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唤灵人》唤灵人在线阅读 同人女 唤灵人NP文

唤灵人

灵异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唤灵人》的小说,是作者桐话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义母一听我要走,顿时眼泪就下来了,端着饭碗挡着,不想让我们几个瞧见。一旁的义父张着我,最后摇了摇头,叹息着说他在捡到我的那晚,有个

厦门乐创|更新:2019-09-08 18:06: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唤灵人》的小说,是作者桐话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义母一听我要走,顿时眼泪就下来了,端着饭碗挡着,不想让我们几个瞧见。一旁的义父张着我,最后摇了摇头,叹息着说他在捡到我的那晚,有个

《唤灵人》免费试读

义母一听我要走,顿时眼泪就下来了,端着饭碗挡着,不想让我们几个瞧见。

一旁的义父张着我,最后摇了摇头,叹息着说他在捡到我的那晚,有个苦行僧在家里借宿,为了感谢义父,苦行僧就自告奋勇的为我算了一卦。

算完之后苦行僧直摇头,最后也没告诉我义父那卦相到底显示的什么,当时义父喝了酒,而且年轻气盛根本不信神啊鬼的这些东西。

只记得苦行僧说我这一辈子命理很差,劫数很多,但是会遇到贵人,不过当我遇到贵人的时候,也就是我离开义父的时候。

义父说到这一拍脑袋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而后小跑着回了屋子,约莫过了几分钟,义父拿着个黄布袋出来了。

义父指着黄布袋和我们说,这就是当年那个苦行僧留下来的,说是等大胆要离开这个家的时候,就将这个交给他。

我一把拿过义父手里的黄布袋,上面卡了整整厚厚一层的灰,黄布袋很瘪,摸上去里面装着的东西手感和玉佩很像。

等我将黄布袋打开的时候,里面果然就是一块玉佩,玉佩四方四正的,大小应该有三岁小孩手掌那般大,透体呈黑,不过黑里却透着点若隐若现的白,看上去很是精致。

并且玉佩两面还分别雕刻了两个大字,一个是阴,一个是钱,这两个字,倒更像是从这玉佩里长出来,而非雕刻出来的。

我倒了倒黄布袋,里面除了一块玉佩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义父一把从我手里将玉佩给拿了去,而后递给一旁的孙瞳,让孙瞳帮忙看看,这玉佩到底是个什么物件。

孙瞳接过玉佩,先是放手里掂量了几下,而后又放鼻子前闻了闻,紧接着又将玉佩递到我鼻子前:“大胆~你闻闻,看能不能闻出什么味!”

“这玩意在床地下放那么长时间,除了霉味还能有什么味!”我冲着孙瞳说着,可这一闻心里却咯噔一下。

按理来说玉佩应该是没有味道的,如果摆放时间长了,且没有人打理,有些时候有点霉味也属正常,可眼前这玉佩却不,我从这玉佩上竟味道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脑子里禁不住浮现出铜臭味,这三个字。

我冲着孙瞳:“师傅~这味道是不是铜臭味!”

孙瞳没说话,一旁的义父倒是率先一步开口:“你小子别胡说八道,什么铜臭味,钱根本没有味道,哪怕铜钱也不会有味道!”

孙瞳放下筷子,嫣然一笑:“许伯伯,这次大胆可真没有胡说八道,这玉佩上的奇怪味道,的确是铜臭味,只不过这里的铜臭味,说的并非阳间的那个,而且这股味道,也只有道术才能闻的道!”

义父嘴张得老大,忙问孙瞳她这话的意思。

我在一旁也惊得不行,只有道术能闻到,孙瞳是道士没错,可我又不是,为什么我也能够闻得到。

孙瞳笑笑说,有些事情不能说太多,这些东西许伯伯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接着转头看着我高深莫测的说,有些事情还没到时候,等到了时候,我自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其实说句实在话,我挺不喜欢孙瞳这聊天风格的,经常把人的味口吊起来,但却就是不告诉你为什么,你说气人不气人。

义父见孙瞳表了态,也就很知趣的不再多问,孙瞳这会从我手里将玉佩拿到她手里,冲我们几个说,这其实不叫玉佩,这叫阴钱印。

阴阳钱只有敲上了阴钱印上的阴字和钱字,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阴阳钱,而没有敲上阴钱印的阴阳钱,说句难听的话,就是废纸一张,就算是烧了,底下的人也收不到。

我们几个听孙瞳这话,除了李容还算淡定,我、义父以及义母都愣住了,义父扒拉两大口就将碗里的稀饭给吃光了,一放碗筷冲着孙瞳恭敬道:“孙姑娘~我就把大胆交给你了,大胆,你可得要跟着你师傅好好学啊!”

义父说着眼框都红了,一旁的义母,此刻又哭上了,我坐在他们俩对面,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于是开口安慰着:“爸妈,我这只不过是跟着孙师傅去市里学本事,又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你们就放心吧,我保证一有空就回家看你们!”

