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凝心古书》凝心聚力同义词 全文章节 凝心古书娘受

凝心古书

武侠连载中

《凝心古书》是万安然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凝心古书》精彩章节节选: 李沐在十三王爷府上坐了两个时辰,和炎战聊了许多有关于去年春日射猎的事情,炎战甚是奇怪,为何一向不来往的李沐今日却是在自己府上坐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8 00:03: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凝心古书》是万安然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凝心古书》精彩章节节选: 李沐在十三王爷府上坐了两个时辰,和炎战聊了许多有关于去年春日射猎的事情,炎战甚是奇怪,为何一向不来往的李沐今日却是在自己府上坐了

《凝心古书》免费试读

李沐在十三王爷府上坐了两个时辰,和炎战聊了许多有关于去年春日射猎的事情,炎战甚是奇怪,为何一向不来往的李沐今日却是在自己府上坐了这么久。李沐对萧寒使了个眼色,只见萧寒找了个机会离开,转头便往北街去了。北街上各式各样,来来往往的人不计其数,萧寒走在里面也不显眼,不一会儿便来到了羽扇堂中。

掌柜见来人也十分热情招呼着。萧寒在里面兜兜转转了几圈,趁着各顾客离去的空档来到了柜台前:“掌柜的,这几日可有带着一点红的上好的材料送来?”掌柜摸着胡子笑道:“这几日都是普通货,没有客官您说的上好一点红。”萧寒听闻,心下甚是不耐,——这都过去多久了,也不知道为何消息迟迟未到。他向掌柜打了个招呼便回去王府了。

李沐和炎战聊着聊着天就渐渐黑了下来,李沐心想:自己这样突然到访,并且聊的皆是无关痛痒的话题,想必十三王爷早就心生疑惑了,自己这东拉西扯的,已经是和他聊得无话可说了。

炎战看着李沐若有所思的样子,又想起早上朝堂上拿出好戏,更是想到之前暮燃高调登门李府的事情,这三件事串联在一起,炎战心下已经有了计较。李沐看着炎战盯着自己,心下被盯得直发毛,他知道十三王爷向来手段冷酷,人又十分深算,便开始打起了退堂鼓:“王爷,天色已晚,在下就回府去了,实在是叨扰王爷了”。

炎战看着李沐并未出声,他微笑地就这么看着他。李沐心里更加是慌张了,的确自己今日这事情做得十分反常,但是魏大人的话他也不敢不从。李沐一向是信奉神的,原因是在于几个巧合。——一是恰逢那年科举,他老母亲去寺庙拜拜许了个心愿,希望李沐高中,没想到李沐一举夺魁;二是李沐早年在地方做官时,恰逢旱灾,李沐实在是毫无办法,朝廷也是一筹莫展,他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了神明身上,便连续三日在佛堂诵经,没成想第四日的清晨,甘露便降临人间;三是有一日他闲来无事看着书,没想到看着看着突然有一念头,他表舅的儿子会在三日后大病痊愈,没想到七日后真的传来喜报,恰巧便是那日他有这念头的三日后,他表舅的儿子多年疾病被一江湖神医救返。如果说李沐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对神明一说只是半信半疑的,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李沐便是开始不断地花着大把银两做着功德了。

这银钱散得越多,李沐反而是贪得越多,但是即便如此,皇帝也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李沐把这一切的果,全部归功于自己平日做了功德的福报。所以,李沐就算不信任何人,也不会不相信魏家人;李沐就算在某些事情上连皇帝的命令也敢违抗,但是今日魏寺和那戴面具的人说的话,他却是不敢不从。

所以,即便自己这样突兀登门拜访有多么奇怪,即便是自己没话找话硬生生在此坐了一个下午,李沐也是硬着头皮照做了。

李沐看着炎战,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小的汗珠:“王爷,你我平日未多来往,在下实在觉得不妥,日后还是多多交流,这样也能更加齐心协力效力朝廷”。

炎战心下冷笑了一声,他温和地微笑道:“李宰府大驾光临,本王也是十分荣幸,送李宰府。”说着,炎战便上前开道,做了个“请”的手势。李沐见这炎战终于愿意放自己一马,便也愉快地顺着台阶便下了。李沐出了十三王府,一路上心里都在骂着暮燃,李沐根本不知道暮燃让他做这些事情到底是何意义,李沐好奇得发疯,又为今日这些事难堪得发狂。

