和煦不说话就坐在周静竹旁边,两只眼睛抗议一般。

周静竹一时间搞不清楚易和煦这是什么意思。

外面院子里都是石砖铺的路,四四方方的,中间很多土地,所以有蚂蚁是很正常的。

煦王府不少院子里都是这样的石砖路,大理石路也有只是都是长廊下面,院子里,院门处都是这样的,四四方方的别有一番风味。

都城的富贵人家,大抵也就只有易和煦会选石砖来做煦王府铺路得材料。寻常的富贵人家,铺路都是大理石,甚至有的是水泥地,那里有这样简简单单的石砖呢?

地上的蚂蚁,一团团的乱跑,很是可爱,很多时候周静竹都被吸引了去,今日就是如此。

煦王府虽然不算大,倒是景致却是不错,有一些特别很是这都城其他地方没有的,这种感觉也让周静竹喜欢的很。

屋子里安静的很,易热煦坐在那里看着周静竹不说话,活脱脱的像个怨妇,搞得周静竹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周静竹也也多琢磨,所以就看着自己的指甲,她的手比较葱白。

周静竹见花汁染料不错,准备让明兰几个帮她染一下指甲,只是还没想清楚染一个什么样的颜色。

粉的,有点淡,而且周静竹觉得小孩子气,其他的不易寻,所以周静竹有点不开心。

“王爷,来有事儿?”大半个时辰,易和煦也不说话就看着周静竹,皱着眉头一皱牙齿好像还咬着嘴唇。

因为易和煦好像是从里边咬着嘴唇的,倒是幅度不大,所以周静竹也不太看的清楚。

“有,那蚂蚁就那样好看?你要不要数数,你进府多久了。”易和煦毫不客气的说道。

一双眼睛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躲闪,不知道为什么周静竹从这些话里听到了一丝紧张的感觉。

“三个月了吧,我四月进府,如今八月了,还不够四个月呢。”周静竹犹豫了一下问道。

周静竹有些不明白易和煦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翻旧账不成?可是周静竹却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对,不够四个月,可是也就差十几日。第一次我们一同进宫,第二次为了中馈,第三次是府中有事,第四次还不知在哪里,本王来过好多次,本王是你的夫君,是你的丈夫,你明白么?”易和煦往前坐了坐,看着周静竹咬着嘴唇一句句说出来。

易和煦的话语不快,感觉像是挤牙膏,一点点的挤出来一样。

“我懂啊。”周静竹毫不犹豫的说道,她当然知道易和煦是她的夫君,只是她感觉到易和煦不是一定意思吧?只是到底是说什么呢?

易和煦张了张嘴,只好道“当本王没说。你只需要记住,马车上你说的陪本王,不是一句空话。”易和煦好不容易又说道。

那一句陪你,至今都扣着易和煦的内心。易和煦的母亲是中宫皇后,早逝,他对母亲没多大感觉。父亲也少。

虽然他是长子,可也仅仅因为是长子,先帝才关注过他,等到易和骏出生之后,易和煦收到的关注是屈指可数的。

如果他不是嫡长子或许他根本威胁不到易和安的皇位,就因为他不得宠。

唯有周静竹,刚刚开始,不顾外面的流言蜚语,不顾他的表现,直接就告诉他陪着他,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陷进去了,就那两个字,他一点都禁不住。

就好像沙漠里,缺水缺久了,突然看到水就不要命的奔跑,却没想过那可能不是水,是海市蜃楼。

现在的易和煦就是沙漠里的那个缺水缺久了的人,当然他缺的不是谁,是爱!

“我自然知道不是一句空话,无论前路如何,我都会陪着王爷,只是不知道王爷的陪是何意。”周静竹看着那双紧张,渴望的眼睛说道。

不知为什么,周静竹从那双眼睛里看出来一丝丝的卑微,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堂堂王爷的眼中会有卑微,所以周静竹不信,她觉得她看错了。

“就是字面本意,算了不说那个了,后日下午,你去梦尚夕等一个叫罗胜雪的人,就和他讲你姓周,易周氏就好,他会告诉你什么事情的。”易和煦摇摇头说道,

易和煦说着站了起来,走过去看着窗户说道。

易和煦不敢看着周静竹了,他怕他失去判断,深深陷进去,现在的他不能够把内心暴露给别人。

作为皇子有一句话他记得很清楚,不能够让别人知道你的喜忧,不然除了他死就是你亡。

“好,妾明日办妥,罗先生的事情是要应下来么。”周静竹看着背影问道。

她感觉到坚强,明明知道病弱的身子,周静竹却觉得能够依靠,周静竹从来没问过易和煦他身体的问题,她想他想说的时候会说的。

“你自己拿主意就是,这本身也是你的分内事。”易和煦说着出去了。

周静竹口里的话没法说出来了,她本想问问什么事,易和煦走了也没法问。

周静竹感觉易和煦有点怪,但是却没感觉到怪在哪里。

易和煦从琅玉院出来倒是没离府回了书房。

罗胜雪这件事情肖律递进来好久了,只是他一直都不敢答应,他怀疑,怀疑肖律,怀疑周静竹,却又下意思的相信周静竹。

直到他见过伍落风之后他决定让周静竹去,如果想要抗击易和骏,那么他就必须有自己依靠的地方,自己胜过易和骏的地方,罗胜雪刚好合适,只能赌一把,只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罗胜雪是一把刀,芝士棒不知道刀锋在何处!

《傲娇煦王得哄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