结果我义母一听这话哭的更伤心了,放下筷子,一个人跑进了屋子,义父说了句,你们先吃,我去看看,这女人眼窝子浅。

义父义母都离桌了,桌子上就剩我、孙瞳以及李容我们仨了,李容自始自终端着个碗,里面的稀饭愣是没吃一口,孙瞳从口袋里摸出一小截蜡烛,递给李容,李容瞧见蜡烛,满脸的欣喜,伸手接过,放在嘴里就啃。

后来我才知道,鬼魂一般情况是不需要进食的,就算吃也是以蜡烛或者焚香为食,对于人吃饭的那些食物,鬼魂是无法享用的。

李容啃着蜡烛,啃得很香,孙瞳在一旁给我解释:“鬼魂不能长时间呆在太阳下,只要被太阳晒到就会变得很虚,如果再不给她补充点能量,弄不好就得烟消云散了!”

我点了点头问:“师傅,我们什么时候起身回市里啊?”

孙瞳将碗里最后一口稀饭吃干净后,这才看着我不紧不慢的说:“我们下午启程回市里,不过再走之前,我们还得去做点事情!”

于是孙瞳就让我把家里的笔墨纸砚翻出来,她开始动手画起了画,我在一旁给她打着下手,李容则回屋子里休息去了。

孙瞳一边画一边说,她画的这叫阴阳钱,这些阴阳钱是给那晚帮过她的鬼差的。

等这些阴钱画好之后,孙瞳让我拿出玉佩,接着划破我的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在了玉佩上,玉佩再吸收了我的鲜血之后,原本只有黑白两色的玉佩,此刻却多了种暗红色。

“大胆~你跟着我做……”孙瞳做完这一切之后,将玉佩交到我手里,示意我将玉佩捏在双手之间。

孙瞳捏着指诀,嘴里念叨着:“世尊地藏,阴钱印出,纸钱成阴,破……”

“世尊地藏,阴钱印出,纸钱成阴,破……”我跟着孙瞳一仔一细的学着。

等语毕,孙瞳示意我可以用手里的阴钱印,印在她一开始画出来的那些个阴阳钱上,我照做了。

玉佩没有占任何液体,但是当玉佩印在纸上的时候,鬼字和阴字却清晰的印在了阴阳钱上,腥红色的鬼字和阴字,显得很是扎眼。

“师傅,我有这阴钱印,是不是就可以无限的印阴阳钱了?”

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很是大胆的想法,孙瞳既然能够请鬼差出来帮她打鬼,事后还要给其阴阳钱,这不就相当于拿钱办事吗!

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有这阴钱印,就相当于有了个印钞机啊,等手握大把阴阳钱的时候,以后让鬼差帮忙打鬼,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想到这我都有点莫名的兴奋。

孙瞳冲着我邪邪的一笑说:“理论上是这样!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那样做,免得被底下那帮人玩死!再说了,这阴钱印最大用途,也不是用来印阴阳钱,而是打鬼用的!”

孙瞳见我疑惑,连忙开口解释。

阴钱印用途分两种,一种为印阴阳钱。

另外一种则是可以用来当作打鬼的利器,之所以能够成打鬼利器,是因为这阴钱印中封存着一种幻术,一种只有鬼气才会触动的幻术。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鬼魂也不例外,阴阳钱对鬼魂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就像钱对人也有很强的吸引力,是一个道理。

用阴钱印将鬼魂引出来,鬼魂身上的鬼气会触发阴钱印中的幻术,中了幻术的鬼魂,就像失去意识的人一样,只要一道黄符,就能让其飞灰湮灭。

“我勒个去~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横着走了!”

“横着走个屁啊,你一个连道术都没有的人,怎么将阴钱印启动,既然启动不了,那阴钱印中的幻数,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笨……”孙瞳这一番话,如同一盆凉水,将我刚冒出来的一道不安的小火苗,顿时浇灭了干净。

我这才想起来,阴钱印拿出来的时候,李容也在一旁。

李容可是个正儿八经的鬼魂,她没有中了阴钱印中的幻术,估摸着就是因为我没道术,没有将这阴钱印给启动。

我愣在那想着,孙瞳这会又补充道:“这阴钱印中的幻术也是受你控制的,我听我爷爷说,如果一个人的道术强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用幻术将鬼魂逼得魂飞魄散!”

“师傅,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修道术啊!”这一切都基于有道术的情况下,没有道术这些都是天方夜谭,在我手里将永远起不了作用。

孙瞳将那些阴阳钱用袋装好,冲我翻了个白眼,严肃道:“等你正儿八经的拜过师门,我就会教你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跟我去一趟后山,带上把铁锹!”

【算了,什么都不说了,推荐票啊……】

《唤灵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