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争一仙》争一流 天然受 争一仙MB

争一仙

仙侠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蚊子的罐头原创小说《争一仙》,主角是白谊,玉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十天后! 天还未亮,白谊早已枯坐在屋顶,盘膝打坐。 清晨的露水沾湿了他的衣衫,一缕缕白色青雾,在其头顶氤氲盘旋,好像婴儿在呼吸,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8 06:09: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蚊子的罐头原创小说《争一仙》,主角是白谊,玉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十天后! 天还未亮,白谊早已枯坐在屋顶,盘膝打坐。 清晨的露水沾湿了他的衣衫,一缕缕白色青雾,在其头顶氤氲盘旋,好像婴儿在呼吸,

《争一仙》免费试读

十天后!

天还未亮,白谊早已枯坐在屋顶,盘膝打坐。

清晨的露水沾湿了他的衣衫,一缕缕白色青雾,在其头顶氤氲盘旋,好像婴儿在呼吸,节奏平和。

两个时辰,眨眼而过。

“打坐果然耗神费力,怪不得张勇武一个时辰都坚持不了。”

长吁一口气,白谊缓缓睁开双目,这一刻,天地从未如此清晰透亮。

“咦……那是……”

突然,刚刚放松的白谊猛地站起身来,就在自己不远处,一道黑色身影,仿佛雕像般矗立着,面无表情。

疯老祖!

白谊心脏狂跳,被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一般人到来,以自己的警惕,一定能察觉,这次自己却毫无防备,如果疯老祖要杀他,易如反掌。

“赐你……《大暗琉璃身》!”

疯老祖好像在等着白谊苏醒一样,直接屈指一弹,一道黑色光芒闪过,后者连忙伸手接住,是一块黑色玉简。

“好像是修炼功法!”

还没来得细看,突然玉简发出一阵吸力,白谊体内的灵力,瞬间被玉简吸收,与此同时,他眼前一黑,思绪陷入一片幻境中。

这是一片上古战场,硝烟弥漫,血流成河,枯树昏鸦,尸横三万里。

而战场上空,赫然吊着一个巨大的黑洞,遮盖了太阳的光芒,那黑洞深邃恐怖,散发着滔天吸力,霎时间,地面无数武器法宝,如天河逆流,被黑洞香噬。

足足一刻钟后,黑洞竟然转化成了一个九丈巨人。在巨人体内,咆哮着无穷无尽的神兵利器,它们平日里削铁如泥,价值连城,但此刻却纷纷支离破碎,惊恐着被巨人……吸收!

轰!

白谊脑袋一疼,根本没有看清巨人五官,幻境便消失。

与此同时,无数晦涩枯燥的文字,铺天盖地涌进他脑海之中,几乎将头颅撑爆。

短短一刻钟,白谊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如果不是自己从小历经厮杀苦楚,意志如铁,刚才便可能疯了。

饶是这样,他依旧浑身被汗水湿透,七窍有鲜血淌出。

足足半个时辰,白谊才将脑海中的文字消化,随意洗了洗脸,强行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

那恐怖黑洞……赫然就是《大暗琉璃身》。

以身体为炉鼎,吸收炼化神兵利器的绝世……禁术!

疯老祖早已鬼魅般消失不见,根本不给白谊任何解释。

……咚咚咚……咚咚咚……

“白师兄,起床了吗?发生大事啦!”

急促敲了几声门,张勇武一口气冲进来,见白谊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疯了……今天有三个新弟子彻底疯了,其中一个甚至已经凝气成功。外门师兄所言不假,疯老怪四处散落禁术,害人不浅。白师兄如果你见到疯老怪,千万不要拿他的大暗琉璃身,不理他就行,疯老怪不会杀人。”

张勇武仿佛一个百事通,每日清晨准时将新规山信息重复给白谊,不论鸡毛蒜皮,大事小事,而今天这个消息,对后者来说,明显是晴天霹雳。

“即便今天没有被大暗琉璃身弄疯,以后肉身功法,便只能修炼它,法宝锻体啊……开什么玩笑,先别说哪来那么多法宝让你香噬,即便是有,魔羚宗几十年,已经被疼死四十个,折磨疯六十七个,还有二百多人终身无法修炼肉身功法,斗法时肉身很弱,稍有不慎就会被斩,太惨了。”

张勇武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述,而白谊的脸,彻底黑了下来。

原来,不是我天赋异禀。

不是我悟Xing绝伦。

不是我走了****运。

我……倒血霉了!

这一刻,白谊缓过神来,大脑一片空白。

没错,香噬法宝,锻炼肉身。

香噬……法宝!

别说新规山,即便是外门的血峰山,低阶法宝都是抢手货,谁会给你香噬?

白谊拎起满是豁口的生铁剑,寒着脸走向树林。

被坑了,他需要发泄。

“白师兄,果然生猛!”

“白师兄,砍树枝就行,不用整棵砍下来。”

“够了,够了,白师兄,明天的也够了。”

有张勇武,永远不烦闷,不一会,二人任务完成。

“白师兄,咱们这一批新弟子,已经有三十多人凝气成功,去半山腰争抢房屋,昨天我也终于完成九次大周天,可能明天就不能陪你了。”

二人回到山脚,分别之际,张勇武突然表情有些踌躇,而后长吁一口气,还是说了出来。

“你天赋乙中,凝气成功,本是意料之中,不用在意我,好好修炼!”

