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这个丫鬟不简单》贴身丫鬟不简单 by映夏儿 这个丫鬟不简单总受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这个丫鬟不简单》的小说,是作者映夏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丞相府书房外,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在警惕地巡防着,书房中,丞相大人和丞相公子在密谈。 周文轩把从刺客身上搜来的令牌扔到桌上,质问道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8 00:07: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这个丫鬟不简单》的小说,是作者映夏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丞相府书房外,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在警惕地巡防着,书房中,丞相大人和丞相公子在密谈。 周文轩把从刺客身上搜来的令牌扔到桌上,质问道

《这个丫鬟不简单》免费试读

丞相府书房外,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在警惕地巡防着,书房中,丞相大人和丞相公子在密谈。

周文轩把从刺客身上搜来的令牌扔到桌上,质问道,“你派人去刺杀德清郡主了?”

周霖扫了一眼令牌,对发生的事情早已了然,反问道,“父亲为何拦下此事?”

周文轩道,“以后不准再动德清郡主。”,淡淡的语气,却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周霖凝眉,“我原本并不打算动小颜,她和太子瑞王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一颗很好的棋子,但父亲可知,这次小颜是瑾儿特意找来的?”

周霖接着道,“瑾儿对瑞王的心思怕是没变过,若是瑾儿让小颜给瑞王传递消息,那么我们的大计可能会功亏一篑。”

“瑾儿毕竟是我女儿,是你亲妹妹,她当不至于如此糊涂。”

“父亲,是你教我的,这种事情,宁枉勿纵。”

丞相缓缓坐了下来,良久才道,“如今瑾儿已嫁给洛王,这已成定局,瑾儿不过些小女儿心思,何足畏惧,若现在动了德清郡主,太子和瑞王必会追查到底,反而会影响大计。如今大事待发,切不可横生枝节。”

“父亲说的是。”

......

来到这个世界,她一直如飘零的浮萍般漂泊无依,是义父给了她温暖的感情,可是这份感情这么快便失去了。

难道人生只能这样变化无常、让人唏嘘吗?易言欢不禁想到苏玄恪,她拔下樱花簪细细看着......

听嫣儿说,她昏迷的时候,苏玄恪曾经来看过她,他一定是在意她的吧。

易言欢怀中装着周瑾儿的书信,在瑞王府的门口犹豫了很久,嫣儿忍不住道,“郡主,怎么不进去呀?”

易言欢回神,终于下定决心,道了一句,“走吧”,便率先上前。

下人进去禀报,没多久管家便迎了出来,见到她大喜道,“易姑娘——噢,不,是德清郡主,您可算来了,您不在这些日子,大家伙儿都可想你了。”

易言欢轻轻一笑,这笑容在阳光却很透明,带着淡淡的悲伤,她问道,“王爷在府里吗?”

管家回道,“在在,王爷在书房呢,老奴现在就带您去。”。按理说书房是王府里的重地,一般人不能踏足,但郡主曾经贴身伺候过王爷,王爷待她的不一般,他也都看在眼里,管家自是没把她当做外人。

到了书房外,管家进去通报,易言欢止住了步子,她停在书房外的凉亭边,这里跟以前一模一样,仔细算起来,苏玄恪只离开了一个多月,为何她觉得这一个月如此漫长呢。

她真希望,哪天她醒来,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她还只是瑞王府的一个小丫鬟,秋雨还好好地活着,义父义母也各自安好,太子殿下也不会因她伤情。

若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该多好啊!

“欢儿,在想什么?”,熟悉的声音响起,易言欢回头,敛眉,摇了摇头。

苏玄恪一副委屈的语气道,“分开这么久,本王可是想念你得紧,欢儿似乎不想看到本王,到现在都没看本王一眼?”

易言欢这才看着他,他似乎黑了不少,和以前一样的俊朗非凡,还平添了几分刚毅的气息。

打仗,他吃了不少的苦吧,想着她不禁说出了口,“在外面是不是很辛苦?”