萧寒见李沐离开王府后便现身来到了炎战的面前,他对炎战摇了摇头。炎战的表情倒是预料之中似的,他背着手走向了书房,萧寒也默默在后面跟着。炎战来到书房,坐了下来,找了本书翻开看着:“李沐和暮燃是一条船上的人,今日早朝,李沐要求西南退兵,如今又厚着脸皮在本王府上坐了一下午,你想到什么了?”萧寒挠了挠头,自己实在想不出王爷说的这些事情之间到底有些什么联系。但是萧寒看着炎战,炎战那一脸了然于胸的表情更加看得萧寒一头雾水了。炎战看着萧寒迷茫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这也便是为何炎战挑选萧寒做自己贴身护卫的原因:武功高强,忠心不二,毫无城府,头脑简单。

李沐一回府便连声让管家给自己备了洗澡水,径直便去洗漱了。他今日一天实在是太过于疲累,只想躺在床上便睡。可是当李沐回到自己房间内关上门后,却发现魏寺抱着酒葫芦翘着二郎腿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李沐被吓了一跳,他朝着床上的人喊到:“魏......魏大人!你为何会在此处!”原本,李沐经过之前魏寺那一遭,已经好好训斥过家中的奴仆,特别是看守府邸的小厮,毕竟堂堂宰相府让人能如此这般随意进出实在是有失体统的,更加重要的一点是,这样来去自如实在让李沐内心不安。可没想到,这魏寺居然又出现在了自己房间内,而且行为更加嚣张。

李沐十分不悦,他看着那酒葫芦依旧是无视他,还是继续喝着酒。李沐在床边不远处的桌椅处坐了下来,他面容严肃地看着魏寺。魏寺见状,翻身爬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候,魏寺却是打了个长长的酒嗝......魏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怎么样啊李宰府,今日和十三王爷聊得可还愉快?”李沐见魏寺这般说,不悦的语气也是脱口而出:“你觉得我跟他聊得如何。”魏寺呵呵笑着:“想必,聊了很多宫廷趣事?再或者是江湖秘闻?总不可能你们俩花前月下吧?”李沐站起身来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魏大人”!

魏寺拍着李沐的肩膀,俯身在李沐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李沐的神色竟然直接转晴,他眼睛圆溜溜地转着:“真的”?

御书房内依旧是灯火通明的,皇帝在里面默默思忖着,他看着眼前两封战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第一封战报是七王爷派人加急送来的,里面写着他如何死命防守,但暮燃的援兵却是迟迟不到;第二封战报是廉昇派人送来,里面便是李沐所说暮燃身中剧毒,请求撤兵。

皇帝一口接着一口喝着自己手中的茶,他站起转身看向窗外的月色,踌躇了一会儿,但是没多久他便下定了决心,来到书桌前拿起了早就准备好在一旁的笔墨纸砚中的笔,挥洒地写下了盖上红印的圣旨。然后,对一旁候着的大太监道:“去,告诉李沐,准了。”太监应了一声,便恭敬接过那黄色的圣旨,朝着殿外去了。

只见一侍卫不多久便从皇城内出来,快马向李府去了。

廉昇在三日后便收到了准予撤兵的圣旨,他带着军队按着自己先前的水路向云城返回着,而暮燃一路上便都是出于昏迷的状态,他静静地躺在船舱内,叶楚每隔几个时辰便去瞧上一眼。四九站在船舱外守着门,廉昇从远处走了过来:“四九老弟,你去歇会儿吧,我来换你,你这样吃喝甚少,在这儿没日没夜地守着,实在不必要。”见四九没答话,廉昇继续说道:“我们这一船的人,都是自己的将士们,而且将军又有叶神医照顾着,四九老弟不必太过焦虑了。”见四九依旧是没有回应,廉昇便无奈地离去了,廉昇知道四九和暮燃之间的情谊,更明白四九是把暮燃看做比自己生命更加重要的人,近日这事,更是叫廉昇确定了,就算有一日暮燃让四九去死,四九连眼睛恐怕都不会眨一下。

叶楚走到船舱口向四九打了个招呼,两人便一前一后进入了船舱之内,叶楚看着床上紧闭着眼唇的暮燃啧啧出声:“真是个狠毒的人。”四九闻言皱起了眉头,他不悦地看着叶楚,他对叶楚说的话是完全无法认同的:“狠毒这个词实在是不符,将军,是一个会为了天下牺牲自我的人,区区这点痛苦又有何惧。”叶楚笑眯眯地看向四九道:“若你不是个男子,我恐怕就要误会了”。

四九冷冷说道:“叶神医,莫要打趣,我没有心情。”叶楚倒是再未理会四九,他将袖子中的药瓶拿了出来,滴了两滴红色的药水到了暮燃的额间,只见那药水便直接渗入了暮燃的体内。叶楚转身看向四九,用羽扇轻拍了下四九的胸口:“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说完,叶楚不顾四九那冷漠的眼神,直接走出了船舱。四九轻拍着自己方才被叶楚弄皱的衣领,他为床上的暮燃小心翼翼地掩上了被角,便转身又回到了门外镇守着。

《凝心古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