闻言,白谊罕见的露出一抹笑意,大暗琉璃身的阴霾,也被驱散一些,他知道后者顾及自己丁级天赋,才香香吐吐,心中有一抹暖意。

“白师兄……”

见状,张勇武眼眶竟然有些湿润,前者帮他砍柴的一幕幕,浮上眼帘,现如今自己即将凝气成功,而后者天天跑到臭水沟吃……屎,他看在眼里,无比心酸:

“真是悲伤逆流成河,白师兄天赋为丁,疯老怪可能都没来,我说话太伤人了,太愧疚了!”

说罢,张勇武竟然捂着眼睛,奔跑离去:

“白师兄,你放心,等我以后出息了,我一定给你弄一粒凝气丹,助你凝气。”

望着张勇武远去的背影,白谊瞳孔精光闪烁,同时一股凝气一层的波动,一闪而过。

“放心,很快就能见,等我……凝气二层。”

三天前,白谊凝气成功,之所以没有着急去山腰。

第一,后山的丹渣,还有一些,他想用玉佩多洗涤一些丹药,以备急用。

第二,一个月不到,便凝气成功的弟子,都有一些手段,白谊混迹在外围,也是自保手段。

……

挖泥,修炼,不知不觉一天过去,夜幕降临。

嗖!

白谊正沉浸在大暗琉璃身的功法中,突然一道寒芒,刺破窗户,直冲他而来。

砰!

白谊双目开阖,而后大袖一甩,右掌猛地探出,那小箭瞬间被他抓在手心。

箭身之上,绑着一张小条,一行简单字句。

“空Xue来风,**丹药,在下愿出高价购买。”

随意一捏,纸条灰飞烟灭,白谊随手扯下一缕布条,也写下一句话。

“法宝一件!”

寒光一闪,小箭原封飞出。

“三更,山后,不见不散!”

小箭飞回来后,屋外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暗影消失,白谊冷笑一声。

不见不散!

一种威胁而已,如果自己不去,肯定会有人来明抢,后者之所以煞费苦心,不过是想独香而已,

第一次玉佩净化丹药,出现空Xue来风异象,白谊也措手不及,新规山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

当然,之后他每次净化丹药,都是小心翼翼,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

三更,新规山后山。

“如果是我,一定会乖乖献上丹药,而不会索要法宝!”

白谊表情冷漠,刚刚抵达后山,一道轻佻的耻笑,便传递过来。

“一粒**丹药,换你一件法宝,你似乎不亏。魔羚宗丹药不难找,可**丹药,却凤毛菱角吧。”

白谊目光平静,声音无悲无喜的回荡开来。

“换?哈哈哈哈,简直愚蠢!你可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里和你交易?”

那道声音,再度响起时,已经夹杂了冰冷的杀意。

“你这个丁级天赋的废物,杀过人吗?告诉你也无妨,我十二岁,亲手杀了三名家丁,如今十六岁,手下已有三十二条人命。”

嗖!

一道暗影闪过,白谊面无表情,但手掌,却微微一动。

“凝气二层,高我一个等级!”

此人很强。

“鉴于你的愚蠢,今天,我用你的血,祭我魔羚九剑!”

嗖!

一道幽光闪过,白谊瞳孔中,三道青色剑芒,带着森寒杀意,斩碎层层空气,瞬息封死自己所有退路。

魔羚九剑,若到巅峰,一息九剑,漫天剑影。

“要怪,就怪你没资格拥有**丹药。”

刺目的剑光,就要斩进白谊右目,这柄剑的主人,终于露出了狞笑着的脸庞。

“魔羚九剑吗?仅仅一息三剑,如果我没猜错,你修炼的只是剑招,而我……领悟了……剑意!”

这时候,白谊终于不急不缓的抬起手臂,而他的手中,捏着一柄豁口丑陋的生铁剑。

轰!

“什么……不可能……”

前者一脸错愕的表情中,一道青色匹练,凭空斩断天幕,那剑刃卷起风爆,凝成一尊冰冷狰狞的魔羚面庞,歇斯底里碾压而去,而他引以为傲的三道剑光,在魔羚之角面前,摧枯拉朽般四分五裂。

这种感觉……像是遇到了天然克星!

噗!

鲜血飞溅,头颅飞起,白谊的表情,至始至终都冷漠如常,而那一剑,精准的发指。

“现在,我开始回答你的问题。”

“第一,你之所以在这里和我交易,是因为这里是新规山边界,靠近凶兽丛林,杀人不会引起后顾之忧!而我,也喜欢这里。”

“第二,我这个丁级废物,杀过人,但我杀的不是手无寸铁的家丁下人,而是饿了三天三夜的兄弟姐妹,他们曾与我一起杀人,一起患难与共。十年来,一千人,死了来,来了死,我杀过多少?一千?五千?或者一万?记不清了!”

“第三,我同样感谢你用鲜血为我祭剑,其实我在天赋山,便领悟了魔羚九剑的剑意,现在只差剑招,砍再多的树,也多少差点意境。还有……你的法宝,我收下了。”

话落,白谊冷漠的开始处理尸体,娴熟的像是在呼吸。

“魔羚九剑玉简,低阶灵石五块,三枚凝气丹,还有一柄低阶法剑……宗规记载,魔羚九剑需要宗门贡献或者付出灵石,才能获得,灵石与凝气丹,对于血峰山,也是珍贵之物,甚至此人还有法剑,看来身份不菲,玉简销毁!”

白谊以灵力查看玉简,将剑招牢牢记住后,将玉简捏成齑粉。

如果前者施展的不是魔羚九剑,白谊或

《争一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