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婉心藏》婉心 全文免费阅读 婉心藏同人志

婉心藏

古代言情连载中

《婉心藏》作者:吃水果的肉丸,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季大人,盘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过了些时日,婉儿才逐渐从丧母之痛中走出来,从常嬷嬷口中得知了母亲心思缜密,许敬宗罪有应得已经有了该有的下场。 不过八九岁的年纪,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3 06:17: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婉心藏》作者:吃水果的肉丸,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季大人,盘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过了些时日,婉儿才逐渐从丧母之痛中走出来,从常嬷嬷口中得知了母亲心思缜密,许敬宗罪有应得已经有了该有的下场。 不过八九岁的年纪,

《婉心藏》免费试读

过了些时日,婉儿才逐渐从丧母之痛中走出来,从常嬷嬷口中得知了母亲心思缜密,许敬宗罪有应得已经有了该有的下场。

不过八九岁的年纪,倒也是和母亲一样,思维缜密,沉稳内敛。

从此,这盘棋就要由自己亲手下了。

婉儿那日晚上让常嬷嬷以送还衣物为由,接应了几个安插在沈长春身边的眼线。把沈长春的脾气秉性打探了清楚,更是知晓,沈长春原是沈家的二小姐,因在一场宴会上机缘巧合深得女皇喜爱,便把她选入了宫中陪伴女皇。

待常嬷嬷拿回了消息。婉儿只是轻笑:“上次我与曾外祖传书询问沈家的情况,从一些信息中知道,沈家二小姐和她胞姐感情深厚,只是那大小姐年方十六就去世,虽对外宣称是得了急病去世。外界虽然觉得蹊跷,但也无人去查。至于我麟展阁,也曾受过太宗恩惠,为太宗坐稳江山探得天下秘闻做了不少事情,京中大臣家眷,想要拔除我阁中的眼线,恐是极难。沈家大小姐被女皇亲侄武悬让酒后玷污,一时接受不了才投了井。”

常嬷嬷立在她旁微微弓着身子只说道:“依阁主的意思,我们接下来的这盘棋,该怎么下?”

婉儿轻笑:“我虽年纪尚幼,从小和祖母母亲在这掖庭长大,虽没有父兄姐妹,但也知晓这些人之常情。她胞姐去世的第二年春天,她就得到女皇赏识进宫了。听说她母亲自她出生便去世,若不是她胞姐细心呵护,恐怕在那官宦人家的宅院,早被那些姨娘给作践死了”

常嬷嬷笑笑:“少阁主的意思是让我们的人去寻了武悬让的错处,好让长春女使无意知道?替我们除了那武悬让?”

婉儿摆了摆手:“不急,那武悬让是女皇亲侄,沈家得罪不起。而我们这位女皇最担忧的就是有人想动了她的江山。许敬宗刚被除掉,先让他逍遥几日。前些年曾外祖曾经远游时救过一些烟花场所的姑娘,把她们安置在了京中。那醺遥坊也是我们的人,便从中选几个机灵的姑娘出来,剩下的事情就是那几个姑娘的事了。”

常嬷嬷答道:“您是想用美人计?”

婉儿摇摇头:“武悬让毕竟是女皇亲侄,什么美人没见过。人最怕潜移默化,若是天天有人在他面前说他多英明神武,现在是武氏天下,若立太子也是立武氏中人。这话该怎么说,姑娘们比我知道。”

常嬷嬷笑了笑。

婉儿又说道:“至于进献美人的事情,交给季大人季恒便是,季大人是我祖父门生。这些年他一直隐忍不发,官位未曾晋升,不过文章写得通透华丽,武悬让一直想让他与其一派,好写些奉承的诗词好去溜须拍马。告诉季大人,若除去武悬让,他想要一展宏图的志向,才无人可挡。”

常嬷嬷替婉儿梳了梳头:“依少阁主意思,这次我们多久收网”

婉儿笑笑:“常嬷嬷不必急,人越是放松,越是不够警惕,越是被身边人鼓动,他那股蠢蠢欲动的心思才会到明面上,才会越张狂。派人找到京中找到诚衣轩李香主,他缝制衣服可是一绝,让他三月时间缝制一套华美的龙袍出来。”

常嬷嬷笑笑:“少阁主心思缜密,这盘棋我们下的越大就好,来日方长”

婉儿拉着常嬷嬷坐下:“我若想扭转门楣,须得离至高无上的那个人越来越近才好,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待我们把这盘棋越铺越大。我才有把握可以。”

常嬷嬷抚着婉儿长了冻疮的手:“若少阁主还是上官家的娇小姐,又怎会这种地方,每天做粗使的活计,在寒冬洗衣。”

婉儿反过来拍了拍常嬷嬷的手:“嬷嬷不必为我难过,我年纪还小,若是因受您照拂,乐的清闲,恐怕又看不过的人也会告了上面,到时候若是查出些什么,便不好了”

常嬷嬷眼睛红红,垂下泪来。

婉儿替她擦干了泪水,才又说道:“嬷嬷不必难过,你且看着,我们这盘棋能下多大”

过了几日,季恒在府上见到一个人。

那人手持自己老师上官仪的印章,让府中小厮呈了上去。

那人只说:“我知季大人的抱负,您又曾是上官仪的门生,您不信自己的老师谋反,在朝中也未加入派系斗争,所以官位久久未晋升。有人让我将这枚印章呈上来,并告诉您,您可以一展宏图的时候到了”

季恒答道:“不知您是何人,又怎会有我老师的印章,若这印章被别人看到,恐怕更是要连累许多人”

那人只说:“我与您素未谋面,您不必知我姓名。现下除掉武悬让,您才可不必受制于人,被逼写那些溜须拍马的诗文。”

季恒不可置信笑了笑:“除掉当今女皇的亲侄儿?您莫不是讲什么天方夜谭?”

那人说道:“大人不信我可以,但是手持您老师印章的人,可扭转局面。只需要您做一件事,演几个月戏,事情就成了。”

季恒沉思片刻才说:“演什么戏,只要能把朝堂之上这些奸佞小人除掉,我季恒义不容辞”

那人说道:“我知季大人从不去那烟花柳巷之地,那醺遥坊有几个姑娘眉清目秀,您若请武悬让前去,并做主献礼送了武悬让。三个月内您和他多多接触,其余您便等着瞧就是”

季恒:“就这么简单?”

那人回道:“就这么简单”

第二天,季恒便登武悬让的府中。武悬让大叹:“稀客啊,季大人亲临寒舍”

季恒只说:“下官想清楚,只有跟着武大人,我才有出路,今日我特在醺遥坊设下宴席,还请武大人和我一同前去,季某人给您赔个不是才行”

到了醺遥坊,作陪的几位姑娘,摇曳生姿,武悬让看的眼睛都直了。

季恒立即开口:“这几位姑娘,下官都已替她们赎身,如今便献给武大人,武大人可莫要见笑才是”

武悬让笑出声来:“看来季大人果真有诚意”

季恒做了个眼神动作,几位姑娘心领神会,依次坐在武悬让身边,武悬让这下被弄的心痒痒,比起自家那个姑母做主成婚的母老虎强多了,心下只想醉倒在这温柔乡里。

《婉心藏》 免费阅读章节

《婉心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