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幽荒绝》幽荒绝男主 免费试读 幽荒绝紧缚

幽荒绝

玄幻言情已完结

新书《幽荒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洛少琛,主角邵子牧,荀,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当真!如此一来确实可以找到一些线索。”邵子牧激动的站起来,捏着药叶儿的胳膊。 “疼!”药叶儿皱着眉头。 “抱歉。”邵子牧这才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4 12:19: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幽荒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洛少琛,主角邵子牧,荀,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当真!如此一来确实可以找到一些线索。”邵子牧激动的站起来,捏着药叶儿的胳膊。 “疼!”药叶儿皱着眉头。 “抱歉。”邵子牧这才发

《幽荒绝》免费试读

“当真!如此一来确实可以找到一些线索。”邵子牧激动的站起来,捏着药叶儿的胳膊。

“疼!”药叶儿皱着眉头。

“抱歉。”邵子牧这才发现自己有点激动的过头了,连忙松了手。

药叶儿揉着自己胳膊,继续说道,“这事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容易的是,这毒草谷中种的有,我让金芯派人回谷里拿便是。难的是,你要找什么借口把李公公弄出来,这毒需要长期服用才能软化人的心智。李公公这种人精,怕是服用一次两次的并不会有什么效果。”

“嗯,这是个问题,我想想看。”邵子牧看着池塘里的莲叶发呆。

药叶儿笑了,“不急,子牧慢慢想便是。明日入宫,我可是需要做些准备吗,需要请一个宫里的老人来教我如何行礼、说话么?我穿什么衣裳去,才符合身份呢?”

邵子牧看着药叶儿,她虽然不喜欢王族,但是也不畏惧去王城里,便回道,“邢武已经去金纺了,一会便该回来了。你本是江湖儿女,入宫行常礼便是,也无需穿宫装,轻纱薄衣尽显轻盈之态便可,穿的太隆重反而会显得刻意……明日我派些侍女来照料你的起居可好?”

药叶儿摇头,“不要了吧,我在谷中一个人惯了。”

“不要贴身侍女,打扫院子,帮你梳妆的总需要一个吧?”邵子牧问道。

“嗯……若是派个人来给我梳发髻,我倒是乐意。梳发髻真是麻烦。”药叶儿一想到要把散落的头发给束起来,还要梳的好看,简直是难为她了。因为药叶儿在谷中从来都不会梳带有发髻这种复杂的发型。

说话间,邢武带着人抬着十几箱东西,来到了竹苑。

药叶儿远远的就看见了,“邢武抬的是什么?”

邵子牧也看向竹苑的门口,回道,“你打开就知道了。”

药叶儿狐疑,走过去,邢武给药叶儿抱拳行礼,“叶芯姑娘,这是殿下从金纺给你定的行头,可来验收下?”

药叶儿打开箱子,里面尽是龙城最流行的衣服样式,整整五大箱!头饰,首饰,绣鞋也是好几箱。药叶儿看着目瞪口呆,这都是邵子牧送她的东西?他居然想得如此周到,替她去置办了行头……

药叶儿看着满地的箱子,哭笑不得,“……这么多,怎么放得下。”

邵子牧挥手,这十几箱东西便被送入的竹苑的偏房,“无妨,交给下人们收拾吧。她们会有法子的。”

“反正竹苑空屋子也挺多的,再帮我订一些药柜吧。再准备一个超级大的用来沐浴的木桶。”药叶儿认真的交代着,而后又问,“龙城可有好的铸师?”

“叶儿可是要打造兵器?龙城苏家,有许多好师傅,午膳过后,我领你去便是。”邵子牧想着上次苏钰冉的点拨,这次怎么要去感谢一番。

“我想打一套银针与金针。出谷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带的,没有一套完整的银针,行医看病多有不便。”药叶儿说明意图。

邵子牧点头,“无妨,这种精细的活,苏家也是能做的。龙城苏家本来也是打造兵器的一把好手,苏家兵器库里什么都有。”

药叶儿暗自寻思着,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等金芯把药材送来,五日之后就可以开始尝试着解毒。其实借此机会,让邵子牧把荀药心法练成满阶也未尝不可。按照邵子牧的说法,冰毒应该也是可以辅佐荀药心法练成满阶的。只是荀药心法与邵子牧体内青龙之力会不会相互克制?之前引毒的时候,青龙之力就在抗拒荀药心法……师娘的荀药心法也才修炼到七阶,并未满阶。若是荀药心法七阶能与朱雀之力相合,那么荀药心法满阶应该也能与青龙之力相合吧?

“叶儿……叶儿!”邵子牧轻轻的拍了药叶儿一下。

“嗯?怎么?”药叶儿才反应过来,邵子牧是在与她说话。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邵子牧轻笑着问。

“啊?有些事情我还未确定……等我确定了在告诉你可好?”药叶儿说。

“嗯,不觉得饿吗?刚与你说膳厅传了午膳,你都没听见吗?”邵子牧倒是奇怪了,药叶儿一向最喜欢吃东西的,刚才居然没听到他说用膳。

“饿了饿了,吃饭吃饭!”药叶儿听见邵子牧说用午膳,这才觉得自己确实有点饿了,抬头一看,太阳早已升到了正空。

邵子牧与药叶儿在膳厅用完了午膳,药叶儿有些犯困,邵子牧与药叶儿约好,等她午觉睡醒,同她一起去苏家。药叶儿点头同意,便回竹苑小憩,邵子牧则回书房继续修荀药心法。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风轻轻吹过,竹林作响,药叶儿逐渐清醒了。她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看日头,差不多睡了一个多时辰。门外听见屋里有动静,便有人敲门,“叶儿姑娘,奴婢是殿下派过来伺候姑娘梳妆的。”

药叶儿一听,便道,“进来罢。”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十七八岁的样子,低着头进来。

“你叫什么名字?”药叶儿打量了下这个小丫头。

“奴婢名叫竹青,专门被派来给姑娘梳妆,清扫苑内的。”竹青回答。

“竹青……这么名字倒是合适在我这竹苑里。上午殿下从金纺带回来的衣裳,可是你收着了?”药叶儿问。

“是。”竹青身子微微下蹲,毕恭毕敬的回答。

“去挑一件素净的来,我下午要和殿下一起出门,若穿的这么寒酸,岂不是丢了殿下的脸。”药叶儿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竹青应声退了下去,不一会便从偏房端着拖盘过来了。竹青进屋,把衣裳展开,一层一层的穿到药叶儿身上,

这龙城金纺的做工不愧是城里首屈一指的,无论是外观还是质地都精细到可怕。内层轻盈,外层尽然是全部用金线织的纱衣,穿上很是凉快。金线织的纱衣由一朵浅色的花拢在胸前,有两条长长的丝带,从胸口垂下。轻纱拖地,走路迎风而舞。竹青给药叶儿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中分刘海,发髻中别了用淡蓝色玉做的蝶恋花步摇,脖颈处带了一串白玉璎珞,耳朵上带着两片叶子的耳坠。

《幽荒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