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悬夜》悬页 蕾丝 悬夜紧缚

悬夜

短篇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海韵hy原创小说《悬夜》,主角是江晨,那副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周末,轮到了江晨芙休息,她终于可以脱下白大褂秀出靓丽的色彩来了。这件沾染着医药味道的白衣服穿得她心情压抑,她扔到了水盆里倒上洗衣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31 12:23: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海韵hy原创小说《悬夜》,主角是江晨,那副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周末,轮到了江晨芙休息,她终于可以脱下白大褂秀出靓丽的色彩来了。这件沾染着医药味道的白衣服穿得她心情压抑,她扔到了水盆里倒上洗衣

《悬夜》免费试读

周末,轮到了江晨芙休息,她终于可以脱下白大褂秀出靓丽的色彩来了。这件沾染着医药味道的白衣服穿得她心情压抑,她扔到了水盆里倒上洗衣液浸泡。

洗过脸后,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水润的肌肤,弯弯的柳眉,黑亮的眼睛,粉嫩的嘴唇,这样的容貌完全属于天赐,她简单的在脸上涂了点护肤霜,去衣橱找衣服。

她的衣服都是从重庆带回来的,来到湾水城后她没有去过服装店,天天上班都是白大褂,即便是买了也穿不着。选来选去选了一件蓝水晶长裙,带着深海般神秘的色彩,在镜子一闪而过,顿时点亮了镜内反射出来的后窗,在那片树叶婆娑中似乎隐藏着什么。

湾水城这个城市除了低调还是低调,看不到多少高楼大厦,最高的楼层也不会超过十层,一排排的房屋显得很陈旧,这里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却带着历史的旧痕迹。零零散散的车辆,店铺零零星星,路上行人都是一批批交替而过,走了这批,来了那批。

第一次注意到湾水城的女人,发现她们不是胖就是瘦,难得见到几个美女。

江晨芙往湾水城的马路上一站,多停留十分钟就会引起交通堵塞。那头梦幻般的飞丝随风飞扬,弧度优美,举手投足间尽显梦幻色彩,那恰到好处的身材,不堪一束的腰肢,胸部高耸,曲线S型,修长而笔直的双腿,无论身体的哪一部分,都别有一番韵味,给人以极大的诱惑。

柳芸家在市中心,距离医院五公里,江晨芙招手叫来了一辆的士。司机遇到美女,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忍不住问东问西,她只是淡然的点头和摇头。

下车后,司机目送了她很远。江晨芙朝着转弯方向走去,这里是一条小街,好多摆地摊的小贩在招揽生意,叫喊音乱成了一团。

“姑娘,请留步!”

一个男人的声音叫住了她,这是一个挂着周易八卦贴摊子的卜卦人,他五十多岁,身穿明朝的道观衣服,全然一副电影里大师的派头,旁边挂着一个黄色的旗,上面写着威风凛凛的“马大师”三个字。

“不好意思大师,我不看这个东西。”江晨芙才不信这些神论之谈,她转身要走。

卜卦人的眼睛就像是一个无底黑洞,在他的眼里蕴藏着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或悲或喜,或苦或乐。

他一扫手中的佛仗,说道:“我是马大师,请姑娘听老朽说两句话。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卜卦师单纯就是为了挣钱,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做占卜术的,我继承了祖先们的衣钵。你听说过明朝的马大师吗?我就是他的第108代传人。我的责任就是普度众生,救人于水火之中,我不能眼睁睁看姑娘有难而置之不理。姑娘,我奉劝你一句,尽快离开这个湾水城,否则将会有大难临头。”

危言耸听,故弄玄虚!江晨芙被他那副若认真的样子逗笑了。

马大师的神情继续严肃中,瞪大了眼睛给与她警告:“姑娘,你千万不可把老朽的话当玩笑,你的脸上暗藏杀机,三个月之内会有血光之灾。可是仔细观看,你脸上还隐藏着一线生机,如果你的命硬,也可能会渡过难关也说不定。”

这些江湖话说起来还真是一套套,如果沉迷其中还真得能跟着他进入角色。江晨芙看了看表十一点了,她对着马大师报之一笑:“谢谢大师的关心,不过这些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我是个无神论者,这些东西对我不气作用。”

马大师弯下腰,在摊子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姑娘,看你面善,上有父母,下有兄弟,我实在不忍心看你有难,这个是我的名片,你有需要尽管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尽力帮你。”

江晨芙忍不住接过名片,看到上面写着:“马大师周易事务所”,她点点头,随手把名片塞到包包里面。

望着她年轻的背影消失在人海,马大师发出了遗憾的音调:“唉!等相信的时候恐怕已经为时晚矣,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总觉的这是一种迷信?”

前面是一片菜市场,车辆通行会均会减慢速度。一辆吉普车从她后来缓慢开过来,车门露出一条缝,从里面伸展出一捆铝合金钢条。擦肩而过时钢条扫过她的裙子,上面的螺丝钉刚好挂住她的裙角。“刺啦”一声,她裙角的荷叶边被撕拉下来大半个。

江晨芙恼怒地大叫:“喂,你怎么开车的?挂到衣服是小事,万一挂到人怎么办?”

吉普刹车,车门打开,一位年轻男子走下车。他身材高大挺拔,五官轮廓分明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眼眸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这张古铜色仿佛北极的寒冰般寒气逼人,他没有表情的从口袋掏出钱包,抽出五张百元往她的手里一塞,转身上车,“啪”的一声带上车门,一溜烟而去。

“你……”江晨芙气得手心发麻,她真想捡起一块石头狠砸他的车,她的初衷又不是给他要钱?还有这样蛮横的人,无视于她的存在,没有一句抱歉和问候,就这样扔下钱走人?

周围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她,仿佛在说,小姐你沾大光了,五百元完全够买五条新裙子了。

江晨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她可不想做一个爱贪便宜的小市民,这手里的五张毛爷爷也太烫手了。

旁边一个捡破烂的老奶奶正弯腰捡地上的空瓶子,她那颤悠悠的手臂拎着一个大袋子,即使捡一天也捡不了几个钱。

她在众人的眼光中走过去,当机立断把这五百放到了老大娘手里:“老奶奶,这个钱送给您了,希望您以后不要这么辛苦。”

老奶奶一时半会还没有反应过来,诧异地望着凭空掉下的五百元,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江辰芙已经走远。

周围一双双眼睛都放射出诧异的光,仿佛在说,这钱怎么不给我?

《悬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