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红衣主教》天主教有什么忌讳 Mary 红衣主教同人志

红衣主教

玄幻连载中

《红衣主教》由网络作家紫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罗安,伊莎贝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第十七章 卡诺莎之行 终于有三个人冲了过来,两个强壮的男子挥舞着短柄镰刀,而另一个长发的人影则似乎是空着手。 罗安甚至能够听到他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9 00:08: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红衣主教》由网络作家紫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罗安,伊莎贝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第十七章 卡诺莎之行 终于有三个人冲了过来,两个强壮的男子挥舞着短柄镰刀,而另一个长发的人影则似乎是空着手。 罗安甚至能够听到他

《红衣主教》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 卡诺莎之行

终于有三个人冲了过来,两个强壮的男子挥舞着短柄镰刀,而另一个长发的人影则似乎是空着手。

罗安甚至能够听到他们狂乱而粗重的呼吸,不过,他并没有出手的机会。

接连劈下的数道闪电,将这充盈着死亡与血的雨夜照得亮如白昼,和那位黑衣老者布满刺青的脸孔同时出现在罗安视线之中的,是那两个冲进营地的男人带着一溜血光飞起的头颅。

翡翠轻巧而准确的解决了那两个家伙,正轻轻甩掉那纤细的钢线上的血滴。

那个女子的运气要稍好上一点,“云隐”无声无息的穿透了她的心脏,起码,没有什么痛苦。

黑衣人只剩下了那个老者,以及他身边的几个护卫。他们的表情虔诚而肃穆,既没有悲伤仇恨,也不惊惶绝望。似乎有一种乎视一切的执念在支撑这一个个躯壳。

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随着那奇奥的咒语,所有那些挥舞着枝干的树木全都发了疯似的冲了上来。

同时,老人手中托起了一团巨大的电光。

“看来老家伙要拼命了,真是好没来由。” 卡修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准备起了另一个魔法。

伊莎贝尔似乎已沉醉在了她一手制造出的血的世界中,她已干脆扔掉了战斧,正在用她那纤柔的手,帮助最后几个黑衣人摆脱绝望。

老者的目标正是伊莎贝尔,他完全不顾那个几还在争扎的族人,雷电编织而成的网当头罩下,将周围的地面全部化为焦土。

于是,林中又再次暗了下来。

老者紧接着又开始进行下一个仪式,他将那根长长的手权插在面前,自己则跪了下去,双手擅抖着插入了泥土里。

卡修立刻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但是冲上去的骨架却被那几个最后的族人死死挡住。

那些人显然不同于之前被伊莎贝尔屠杀的货色,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都发着金灿灿的光辉。

他们掷出的一颗颗金色的圆球,能够轻易击溃卡修的黑巫术,甚至卡修发出的那几道能够将巨大的橡树瞬问化为枯枝的妖雾和暗炎,都无法将他们一下击倒。

大地开始震动,土地甚至开始龟裂,被那巨大的力量撕成了一块一块。

粗大的柏树不停的颤栗、瑟缩着,已经有几棵被连根拔起。

早已混浊不堪的小水潭沸腾了起来,一股股巨大的黄色泡沫不断涌着,翻滚着,不时的有一股股夹带着大股泥浆的浪头涌出,飞溅起一人多高。

泥土越来越烫,大地痛苦的呻吟着、挣扎着。这种景象罗安只是在书中见识过,他几乎以为自己正处在火山口,迎接他的将是炙烈的火焰与炎浆。

然而,一切又忽然平静了下来。

一只柔嫩白晰的手,那纤细修长的手指,紧握着一颗还在勃动着的心脏。

老人仍旧保持着跪在那里的姿势,干裂擅抖着的嘴唇一张一合,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这已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那仅存的几个黑衣人也和这副躯壳一样,彻底失去了他们的灵魂。

雨幕很快将血红褪去,一切又回复了平静,刚才的地动山摇仿若只是一个梦境。

人醒了,梦境也就碎了。

精湿的长裙勾勒出柔弱的躯体,及腰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身上,那满足的微笑,却丝毫不显狼狈。

水珠顺着额前刘海淌下,晶莹的脸蛋,晶莹的水珠,艳丽而又凄迷。

“伊莎,看着我,我是谁?”见女孩儿慢悠悠的如同散步般走了过来,罗安有些紧张的问道。

“放心,我现在非常清醒。”女孩儿的心情显然非常之好,少有的,给了罗安一个甜美的微笑。

罗安只觉得,伊莎贝尔从未如此时这般娇艳,那总是略嫌苍白的脸颊,些时却如同感开的蔷薇。这让罗安不禁想到了卡修饲养的食人花,在那小小的,散发着诱人清香的小白花那纤细柔弱的表象下,却有着洪荒巨兽般强壮凶残的根茎。而那美丽的花朵激Qing绽放的时刻,正是她饱食血肉之后。

“她确实十分清醒,一个随时会发疯的人并不能令喀尔刻丝感到危险。”卡修淡淡的说道,“她对敌意有着的本能的敏感,这是那个男人赋予她的能力。而她真正危险的地方,就在于她虽然能够控制自己杀戮的****却总是乐此不疲。这也是喀尔刻丝为什么会将她封印的原因。”