他顺势捉住了她的手,“想着你在邺城等着本王,就不苦了。”

易言欢心里一慌,抽回了手,转过身看着落日的方向。

“本王听说,前几日的宫宴上,你当众吹了一曲子,艳惊四座”,当他听到密探的禀报时,只恨自己不在现场,他从来不知道她还有这般才艺,他搂住了她的纤腰,不容她逃避,将头埋在她的肩头,“本王好嫉妒,人人都听到了,唯独本王没听到,本王要罚你,以后只准在本王面前吹奏。”

“苏玄恪——”,易言欢挣扎,却没能挣扎开,她干脆放弃。

子夜过来便看到这副旖旎的场景,他下意识想要退下,可又有事不得不报,他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易言欢听到了声音,便掰开苏玄恪的胳膊,这次苏玄恪就势放开了她,问着子夜,“何事?”

子夜道,“王爷,有——”,子夜犹豫地看了易言欢一眼,继续道,“有贵客造访。”

苏玄恪点头,道,“请到花厅吧,本王这就去。”

“欢儿,在此乖乖等本王,本王去去就回。”

易言欢慌忙道,“不——不了,我这次来只是为了把这封信交给你。”,易言欢把怀中的信拿了出来。

信封上没有署名,但娟秀的字体写着‘恪哥哥亲启’无字,一眼便知写信人的身份,恐怕叫他恪哥哥的人,普天下除了周瑾儿,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苏玄恪看着书信,眸子闪过复杂的情绪,只一瞬他的目光从书信上转到她的脸上,脸色微微沉了下去,“你替别的女子传信给本王?”

易言欢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只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感受到他灼灼的视线,易言欢只觉得难耐,她想要告辞的时候,却听他忽的笑了,“那本王可得好好看看。”

易言欢道,“你既有客人,便去忙吧,我也该回府了。”

苏玄恪笑笑,“也好。”

转过回廊,易言欢靠在墙上,刚刚紧绷的情绪一瞬间喷涌而出,不知为何,她觉得很难过。

其实,她还有一个最想问的问题没有问出口。

她和丞相势不两立,苏玄恪会站在她这边吗,会帮她吗?

易言欢折返,在书房门口,听到子夜的声音,“王爷,您不看信的内容吗?”

苏玄恪的声音道,“不看也知道写了什么,这些现在对本王来说,没有意义了。”

这时候,苏玄恪发现了门口的她,走了出来,“欢儿还有何事?”

易言欢清楚地看到,周瑾儿的书信已化为一片灰烬。

当时周瑾儿将信交于她手上时,深情不悔,而转眼间她的情深义重对那人却没有意义,被毫不留情地付之一炬。

“没——没事。”,易言欢落荒而逃。

她曾经想象过很多次,苏玄恪对着这封信会有怎样心疼、惋惜或悔不当初的感情,想及此她都觉得心里酸酸的。可是她从没想过,他会这样不屑一顾,本该高兴的,真的发生了,却让她更慌张。

过了书房,易言欢的步履慢了下来,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难道非要苏玄恪对那封信要死要活,自己才觉得一切正常吗?

“听说公主又来了,这位公主还真是认定我们王爷了呢!”

“唉,我还是喜欢易姑娘,她多平易近人啊,现在她做了郡主,和王爷门当户对,王爷又喜欢她,王爷怎么就不娶她呢?”

“别胡说了,公主和王爷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的,如今就只差圣上点头了,易姑娘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快别提了,若是被公主听到,有你好果子吃。”

易言欢上前,挡住了两个丫鬟的去路,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公主?”

丫鬟们见是她,后悔说了那些话已是来不及,慌忙跪下行礼,“参见郡主。”

“你们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苏玄恪娶公主,是安国公主吗?那安国公主和苏玄枫的婚约又怎么办。

“这——”,两个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说话。

易言欢道,“你们既不说,那我只有亲自去问王爷了!”

“不要啊!”,王爷要是知道她们对郡主乱嚼舌头,一定会打死她们的,“郡主,求求您不要。”

“还不快说!”

丫鬟再不敢隐瞒,如实道,“王爷这次战胜了离国,离国派了长乐公主前来和亲。咱们皇上答应了让长乐公主自己选婿,公主选了我们王爷,此事就差皇上点头了。”

易言欢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之处,两个丫鬟吓得一溜烟跑了,这个角落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候,旁边的假山石后走出来一位青衣男子,俊美非凡的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意,他喊道,“追魂”。

当即有一黑衣男子从暗处跃出,俯首听命。

《这个丫鬟不简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