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女归来》庶女归来 权王请上榻 强强 庶女归来章节列表

庶女归来

架空连载中

新书《庶女归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凛凛,主角奚明蔚,奚明芙,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奚言从未正视过这个女儿,因为他讨厌她脸上的胎记,民间有许多说法流传,无论哪一种流传皆说面带红记是不祥之兆。若非身处相位人言可畏他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9 06:04: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庶女归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凛凛,主角奚明蔚,奚明芙,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奚言从未正视过这个女儿,因为他讨厌她脸上的胎记,民间有许多说法流传,无论哪一种流传皆说面带红记是不祥之兆。若非身处相位人言可畏他

《庶女归来》免费试读

奚言从未正视过这个女儿,因为他讨厌她脸上的胎记,民间有许多说法流传,无论哪一种流传皆说面带红记是不祥之兆。若非身处相位人言可畏他早将这个祸胎赶出相府了。

“父亲。女儿今日惹了祸还请父亲责罚。”奚明蔚上前请罪,未给奚言和奚明芙插嘴的机会继续道,

“母亲差女儿去叫大姐回家,本是芝麻大的差事却被女儿给办砸了。女儿从栖凤亭出来的时候没注意到佩珠站在旁边,不小心被绊了一脚失足跌进湖里。虽然在场的公子们早早退出了栖凤亭,可到底是让那些小姐们看了笑话。女儿自知犯错,本该早点来向父亲请罪才是,可是怕衣衫不整冲撞了父亲所以绕道去了周记衣铺取衣服换上,所以才回来晚了。请父亲见谅。”

奚言脸色越发阴沉,奚明芙和奚明蔚的话出入不少,这说明二人之中是有一人在说谎的。他虽心里向着奚明芙,但奚明蔚这个女儿从前犯了错从不反嘴辩白一句,今日有条不紊地说了这么多不像是信口开河。

他盯着奚明蔚,觉得这衣服有些眼熟,这样质地的衣服少不了几两银子的,于是沉着嗓子道,“换衣服回府换便是了,去什么衣铺,你什么时候学了这铺张浪费的坏毛病。”

“女儿怎么敢铺张浪费,这衣服是先前送去衣铺改的。本来打算明天让香莲去取的,今日出了这事顺便便取回来了。”府里有专门的裁缝,却总在奚明蔚的衣服上做手脚,后来奚明蔚便不敢再支使了。

明明奚明蔚带着一丝惶恐,可那不紧不慢的语气倒带出几分指责的意味。奚言缓了缓脸色道,“旁人的衣服都合身,怎么就你的要拿去改。”

奚明蔚的言语间有些为难,支支吾吾,“女儿穿的是大姐的旧衣裳。大姐年长,身量高些,所以女儿要改了才能穿。”

听了奚明蔚此言奚言立时想了起来,这身鹅黄梨花的衣裳确实见奚明芙穿过。不用多想也知道是杨氏克扣了奚明蔚的衣服给奚明芙了。他看了一眼奚明芙,只见奚明芙一双杏眸氤氲着雾气,才升起的半分责备也消了,“算了,你们先回去吧。为父还要进宫觐见皇上。”

奚明蔚看着奚言的背影,嘴角带上一丝讥讽,还是一样的偏心。

奚明芙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因为奚明蔚突然变得伶牙俐齿而过度惊讶,竟忘了插嘴任她在父亲跟前搬弄是非。回过神来时眼里只剩奚言的背影了。

奚明芙与奚明蔚独处的时候从不掩饰自己的真Xing情,一是因为由她母亲那承来的恨意,二来是因为她实在讨厌Xing子怯懦的人,再者奚明蔚在奚府地位太低,做她的出气筒也无人会问津。

“喝了几口湖水倒喝得伶牙俐齿了。”奚言的身影消失在回廊尽头,奚明芙一双杏眸带上寒意。

奚明蔚盈盈一笑,“明蔚哪敢。只是父亲威严,在父亲面前明蔚不知不觉便如实相诉了。”

奚明芙瞪了奚明蔚一眼,嫌恶地看了一眼那猩红的胎记,“别不知好歹。回去多照照镜子,就你这样子,任你天大本事父亲也不会喜欢你的。”

奚明蔚伸手摸手自己的胎记,片刻失神。

奚明芙自以为戳中了奚明蔚的痛处,心情顺畅不少,不愿再与奚明蔚多做纠缠,转身走了。

香莲看着奚明蔚失神的样子,以为她在难过,小声安慰道,“小姐不必理会大小姐,她惯会挖苦人的。”心中恨恨地想道,偏偏会做戏,哄得全天下的人都当她是心地善良的仙女下凡。

奚明蔚不置可否,从前她以为奚言偏心是因为他真爱奚明芙这个才貌双全的女儿。到最后她才明白,奚明芙也不过是奚家的棋子,只不过这颗棋子珍贵些,要安插在最紧要的地方,自然得到更多关怀。

站在回廊里怅然片刻,奚明蔚回带着香莲回了沉香苑。

白惨惨的朱漆门窗,石板路缝里长起野草,庭院里杂草丛生,从前住了十六年也没觉得破落,现今一看却是倍感凄凉。也难怪前世就算被苏成朗冷落,她也觉得当个挂名夫人日子还凑和。