“既然你是清醒的,为什么不留下活口?我们甚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罗安暗暗叹了口气,幸好他还能够控制她。

“没用的,从这些家伙口中根本问不出什幺。” 伊莎贝尔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今后,你将有得是机会去弄明白。虽然对于朗塞瓦尔族本来这个不可理喻的部落来说,他们的那些理由,你知不知道都一样。”

“他们都是疯子,他们只是为了他们那个什么教活着,什么都可以不要。这样的人,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生活,生与死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他们根本不配活着。”

“好了,这里不能在再呆下去了,我们到路上再休息吧。”卡修显然十分清楚伊莎贝尔与朗塞瓦尔人的仇怨,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这个女孩儿会直杀到森林深处朗塞瓦尔人的部落中去。

说着,卡修朝那个侏儒做了个手势,那是他对他们独有的控制方式。收拾一类的力气活儿,自然是由他们来完成了。

女孩子们都挤到马车中去换衣梳洗了,无论是魔王、混血少女人形兵器、还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此时都显出了女孩儿的天Xing。

而罗安,却是最关心他的战利品。

那个老者无疑是个相当强大的人物,从最后那个没有完成的魔法看来,他恐怕算上朗塞瓦尔族中最尊贵的大祭祀之一。

罗安十分清楚,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对于魔法师来说,甚至远比一把好剑对于骑士要重要得多。而像大祭祀这样的人物,身上当然会带着不少强大的魔法物品,罗安自然不会放过。

由于女孩子们(主要是玛蒂尔达)坚决反对将尸体拉进帐篷,罗安只好在雨中小心的摸索着,不放过一个角落。

他的收获确实不小﹕一柄巴掌大的金镰刀,刻满了古朴的魔纹,锐利的刀锋似有生命在流动﹔一小块刻着橡树与各种动物的石板,上面刻着古怪的文字,从左到右,每个笔划由粗到细,像木楔一样﹔还有几个似乎是用植物的枝叶编成的卷轴,每一个上面都画着一种奇异的生物,大都是庞大狰狞的凶兽。

罗安还从老头的手上剥下一串七彩石子穿成的手链,只要一看那上面的流光溢彩,就知道那不仅仅是装饰物。他又顺便将大祭祀枯枝般的手指上戴着的三枚戒指退了下来,这些法师们最喜欢的道具,自然也成为了罗安的战利品。

最后,罗安又再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遗漏,对于老人怀里那一大把金灿灿的橡树籽,罗安到是不怎么感兴趣,因为倒在地上的这些家伙几乎每人都揣了那么一把。

当然,罗安不会忘记那根橡木手杖,虽然他完全看不出它具有什么力量。(事实上,对于所有的战利品,罗安几乎全都一无所知) 但是不得不说,那实在是件了不起的艺术品,整根手杖都被一圈圈的滕蔓浮雕包围着,每隔一段,都有一个野兽的头颅,有时是熊,有时是鹿,细腻的刀功表现出的却是丛林的野Xing与粗犷。

侏儒正在打扫战场,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检查的,伊莎贝尔的手下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活口。

大雨能够冲去令人作呕的血腥,却冲不去暗袭与杀戮的压抑,众人整理了一下,谁也没有兴趣再休息下去了,毕竟,森林本就是朗塞瓦尔族的天下,像刚才那个老者使出的魔法,既便是卡修也感到有些头疼。

雨中的道路更是难走,马车只能缓缓前进,好在他们并不着急。

卡修静静的躺在黑暗之中,仅仅是一场不算太激烈的战斗便令他感到有些疲劳。

尤其是刚才那个老者使出最后的魔法时候,卡修清楚记得,自己竟然感到了一丝力不从心。

不知为什么,一合上眼,过往的一切,总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却又没有一个真切的影像。

漆黑的火刑柱,炙烈的火焰,跪在地上的老妇人,空洞的双眼,浑浊的泪……最终,都化做了一双温暖的手,而那双手的主人,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却也已模糊不堪了。

终于要结束了吧,这百年的岁月,如此的漫长,经历的东西,大半都忘却了。或者说,他从来就不曾注意过。

几滴温热的水珠滑落手上,卡修想用手指捻起,却终于什么也不曾抓住。就像他,原来除了仇恨,他真的什么也不曾拥有,既便记忆也是如此……

伊莎贝尔已换上了一身干爽的紫色长裙,正专注的梳着湿透的长发。这个看上去温柔恬静的女孩儿,真是刚才那个嗜血妖魔么?

罗安苦笑着摇摇头,现在他才知道,当初在伊莎贝尔身上施法,是冒着什么样的危险。

刚刚的战斗给了罗安太大的震撼,他忽然发现,自己真有些忽视了力量。没有绝对的力量,什么计谋手段都不过是一句空话。

绝对的力量,什么都无法代替。

对于伊莎贝尔的表现,玛蒂尔达几乎是视而不见,不知是真的打算将问题一股脑抛给罗安,还是另有什么打算,总之,没人能够猜出这个正眯着眼睛靠在情人身上的少女的心思。

雨点敲打着玻璃窗,水幕和黑暗遮住了森林中的一切。到了黎明时分,雨才渐渐小了,而几乎占据了整个夜晚的血腥,也终于被雨水送走,从窗外逸进马车的空气,也只剩下

《红衣主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