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族》庶族地主崛起 kuso 庶族Size Queen

庶族

职场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淮西原创的职场小说《庶族》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曹鲁,叶长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天尚有一丝光亮,却也不过是黑暗前的垂死挣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暗夜彻底吞没,月亮早早的就挂在天上,然而面对着满城的萧条,今夜的月亮

|更新:2019-08-07 12:10: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淮西原创的职场小说《庶族》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曹鲁,叶长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天尚有一丝光亮,却也不过是黑暗前的垂死挣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暗夜彻底吞没,月亮早早的就挂在天上,然而面对着满城的萧条,今夜的月亮

《庶族》免费试读

天尚有一丝光亮,却也不过是黑暗前的垂死挣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暗夜彻底吞没,月亮早早的就挂在天上,然而面对着满城的萧条,今夜的月亮圆的有些讽刺。

县衙中灯火通明,内中早已被柔然人占据,后院里,窦县令被吊在正厅圆柱上,这曾是他引以为傲的两根大柱子,估计打死也没想到自己会用这种方式跟它们亲密接触。他此时形容十分狼狈,裤腿湿了半截,具是尿失禁的表现,衣衫破烂不知死活,远看就像一只用来祭祀的猪头。

窦德仁的那几房宝贝倒是比他好点,串成葫芦似的绑在一处,个个花容失色引人怜惜,只可惜曹鲁不喜美色,也不许手下人喜,除他之外,所有人都忍得辛苦,却是无人敢挑战他的命令。

是以这些看守俘虏的柔然人看上去格外暴躁,能看不能碰,只能靠虐待俘虏来出气,这事曹鲁不会管,在柔然人眼中,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魏人都是废物,还没有草原上的黄羊来的有用。

如此以来,之前送来避难的百姓们就倒了大霉,眼下已经死伤大半,意味着有无援兵都已经没有意义。

曹鲁此时正在窦德仁的书房翻找一些往来书件,大概是想借此深入了解大魏朝堂内部的有关事宜,不料窦德仁平生最擅长敛财巴结之术,官做的稀松二五眼,别说朝堂事宜欠奉,连地方政务也沾不着边。

“你居然自己活着回来了。”曹鲁放弃寻找,面色不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葛荣,“东西找不着,还搭上了一个康怀义,你说我是不是太相信你了,嗯?”

葛荣被薛六废了一条腿,同时也彻底失掉叶护大人的信任,不可信之人就等同死人,所以葛荣已经生念全无,唯一觉得亏欠长安那孩子许多,所以想在死前尽可能给她留条生路。

“叶护大人,我对可汗的衷心天地可表,也从未忘记过魏人灭我族人之仇,然而力有不歹,终是辜负了可汗厚待。”葛荣抬起头来,“我虽然没能取得那女人十分的信任,但是始终坚信那孩子就是当年陆谦之女,我相信有她在,定能聚集失散关外的青凤军。”

“你坚信?你的意思是说那女人很可能把线索留给那孩子了?”曹鲁对他所言仍有质疑。

“是,我曾经在那女人身上发现过一个锦囊,只可惜那女人防备心重,不知道给藏到哪了,她死后也没找到,我相信那就是寻找青凤印的关键!”

“哼,说了跟没说一样。”曹鲁说着不信,心里却在思度他的话,“你想护着那丫头,说话半真半假,做事拖泥带水,已然不可信,留着你只会坏事。”

曹鲁眼中忽然爆发凶光,陡然上前扼住葛荣的喉咙,只听骨头一声断裂,葛荣气绝倒地。

叶长安跟薛六这会各自躲藏在院墙外的大树上观察县衙的动静,薛六的注意力皆在曹鲁身上,在他看来,那才是最危险的所在,但只可惜,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叶长安的注意力却在被俘虏的百姓身上,她发现其中有一个人被吊在高处,底下约摸围了十几个妇人,茶壶配茶碗似的摆的齐整,不知道的还当是摆了什么高明的阵法。吊着的那个很好辨认,正是怂货祖宗孙德才,除此之外她还瞧见了一个熟面孔,便是刘媒官。

叶长安眯着眼观望,实在不知道这算是几个意思,亦不知道除他们之外还有无其他人活着,但不管怎样,便是冲着刘媒官,她也要冒这个险。

旁边只有三两个人看守,她估算着距离,脑中一遍遍想着如何行动,对此她没有跟薛六做任何沟通,因为她知道他们的目的不一样,也许在他看来救人只是多余,并不值得冒险,但在她眼里,这才是主要的目的。

那几个看守的柔然人下手毫不留情,手里的马鞭抽打在他们身上,老远都能听见皮开肉绽的声音,叶长安那暴脾气早已经忍到了头,手里的弹弓拉到极限,瞄准了一个柔然人的喉咙就打了出去。

