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其实,我又不爱你》他爱不爱你很明显 GL 其实,我又不爱你完结版

其实,我又不爱你

已完结

《其实,我又不爱你》是五彩飘红写的一本现言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其实,我又不爱你》精彩章节节选:丽姬和梦琪早就讲和,梦琪和她感情越来越要好,这时又问她:丽姐,你说实话,我这样是不是很丑?天啊!我受不了了!丽姬笑着溜到一旁。又希

南京希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8-09 00:06: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其实,我又不爱你》是五彩飘红写的一本现言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其实,我又不爱你》精彩章节节选:丽姬和梦琪早就讲和,梦琪和她感情越来越要好,这时又问她:丽姐,你说实话,我这样是不是很丑?天啊!我受不了了!丽姬笑着溜到一旁。又希

《其实,我又不爱你》免费试读

丽姬和梦琪早就讲和,梦琪和她感情越来越要好,这时又问她:丽姐,你说实话,我这样是不是很丑?

天啊!我受不了了!丽姬笑着溜到一旁。

又希,你说实话,我这样是不是很丑?梦琪突然又问起正在帮易文调酒的又希。

不会,这样看起来很可爱。又希的耐性好,重覆回答。

梦琪似乎还是不信,又问易文:易文大哥,你说

好!好!易文笑着截断梦琪,他说:你现在这样子,看起来比以前更有特色,把你的轻快感完全都突显出来了!

是吗?梦琪摸摸头发,质疑易文一句:易文大哥,你没骗我吧?

我说真的,骗你也没好处。易文正色的说。

是吗?梦琪又摸摸头发,摸了十几秒钟,她突然满意自己的新发型,丢下一句:也许这样真的比较可爱,算了!然后梦琪跑到门口迎接客人,惹得大家笑个不停。

这丫头,竟然重色轻友,我们说的完全不信,男人说的她倒信了!丽姬看见梦琪跑了,走回来说。

你没事了吧?易文看着丽姬,委婉的问。

没事,总算是因祸得福。丽姬微笑的说:还没正式的谢过你,今晚要好好对你说一句:谢谢!

别放在心上。易文说。

为了答谢你,我教又希一种店里没卖的鸡尾酒,待会儿让她调给你喝吧。

是吗?原来你们感情变得这么好?我倒是很期待这杯新的鸡尾酒。

又希这时突然转头看看丽姬,两个女孩脸上都露出笑容,然后丽姬偷偷的对又希眨眨眼睛,她说:好了,不打扰你们,我到一旁忙去!

等丽姬一走,易文靠在酒吧,伸长脖子去问又希:这杯酒,该不会以后只调给我喝吧?

是只调给你喝,就怕你不喝。

怎么可能?就算是毒药我也喝下去!易文说得很夸张。

男人只会甜言蜜语。

你不信我?那你现在就调,我当场喝给你看!易文说得非常有男子气慨。

好。又希说完,走到冰箱拿出一杯不明红色液体,着手调制。没多久,她将这杯酒放在易文面前。本来是要让你在临走前喝的,既然你现在想喝,那就喝啰。

易文看着眼前的酒,其实很像红萝卜汁,他最讨厌的食物就是萝卜。他问:这该不会加了红萝卜汁吧?

没有。又希摇头,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有人说,是毒药也喝下去的。

你今晚心情似乎很好?竟然懂得激我?易文笑着问。

我只是提醒你。又希说完,笑出声音。

这杯酒明明有古怪。易文端起酒杯,又说:最好是毒死我,有人就会把我放在心上,一辈子都忘不掉。

又希听了,斜倪着易文,易文笑得得意,接着,他豪爽的仰头咕噜咕噜喝下两大口。突然,易文的眉头先僵住,想把嘴里的酒液吐出来,看见又希脸上似笑非笑,他只好憋住气,尽数吞进肚子里,脸上却已皱成一团。

这这是什么东西?易文几乎连话都说不出口,满嘴苦涩。

RedEyes。又希忍住笑,正经的说。

RedEyes?简直比中药还苦!易文只觉得那苦味,让他一回想起就满身的鸡皮疙瘩。

里面加了黄莲。

黄莲?易文从没听过加入中药的鸡尾酒,不可置信的看着又希。

RedEyes本来是伏特加,青柿子汁各半,可以解宿醉,不过丽姬说加黄莲能清汗退火提神,我就放了。真的很苦吗?又希没拿捏黄莲的份量,照这情况看来是加得太多了。

真的很苦吗?你要不要也尝尝?易文的眉头还松不开,想笑却笑不出来,将手上那杯酒递到又希面前。

我不要。又希摇头笑着。

原来你也怕苦。拜托!这这根本不是酒!易文忍不住抱怨。

那别喝了。又希想接过酒杯,倒掉。

不行!你调的酒,再苦也要喝!易文改变心意,收回那杯酒放在嘴边喝一小口,眉头当然又纠结在一起了。

你你别莫名其妙。又希看易文苦得难受,心中也不忍。别喝了!