奚明蔚不由蹙起眉来,从前她还真是个怯懦将就的主,任人捏搓。

“香莲,把院儿里的妈妈和丫头都叫来。”奚明蔚站在沉香苑门口沉默了片刻后吩咐道。

香莲看着奚明蔚,有些不明所以,总觉得自家主子突然变得有些奇怪,想想刚才抄手游廊里的一幕,转念间脸上却带上笑,不管自家主子是受了惊还是如何,她很欣喜主子的变化,主子就是脾气太软弱了才会活得这么苦。如此变化,说不上生活会翻开崭新一页。

费了一番功夫香莲才将人叫齐。大宅院里的奴才最会看人下菜碟,府里谁高谁低他们一个个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被分到了沉香苑的下人完全不把奚明蔚当主子,一天里有半数时间是在偷懒的。他们不怕奚明蔚告状,因为这个家真正的主人没有一个喜欢奚明蔚的,更因为他们吃准了奚明蔚不会去告状。

陈妈妈、月秋、月季、加上香莲,这便是沉香苑的全部下人了。原先还有个香芮的,前不久因为些莫须有的事被大夫人贬到了杂役房。

陈妈妈、月秋和月季三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从来不敢大声说话的主子突然把她们叫到跟前要做什么。

奚明蔚在院里的石桌旁坐下,端着香莲奉上的茶,细细嗅着茶香,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动作神态,颇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陈妈妈是个资历久的,微微怔了怔后,她大着胆子张嘴问道,“不知小姐叫奴婢们前来有何吩咐。”

闻声,奚明蔚清亮的眸子瞥向陈妈妈,视线中带着几分凌厉,“陈妈妈是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吗?”

那么凌厉的眼神,入府这么多年也只在大夫人那里见过。陈妈妈一时呆住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再看向奚明蔚时眸里的凌厉已然不再。

陈妈妈松了一口气,安抚自己大概是刚才看走了眼。她整理了一下思绪,刚准备回话,却听一声清脆的瓷器破碎声从脚下传来,方才还在奚明蔚手中的茶具此刻已在自己脚前粉身碎骨。

“房间里的灰都能写字了,院子里的草都能喂马了。你们几个睁着眼都是喘气的吗?”奚明蔚声音也不大,但那声音里却透着彻骨的寒意,一双清亮的黑眸直直盯着眼前这三个不把自己放眼里的下人,视线凌厉无比。

上一世嫁给苏成朗也掌过几年的家,这样若还治理不了一个小小的沉香苑,她也不必再提什么报仇雪恨了。

月秋月季被奚明蔚这阵仗吓得噗通跪倒在地,一个劲的磕头认错,“是奴婢一时倏忽,还请五小姐再给奴婢一次机会。”

陈妈妈还呆在原地,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眼前的人确确实实是五小姐,是那个唯唯诺诺在人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五小姐,看着自己的体己丫头被责打只会在一边哭的五小姐。早上出门时她还是那副窝囊样,怎么才半天时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陈妈妈……”奚明蔚向还在呆愣的陈妈妈走近了几步,声音压得更低,却寒意更甚,“别忘了,沉香苑的主子是我。如果你不确定,大可以去向父亲或者祖母母亲请示,问问看这沉香苑的主人到底是谁。”

一股寒意爬上脊背,陈妈妈扑嗵跪在了地上,“老奴不敢……老奴一时犯了错还请小姐原谅。老奴这就带人清理打扫,请小姐息怒。”

“哼……”奚明蔚冷哼一声,“我不说,不代表我一双眼睛看不见。谁若再敢在这沉香苑放肆,后果,你们自己掂量着。”

陈妈妈三人吓得出了一头冷汗,连滚带爬地去取了清洁工具在院子里打扫起来,生怕一点怠慢,这个Xing情突变的五小姐又来找他们麻烦。

香莲也想去帮忙,被奚明蔚制止了,“他们偷了这么多年的懒,也该出出力了。”

“小姐……”小姐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香莲侧头打量这个她自打懂事便跟着的小姐,片刻疑惑后脸上露出甜甜笑意,“奴婢还是喜欢小姐现在这个样子。”

奚明蔚握住了香莲的手,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道,“跟着我,这些年委屈你了。”

香莲惶恐地摇了摇头,“不委屈。小姐是个好人,奴婢喜欢小姐。小姐待奴婢好奴婢都知道。”

好人?奚明蔚轻嗤一声,她从刚醒过来时可就下了决心这辈子不再做好人。

回想起前世香莲与她风雨共渡的日子,奚明蔚笑了笑,如三月Chun风,左颊上那零星散落的胎记瞧着也没那么吓人了,“以后不会再逆来顺受了。不会让你再跟着我一起吃苦受气。”

与奚明蔚分别后奚明芙直接去了百合院,舅母郑氏早回去了,这个时辰惯例母亲要陪老夫人用下午茶的。

奚夫人杨氏正坐在厅里用着新年的玉茸,她着着一身墨绿对襟褙衣,里面是颜色稍浅的襦裙,配上一套葱绿的玉器首饰,显得整个人气质十分沉静。

杨氏颧骨略高,稍微瘦点便会显得刻薄相,以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保持着略微丰腻的身材。上了年纪,微微丰腻反倒让她凭添了一股说不出的贵气。

门口一抹红影飘来,杨氏知道是自己倾国倾城的女儿来了。脸上盈上一抹宠溺的笑,“怎么现在才回来。你舅母都回府了,没见着你甚是遗憾呢。”

奚明芙倩然一笑,伏身全礼,“明芙见过祖母,见过母亲。”

老夫人刘氏掐着佛珠的手顿了顿,眉眼间带上一分笑意。奚明芙名扬上京城,是奚家人的骄傲,便是拿去和宫里的公主比也毫不逊色的

《庶女归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