薛六已经料到她会沉不住气,对此他不敢有任何异议,这种情况下他若是阻止,估计下一刻弹丸就会对准自己的喉咙,这丫头下手之黑是他生平仅见,至少他是没见过用弹丸直接锁喉的人。

如此倒显得他后背上的弓愚蠢至极,一颗弹丸就能解决的事,干嘛要浪费一支箭。

叶长安连发三颗弹丸,干掉了三个柔然人,具是一下毙命,很好,暂时没有惊动其他人,她揉揉疼到麻木的手指,飞快的跳进院墙中,借着蹬在墙上的那点弹跳力跃向半空,一刀割断了吊着孙德才的马绳。

幸而孙德才的嘴巴已经堵住,不然这怂货一定会哭爹喊娘,其实有可能的情况下,她宁愿吊着的人是别人,可家仇国恨面前,不是计较个人喜恶的时候,谁在这她都要救。

然而接下来的变故让叶长安无比后悔自己的冲动,她实在应该再讨厌孙德才一些,讨厌到不会出手救他的地步,这样底下的十几个妇人便不会惨死。

原来孙德才与底下的十几个人都绑在一起,是个此消彼长的死扣,他掉下来的同时,束在那些人脖子上的马绳便会立时收紧,瞬间就取了十几个人的性命。

叶长安一下就跪倒在地,只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她愤怒的夺下孙德才嘴里的破布,“这是怎么回事!”

孙德才立时匍匐在地嗷嗷大哭,“长安,叶长安,救我,求你一定要救我,我不想死啊……”

叶长安此时只想把他大卸八块,她一脚把他踢出几丈远,她不会杀他,却也不再管他。

“真是精彩。”

一个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忽然出现,这气场跟昨晚上那人一模一样,叶长安防备的抬起头,终于看清了曹鲁的脸。一条长疤自眉间起爬过了半张脸,一直延伸到颈侧,那疤痕累带的周边皮肉都陷了进去,其狰狞程度甚至能让叶长安想象到当时豁开的模样,一刀横切,皮开肉绽。

她眼中忽然闪现康怀义被切断的肩膀,心说风格倒是挺一致。

“你就是姓叶的那个丫头?”曹鲁问道,“倒是比葛荣有决断的多,只可惜稚嫩了些,你可知方才是为何?”

叶长安看向他,同样不带一丝温度,“其他人在哪里?”

曹鲁自顾跟她解释道:“刚才那个孩子求我饶了他,我看他哭的可怜,就与他做了个交易。”曹鲁指着仍在哀嚎的孙德才,“他要活命可以,得用十二个人的命来换,他可是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当然前提是会有人来救他。”

叶长安紧攥着拳头,她昨夜冒死救下钱三,所以曹鲁算准了她还会来,挖了坑引她出来,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重要之处,值得别人如此拐弯抹角的把她挖出来。

“汉人自以为重义气,实则不然,死到临头的时候没有人不顾忌自己,看在你还有些义气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别,不劳你赐我活命的机会,别没事抢阎王爷的饭碗,不知道闲事管多了短命吗。”叶长安果断的拒绝了曹鲁的好意,“还有多少人活着,带出来瞧瞧吧,都这种时候了,说多了没用,怎么造孽是你的事,我怎么救人也不牢你费心,大不了多我一个。”

叶长安完全就是个混不吝的光棍,根本不吃曹鲁那一套,反正命在这,大不了就交代了,谁也别想威胁她。

曹鲁显然十分不悦,口才明显不是他所擅长的,他还是更习惯直接动手,“也罢,反正留着你也无用,常乐县就在这里,掘地三尺总能找到的。”

他在找什么?叶长安猛然想起家里那只她从未开启过的柜子,早说她就回去瞧一眼,不过想来是没有什么的,不然哪里还等着她去翻找,莫非跟彦娘有关?

叶长安未及多想,便有无数柔然人向她围拢过来,他们有的手持钢刀,有的举着手弩,好像把她当成了什么厉害的危险人物似的,阵仗摆的很吓人。

这种时候硬撑才是傻子,叶长安没有当英雄的心,她之前就想好了撤退路线,只不过没想到会被包围的这么严实,既然是险中求生,冒险是必须的。

叶长安迅速作出反应,几乎在柔然人还没有完全围拢过来的时候便先发制人,她手里抓了三颗弹丸一起打出去,然后拼着被射成筛子的危险,翻滚到离她最近几个柔然人跟前,用短刀砍伤了他们的腿。

不过预想中的弩箭没有飞来,她对面的一排柔然人却应箭倒地,方才空中传来弓箭破空的声音,连精力高度集中的叶长安都听见了,那足以穿破天际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三箭连发,一下干掉了十几个柔然人。

曹鲁心神大动,盯着箭羽射来的方向,脸上的长疤痉挛般的抖动着。

《庶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