易文正想说话,乐丹走到又希身边,她说:又希,有你的电话。

电话?又希惊讶的看着乐丹。

不仅又希惊讶,易文曾听梦琪说过,不曾有人打电话找过又希,他又惊又奇,将眼神移到又希身上,看她若有所思的走到角落拿起电话筒。没多久,又希挂掉电话,神情全部走样,匆匆进了经理室。又没多久,又希出来,走到易文面前,她说:对不起,我有急事,今晚得请假。

易文还来不及说话,又希就走到更衣室换下便服。易文知道事情非比寻常,等又希从更衣室出来,他走到又希身边说:我送你。

好。又希答得干脆。

易文在心中暗自猜想,是什么事让又希那么着急?可是他忍住不问,现在不是时候,又希此时神情紧张,他不想增添她的烦忧。出酒吧,搭电梯,车子行驶在马路,两人一直无话。直到那个巷口,易文识趣的把车停靠在路边。

谢谢。

又希等不及易文下车帮她开门,四下寻觅车门开关,却不得其法。易文见状,匆匆替她从外侧将门打开。等又希下车,易文拦着她,语重心长的说:无论如何,有困难要记得找我!

易文说完,往旁边让开。又希感激的看易文一眼,随即匆忙离去。看着又希的背影,易文站在原地发呆,片刻,他终于放弃跟随在又希背后一窥究竟的冲动。

遥远天际,春雷忽降,瞬间闪亮整座城市。

听说惊蛰时候,天地万物听见春雷初响,都将从冬眠中惊醒。

好的,不好的,都是。

彤彤的病来势汹汹,去的也快。

又希还没回来前,张嬷嬷已经替彤彤喂了药,只是彤彤高烧不退,张嬷嬷失去方寸,翻出以前又希留下的电话号码;等又希回来待在彤彤身边照料,反覆的拧湿毛巾摆在彤彤额头上,不知是药效发作或湿毛巾的关系,几个小时,彤彤的体温至少降到正常,但又希不敢大意,让张嬷嬷先回去睡,自己折腾到天亮。

张嬷嬷睡得也不安稳。

她将又希当成女儿,彤彤则是善解人意的孙女,她一生病,张嬷嬷心里也难过。天亮,张嬷嬷带来早点,看见又希精神颓靡,要她吃点东西就去休息。又希在床边打上地铺,刚睡没多久,彤彤就醒过来,张嬷嬷不让她吵着又希,带她到客厅问她哪里不舒服,彤彤摇头,只是神情恍愡。昨晚彤彤只勉强吃几口饭,过一会儿,肚子饿了,张嬷嬷陪她吃过早餐,彤彤恢复元气,脸上也有笑容,张嬷嬷才觉得没事。

又希心里惦挂彤彤,不到十点就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帮彤彤量体温。当体温计红色水银柱停留在38℃,又希蹙起眉头,觉得彤彤发烧的情况似乎反反覆覆,心里对那家小诊所的诊断失去信心,和张嬷嬷商量后,一起带着彤彤到大医院求诊。见了医生,又希详细描述彤彤发烧过程,医生用听诊器听彤彤心跳,用手指简易测了脉博,就请护士帮彤彤安排易文光,心电图以及超音波心脏扫描等等身体检查项目。

医生,我女儿很严重吗?又希看见医生慎重其事,着急的问。

这要等检查报告出来才知道,不过用听诊器听见她的心脏有连续性杂音,脉博也不稳定,加上她的疲倦和轻微水肿,这些都是先天性心脏病的病征。太太,你的家人有这方面的病史吗?

先天性心脏病?又希吓得脸色发白,说不出话。

太太,你先别着急,就算是先天性心脏病,也是可以治疗或控制的。

要怎么治疗?怎么控制?

如果确定是先天性心脏病,那要请太太将小孩转诊至本医院的儿童心脏科,我们有专业的医师团队会给予妥善的治疗。医生了解又希的心情,又说:如果要更谨慎点,我建议你现在就帮理住院手续,让小孩留在医院里观察,毕竟先天性心脏病有猝死的机率,住院可以让风险降到最低。另外

又希听到这里,已经听不见医生接下去说了什么,她只是满腹委屈,泪水源源不绝的流下。这些日子以来,她将周遭一切看得很淡,因为彤彤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生命的动力,只要拥有彤彤,日子再苦她也能熬。

如今

易文闷闷的等了三天,因为又希用电话向许经理连请三天假,这是从来没有的事。

又希请假时,许经理于公于私都应该问她原因,又希只是回答家里有事,这答案太含糊,易文即使担心也无许可施,酒吧的员工应征制度比一般公司行号松散,松散到不必填写任何个人基本资料,包括住址。

这三天,易文仍然按照自己喜好来点酒,乐丹和丽姬用心的帮他调制,只是虽然名称相同,调配成份也只有些微的差异,易文就是觉得味道差了那么一些,他于是深深埋怨自己的舌头,竟然偷偷养成眷恋的坏习惯,原来一个女人消失三天,他就可以变得这么烦躁,心里像少了一块,脸上挤不出笑容。

如果又希再继续消失,或永远消失,他心中一定会留下缺口,难以弥平。易文想。

第三天晚上,他一直待到酒吧打烊,才愿意确定又希不会来了。梦琪送他到店门口,心中也是爱莫能助,她曾帮易文打电话给又希,可是没有人接,因此劝慰易文:易文大哥,你别担心。明天又希应该就会来上班了。

希望如此。易文勉强的笑,和梦琪道别。

走出大楼的电梯,易文掏出香烟,这几天他抽得凶。站在骑楼下,易文看着烟雾飘散在空气中,然后灰飞烟灭,怅然若失的感觉益发沈重。抽完一根,他掏出第二根点燃,正想走往停车场,前方一辆计程车驶到他身后,易文好奇的转过头去,计程车车门打开,走下来的竟是又希。

《其实,我又不爱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