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却是南中春色别》却是南中春色别 满城都是木棉花 GC 却是南中春色别BL

却是南中春色别

玄幻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祖叶,苏焕的小说《却是南中春色别》此文是熊安是我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怎么可能?”祖叶不相信,他方才只是想听她把话说完,可她这么一说,他便更不相信了,他的情劫是问溪仙子,这是仙帝亲口告诉他的,不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3 06:20: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祖叶,苏焕的小说《却是南中春色别》此文是熊安是我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怎么可能?”祖叶不相信,他方才只是想听她把话说完,可她这么一说,他便更不相信了,他的情劫是问溪仙子,这是仙帝亲口告诉他的,不

《却是南中春色别》免费试读

“这怎么可能?”祖叶不相信,他方才只是想听她把话说完,可她这么一说,他便更不相信了,他的情劫是问溪仙子,这是仙帝亲口告诉他的,不会有假。

心中这样一想,他才抖然惊觉,他与问溪仙子的情劫不生,却偏偏对苏木棉暗生了情愫,而后问溪仙子却要从中作梗?种种迹象混在一起,让他越发觉得脑中烦乱。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苏木棉见他心烦意乱,此刻正是好时机,她趁机继续说道:“问溪仙子的毕方鸟发狂,难道你也以为是巧合?”

祖叶震惊地看着她,他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有些说不出话来,娇美的面容此刻看在他的眼里,却是那么捉摸不透。

“那天,我是故意离开临渊府,故意遇上问溪仙子,问溪仙子并不知道,那毕方鸟,是动了手脚的。”

能在问溪仙子的坐骑上动手脚的,不会是苏木棉,她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还能有谁?还能有谁。

窗外又是一阵惊雷,苏木棉浑身不自觉一颤。这阵惊雷似乎把祖叶震醒了一些,他方才反应过来,这雷声根本不是来自仙宫。

是来自镇魔塔。

他撇过头向外看,才想起自己方才已经把窗户关上了。

身形忽然一顿,心口处一阵剧痛渐渐漫袭开来。他闷哼了一声,慢慢回转过头,只见苏木棉狰狞着双眼看着他的心口,他也低下头看了一眼。苏木棉紧紧握着那把匕首,深深刺入了他的心口。

太过用力,匕首全都没入,苏木棉握着刀柄死死抵着他的胸口。

“因为我才是你的情劫。”苏木棉一字一句说。

他见过这把匕首。

*

*

————————————————————

“为何你随身带着这东西?”

“用来防身啊。”

“你一个妖精,需要用匕首防身。”

“我法术不精,没个锋利的小东西藏在身边,怎能安心。”

————————————————————

*

*

是啊,妖精,怎需要一把普通的匕首防身。

鲜血顺着苏木棉的指缝溢了出来,她浑身颤抖着,可手却握得死死的,丝毫没有松懈。

她怕她一松懈,所有的努力便前功尽弃。

*

*

———————————————————

“爱得越深,最后伤的越深,伤的越深自然恨越深,你可明白自己要做的?”

“你将这匕首刺向他的心口,那么妖君便可活了。”

“仙和妖不能在一起,你可记住了,切莫动了歪心思,否则,你便将妖君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

*

*

“你…你这是…为何?”祖叶十分不解,他很痛苦,可他要问,他努力克制着疼痛不让自己表情扭曲,他深呼吸着,尽量保持着平稳。额间的汗细细密密渗了出来,他很痛苦。

苏木棉神色凛然:“因为只有这样,苏焕才有救,仙帝早就找到了救苏焕的法子。”

“所以说,这么多天…你都是为了…为了…”祖叶疼得说不上话来,心口一刀是致命一击,加上心中的疼痛,他能忍着已是极致。

苏木棉忽觉有些难受,她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来,而是冷漠地说:“为了一场交易。”

她为了这一场交易,她压着心中对苏焕的担忧,对祖叶的愧疚,逼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前走。前面故事演的越是完美,后面的伤害便越觉得深刻,她要祖叶仙君的心死的彻彻底底,可她忘了,她自己也是有一颗鲜活的心,她的心,也在这故事中游走。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交…易。”祖叶的脸上瞬间失了表情,为了交易,只是交易。

内心建起的所有城池瞬间瓦解溃败,原来,不过是一场交易。

情劫情劫,有情,亦有劫。

“木棉。”那声音由远及近,若有若无唤着她。

苏木棉惊住,转过身的那一刻,门被推了开来,苏焕一身玄色衣裳站在门口,脸色惨白。

毫不犹豫的,她松开了手,急切地直奔了过去。

祖叶的手悬在半空,想握住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握住。那一抹红色离开的太快,并没有给他机会。

苏木棉颤抖着手覆上了苏焕苍白的脸,又惊又喜,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是你吗?苏焕…真的是你吗?”失而复得的感觉,她从不知道,竟然能让她这般欢喜。

苏焕虚弱无力站着,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去握住了她的手:“我们走。”

喜极而泣,苏木棉重重点着头:“我们回去。”

苏木棉转而回头看向依然坐在喜床上的祖叶,他的心口一直源源不断向外冒着血,他的双手垂在两侧,任凭鲜血渗透了衣裳。大红的喜服,鲜红的血渗在衣服上,却半点看不出可怖,仿佛只是被水打湿了,仿佛床上那个人只是有些累了,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

此情此景,何其可笑,可他已没有了笑的力气。

仙帝的话反复在苏木棉脑海中盘旋,纵然心中万分愧疚,可她的脸却决然地像变了一个人。

她一把拽下了头顶的凤冠,又摘掉了身上的首饰,全都一股脑儿扔在了地上。凤冠上的珍珠掉落了一地,有一颗滚着滚着,滚到了祖叶的脚边。那是他亲手为她选的凤冠,冠上的珍珠颗颗璀璨,他以为她定十分喜欢。

四目相对,再没有任何言语。

苏木棉拉着苏焕,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祖叶终是扯了一丝苦笑出来。

那钻心蚀骨的痛,不是因为插在心口的刀,是因为由心底蔓延开来的绝望。天旋地转间,他最后看了一眼门外,却再也看不到他想看的人了。

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血泊中。

“仙上,仙上…”

“祖叶!”

“师兄!”

“祖叶!”

“祖叶仙君!”

任凭再多人叫他,却再也没有她了。

《却是南中春色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