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公子,莫轻离》公子墨离 cp 公子,莫轻离腹黑攻

公子,莫轻离

已完结

完结小说《公子,莫轻离》是红伊依夕最新写的一本宅斗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龙,慕容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忽然感到有温热的液体自脸上淌下,幽静呀地惊呼一声,正要伸手去抹时,一缕鲜血已流进了左眼,眼前顿时笼罩起一片暗色的红。 “血?!你

|更新:2019-08-09 06:17: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公子,莫轻离》是红伊依夕最新写的一本宅斗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龙,慕容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忽然感到有温热的液体自脸上淌下,幽静呀地惊呼一声,正要伸手去抹时,一缕鲜血已流进了左眼,眼前顿时笼罩起一片暗色的红。 “血?!你

《公子,莫轻离》免费试读

忽然感到有温热的液体自脸上淌下,幽静呀地惊呼一声,正要伸手去抹时,一缕鲜血已流进了左眼,眼前顿时笼罩起一片暗色的红。

“血?!你、你受伤了!”抬头只见萧龙皊的嘴角赫然淌着丝丝缕缕的殷红,她又无比惊愕地道。

感觉幽静正竭力朝天空望去,萧龙皊皱了皱眉,护着幽静的手臂几乎将她娇小的身躯圈在自己怀里,低声喝道,“别乱动!”

自己却将目光凝聚在离二人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在那儿不知是何时站着一个黑衣女子。那人似乎还在一步步向这里走来,手里似是抓着一只体型不小的猎物。然而等她终于走入可以被月光照到的地方时,萧龙皊这才发现那并不是什么猎物,而是一个人。

并且,被她抓着的人居然是……

“寂哥哥!”幽静无法压制的惊叫骤然将宁静打破。

下一刻萧龙皊只觉手臂一松,愕然看时,幽静却已穿越了他布下的结界,踉跄着冲向来者。

黑衣女子冷冷一哂,随手将皇甫寂丢在一旁。幽静自然扑了个空,当她恨恨地想要看清来人谓谁时,一只与黑衣人的目光同样冰冷的手倏地扼住她的脖子。

静静地盯着手中正不断挣扎的小丫头,黑衣女子紫色的双眸里不知何故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三股元气顺着她的手臂灌入幽静身体,四下寻探片刻后又被她收将回来。

“魔封之力……还有叶家血脉……呵呵……”她邪邪一笑,随即举起另一只手,嘭地一掌拍在幽静胸口。用在掌上的力量是那样庞大,以至于幽静被当场拍飞了出去,痛哼一声倒在十尺之外。

不过,下一瞬萧龙皊已飞身赶来。目睹幽静被击飞出去,他琥珀色的眸中顿时腾起怒意。凝霜剑戛然穿破二人间的无形屏障,飒然而止时,一度遮挡着女子面颊的黑纱被浩荡的剑气生生撕断,黑衣女子的面容展露无遗。

黑衣女子的湛蓝色长发零乱地飘起,她疾退数步,呕出一口血。被剑风掀起的黑纱,飘飞在半空,映在惨白的月光下,如暗夜的使者、死亡的精灵。

“你……”看到她的面貌,萧龙皊一愣,一个名字迅雷般自他脑中闪过,“你是……”

然而受伤的女子却已无声地消失了,正如她无声无息击碎自己的幻术。

确定女子真的已离开此地后,萧龙皊忙几步掠至幽静身旁,不由分说捉起她的右手,汗涔涔的手指熟练地按住她的脉门,问,“你怎样?没给伤着吧?”他方运起元气准备探时,手却被抽了回去。

幽静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张口想要道出“没事”二字,却因胸口闷得难受,只好伸手向皇甫寂倒地的方向指了指。不料她刚抬起手便被一阵眩晕之感袭击,眼前突兀地闪过一片星星。接着,她便失去了知觉,扑通一声歪倒在萧龙皊身上。

“……”

……

深夜,残霞村郊外的小木屋内,萧龙皊正在与一名中年人交谈着。至于受伤的幽静与皇甫寂二人,则被中年人治疗妥当,不久便会转醒。

身着玄色术士服的中年人,温文儒雅,然而其眉宇之间却凝着浓浓的杀意。也唯有久经生死的人,才会拥有这种深敛于目光中的杀意。此人便是幽静三年前拜下的师父,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华昭昔时慕容皇族的后裔,慕容纵岩。

“我万万没料到,出手偷袭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左护法手下五杀手中排名第二的雾岚。”萧龙皊缓缓道。

听罢他对之前所发生之事的陈说,慕容纵岩眉头微皱,“看来他已着手展开行动了……没想到,即使时隔六年,我们也终究无法阻止这事的发生。”

六年前,在那场震惊了整个华昭的浩劫中,昔时的大户世家——慕容、诸葛,在魔族左使的血屠下,化作遍地血污的死寂坟地。自内而外,几乎将所有的事物染成触目的绯红。

当时的诸葛家,除了身为二小姐的幽静外,其余族人无一幸免,就连此辈的家主也不例外。而在那时失踪的大小姐幽然,其下落至今仍是一个不了了之的谜团。

至于那位左使,以他一贯的行事作风,绝不会允许这世上仍有诸葛氏的存在。

萧龙皊微微点头,道,“寂大哥已调动‘蚀影’帮会的部分高手,她们大概在这几日便会陆续赶来,应当能够保护这小丫头相安无事……”一言未完,见慕容纵岩苦笑着连连摇头,他不禁一转话锋,“前辈是不相信我们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慕容纵岩又摇头道,“你知道吗?那孩子体内,有着一出生便被我与她母亲密密封印的力量。没有人能够轻易经得起这力量的诱惑,而魔族之人则更是不例外。”

风将他的衣袖吹得鼓了起来,一片玄色在风里猎猎作响,“纵使是几乎淡漠世事的左使,也未必不会为之动心。不然,又怎会在六年前徒留她一条生路?”

他顿了顿,“皇甫是‘蚀影’的帮主,自有他的事务要做,到时必将会离开幽静。而我……明日就要动身前去边陲了。”他的目光聚在萧龙皊身上,语气变得严肃,“也许有一天,这个麻烦的小家伙就要交给你照顾了。”

萧龙皊沉思片刻,默然将头重重一点,随即缓缓抬头,“既然我都如约来了,那么便要将这个非同寻常的‘任务’做到底。麻烦又何妨,只要我在她身旁一刻……”

夜半的冷风冽冽,吹刮着地上的枯叶,又将它们尽数卷起,直发出沙沙的轻响,乃至盖过了萧龙皊的后半句承诺。

“如此便是最好。”慕容纵岩长长地叹道,“这样一来,我也终于可以放心地离开这里了……”

“等小丫头醒来后,告诉她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几乎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定定地注视着那些自由飘飞的叶,眼神深邃。

《公子,莫轻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